陕西房姐被证实拥有4户口 公安部已介入调查

中广网北京1月24日消息(记者马文佳)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此前有网络用户爆料,陕西省榆林市人大代表、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原副行长龚爱爱,拥有双重户籍和价值10亿元的房产。这个被网友称为房姐的人,昨天再次被媒体爆出,她除了拥有陕西神木的两个户口外,还有另外两个户口:一个在神木,另一个在北京。

根据目前掌握的最新消息,公安部已经正式介入调查此事。陕西神木县公安局包括一名副局长在内的3名涉事警察已被停职。一个人拥有四个户口,每个身份都是怎样产生出来的?我国现行户籍管理制度是否存在缺陷?相关部门的调查进展如何?

这个被网友称为房姐的人,先是网贴爆出她有名为龚爱爱和龚仙霞的双重户口,虽然这两个的户籍所在地都是陕西省神木县公安局人民路派出所,照片上的形象也只是长短发的区别,但是名字、住址和身份证号码都完全不同。对此,神木县公安局公开表示,其中龚爱爱的户籍是真的。

神木县公安局:龚爱爱是神木的久居户,她的户口、资料都是真实的、有效的。龚仙霞,我们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她是虚假的。

而这个名为龚仙霞的假户口,显示是2007年3月从山西临县克虎派出所迁入神木县的。那么是谁为龚爱爱制作了这个假身份呢?对此,克虎派出所所长乔旭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2003年到2007年间所有办理户口的手续都丢失了。

乔旭明:具体这个是原来派出所交接的。

记者:他们在交接的时候都没有留下什么?

乔旭明:没有,没有。

对于此事当时负责户籍管理的指导员李有兵也表示过:不清楚。

记者:这个您不知道?

李有兵:哦,我后来才知道。

记者:就是说出了这个事才知道的?

李有兵:对对对,这个我现在正在问这个事呢。

目前警方表示这个名为龚仙霞户口已经被注销,山西警方也已经介入调查此事,原临县公安局克虎派出所所长贺永峰和指导员李有兵已被停职接受调查,调查结果尚未公布。然而就在这个假户口龚仙霞的名下,现在已经被查出在神木县有两套总面积超过630平方米的房产。龚爱爱第三个户口的户籍所在地是陕西省神木县大柳塔派出所,根据这个户口信息显示,龚爱爱是山西省吕梁市兴县人,户口于2008年12月15号迁入大柳塔镇,迁入理由为:投靠亲友。昨天,神木县大柳塔派出所所长曹玉山表示:这个户口早已注销:

曹玉山:2012年1月6号,注销的,注销原因就是重户。她来公安机关办理户口,网上一看,看出来是重户口,就给她注销了。

而昨天,另外一位在场的神木县民警表示,当时龚爱爱迁入大柳塔派出所时,所出具的一切证件都是真实有效的,所以就办理了户口迁入手续,但是目前还不知道具体如何调查这件事。龚爱爱第四个户口的户籍所在地是北京市朝阳区奥运村派出所,这个为110225打头的身份证号码,显示她是从北京市房山区迁入的。目前,这个户口被爆出名下拥有位于北京三里屯的3套价值过亿的房产。那么,龚爱爱是如何在北京落户的?她为什么会有110开头的身份证号码?对此,记者昨天联系了北京市公安局,但截至发稿时,仍没有收到相关回复。

北京市公安局:好像公安部来出了,原则上应该由公安部来出,因为不光是给北京,我们一有消息会及时跟你们联系。

也就是说,龚爱爱的四个户口中,除了目前暂时被认定真实的,久居神木的一个户口外。另外三个户口的诞生,都需要人为制造出来。可能制造虚假户口的环节,有可能是户籍迁出地派出所,在辖区内凭空捏造出一个人,然后开出迁移材料让接收地派出所接收,这个人的身份就落在了接收地。

另一种可能,是接收地公安机关伪造了迁出派出所的迁出材料,相当于直接把凭空捏造的人安插在了辖区内。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龚爱爱本人伪造迁移材料让接收地派出所接收户籍。但目前,神木县大柳塔派出所民警认定,他们接到的迁移材料是真实的,并非龚爱爱个人伪造。

无论是那种情况,龚爱爱伪造户口的事实都是清晰明确的。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80条中规定: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说,龚爱爱一人四户口的行为构成犯罪。

洪道德:她这四个身份是通过正式渠道造的假,我认为刑法伪造的假身份罪名应该包括这种通过正式渠道制造的假身份,也应该属于这个范围之内。像她连造4个,又用于非法的不正常活动,我认为可以算作情节严重的,应该是在三年到七年之间考虑。帮助她假造身份证的这些警察、有关单位、具体的经办人员也是构成犯罪的。

洪道德进而表示,出现龚爱爱这样的情况,对于相关国家工作人员而言,无论是否从中获得利益,都是玩忽职守的腐败行为。

洪道德:可能最后有些人对她假的迁入证明没有经过认真审查,轻易相信了她的迁入证的真实性,就给她办了一个新的户口。即使这么辩解,国家工作人员也犯了玩忽职守罪。无论她有没有从帮助伪造假户口、假身份证中获得利益,从职务上来讲都是一种腐败行为。

从房叔、房妹再到房姐,为何多户籍现象层出不穷?又为何总有人跨越一人一户口的制度底线呢?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宏山表示:

杨宏山:反映出我们确实现在的户籍管理制度确实是比较混乱,因为在户籍管理制度上,最近所发生的这些案例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个案,而是一些带有较为普遍性的一些现象。它意味着某种意义上的权钱交易是基本行动逻辑,所以使得一些尤其在基层的管理者在这个地方铤而走险。我想通过这些现象来讲,也要采取有力的措施,加大对权钱交易的这方面的这种惩戒的力度。

房姐事件最新进展是对房姐伪造户口负有责任的神木县公安局副局长张和平,神木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王红霞,神木县公安局人民派出所教导员张志华三人已被停职接受检查。

而对于龚爱爱同时拥有北京户口和110开头身份证号码一事昨天北京警方表示,警方高度重视此事已经成立专门的调查组,目前有初步的结果,待进一步认定后近期向媒体公布,今天上午有北京媒体报道房姐龚爱爱北京户口将被注销,相关责任人会被依法处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pennyhu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