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黑龙江上访妇女劳教期满仍被关废弃太平间三年

陈庆霞所住房屋原为太平间 当地百姓无人不知

看守人员告诉记者,陈庆霞现在住的地方,以前是太平间的一部分。

看守:那边那一排都是太平间,这边一进去是办公室,放花圈,写挽联,就那些东西。

记者:原来这就是整个那一套呗,连太平间带放花圈挽联啥的?

看守:对对对。

附近的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在当地,陈庆霞的事几乎人人皆知。

司机:全知道,带岭哪有不知道的呀,谁有啥招。

记者:要是让你拉她,你敢拉她走吗?

司机:这有人看着,我们也不敢拉,不让我们拉,这儿有车在这儿看着,拉就收拾我们。

陈庆霞家人:想把她接走 信访办主任:接去哪?她不是残疾人吗?

昨天下午,陈庆霞的家人来到伊春市带岭区信访办,再次要求接走陈庆霞,但没有获准。家人说,以前每次也都说去问问领导,但始终没有结果。

陈庆霞家人:我妹妹都在这呆三年了,2010年来的了,我们想把她接走。

信访办主任董立杰:你要接走上哪呀?

陈庆霞家人:上哪你就别管了,那刑期满了,不可以随便吗?她愿意上哪就上哪呗。

董立杰:可以随便,但她不是残疾人吗?

陈庆霞家人:那你给问问啥时候能走?

董立杰:那我一会我去找找看看领导在不在呗。

陈庆霞上访时被抓走 仅留孩子一人 至今下落不明

采访中,陈庆霞告诉记者,2007年,她带着儿子去北京上访,就在带岭信访办接人的过程中,12岁的儿子宋吉德走失了。

陈庆霞:当时我领着儿子去上访,他们去接的时候在北京的马家楼,信访办杨海峰和一个姓夏的当时就说给我两千块钱,让我回家,我说不要,完了就出来了,走到公交车站,孩子上了车了,我也要上车,这功夫,他们就把我拽下来了,就打个出租车,把我塞到车里头,当时我说,孩子,杨海峰就说他管,至今下落不明。

当时到北京接陈庆霞回家的时任带岭区信访办主任杨海峰:

杨海峰:当时我们打算把他们一起接回来解决问题,后来她执意让孩子先跑,我们也没有办法,抓都抓不住,责任都在她。

记者:你们当时去追那个孩子了没有?

杨海峰:当然追了,那能追着吗?大客车,当时天都黑了,上车就跑了。

陈庆霞行动受限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有关部门当年对陈庆霞丈夫的处置是否合法?陈庆霞的双腿又是怎样残疾的?丢失的孩子能找到吗?黑龙江伊春有关主管部门是否知情,又该由谁来对此负责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pennyhu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