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献言献策:中轴线申遗 前期工作完成

政协委员、北京市文物局局长孔繁峙:中轴线申遗的前期工作已完成。已经消失的中轴线古建筑,复建后也可以申遗。故宫(微博)中历史上被烧了很多房间,但是复建后,也申遗了嘛。

但是,目前已经确认,地安门由于交通问题,不再复建。

历史遗迹

政协委员、北京市文物所所长宋大川:

北京有一大批单体文物亟待保护。位于房山坨里镇的奕绘(满清皇室子孙,清末著名诗人)园寝,一直被当成化工厂存放炸药的仓库。

还有散落在京郊的大量田野文物,如何在原地体现它们的文化价值,又不至于丢失,需要调研。

政协委员、门头沟区文化馆副馆长杜晓:

石景山区五里坨村的睿亲王阳宅遗址,第七代睿亲王淳颖(多尔衮后人)有红楼梦诗留存,具有珍罕历史价值,建议复建,开办近代史展览馆。

另外,北京具有特色的古民宅已是凤毛麟角,建议把具有特殊价值的黑石头村钱家宅院等列为文物保护单位。

“看到很多文化古迹、民俗文化得不到保护,心里很难过。”昨日,市民孙女士通过本报微信平台这样说道。

此前,本报也接到了多条类似内容的微信。在与本报的微信互动中,政协委员、北京市文物局局长孔繁峙表示,中轴线申遗的前期工作已完成,地安门由于交通问题,不再复建。

市民孙女士:

“我们的首都北京,虽然越来越现代摩登,但也越来越失去了它的古都历史底蕴。看到很多文化古迹、民俗文化得不到保护,心里很难过。”

城市定位

政协委员、中国金融电子化公司董事王茁

北京市应该大力保护城中心地区的文物、古建,特别是我们的四合院文化,以及带有浓厚历史色彩的名人故居、历史事件发生地等,把城市中心区变成一个以政治定位为主,文物、历史文化旅游为辅的旅游区。

文化传承

政协委员、北京中坤投资集团董事长黄怒波:

城镇化进程中,文化遗产正在一点点的破坏。京郊的文化传承势在必行。比如,大兴庞各庄原本有个梨花村,一千多年的历史,但现在已经看不着什么了。

人大代表陈立群:

从小到大,记忆中的很多北京的遗迹越来越少。北京是曾经的皇城,代表的文化在中国和世界上具有特殊的意义,这些北京的古建筑是这种文化的体现。因此我们要更加保护这些古建筑。

人大代表王灿发:

北京的文化遗产保护不应搬移,破损文物的原有风貌,要最大限度保存原样。对于一些名人故居的现住居民,应该由国家出面收购这些故居,进行切实的保护。对于遗迹内现住居民的搬迁给予相应补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xiaofanli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