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通勤车爆炸案疑犯最后时光:烧掉自家房

“从小到大都很胆小”

高万峰的哥哥高万全,也无法相信弟弟会“报复社会”。在他看来,弟弟高万峰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很胆小的人。“你别看他蹲过两次大狱,但他胆量很小。犯点错误,就吓得腿打颤。”高万全说。

双鸭山市尖山区安邦乡朝阳村,是高万峰的老家,家中兄弟四人,排行老二,当地人称他“高二”。

“20岁左右时,跟别人一起抢劫,蹲了大狱,刑期未满就跑了,又被公安送进了看守所,直到2005年出狱。出狱后他没有回过老家,一直在矿上生活。”高万全向早报记者这样描述他的弟弟。

在高万峰因伤住院的日子,高万全和家人一直陪护他,直到他转院回到岭东社区医院。“我给他买了拐和轮椅。”高万全说。他最后一次见到弟弟是在元旦,这天是高万全的生日。

“我们兄弟俩高兴,他还给我孙女300块钱的压岁钱。”高万全说,他已经做好准备给弟弟盖一个房子,毕竟他腰椎骨折,失去了劳动能力。高万全告诉早报记者,“高万峰的最后一次电话是在爆炸前一天,他计划去中兴矿业找老板要一些煤取暖。”

1月份的双鸭山最低气温零下20摄氏度,寒风刺骨。

高万峰的家在岭东区东湖社区21委10组。3年前,他以2万元的价格买下了一个小院,面积不足30平方米,是双鸭山岭东区国有矿上世纪60年代建设的老房子。此前,他一直都租住在浴池里,每月150元,浴池包洗澡的费用。

“老房子一天不烧煤取暖,冷得就会像一个冰窖。”高万峰的邻居说。

在工友眼里,高万峰是一个特别能吃苦的男人。“一个月有31天,他能干31天,一般都不会请假。即使是矿井下停工的时候,他也会在矿井干一些杂活,比如看一下水泵之类事情。”一名宋姓工友告诉早报记者。

“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喝酒,家里有一个酒缸。每天早上用矿泉水瓶装一瓶酒,在饭馆里喝上半瓶。他酒量很好,一斤烧白,不耽误干活。”烧白,是当地一种散酒,5块钱一斤。

“他特别节省钱。”宋姓工友跟高万峰的关系很好,宋家儿子刚出生时,高万峰还借给他几千块钱。

卖房,烧房,转款

周围的邻居很少看到高万峰,“出事前十多天才看到他,他之前一直在医院。回家后偶尔出门,拄着双拐,买点东西……”

一个确切的消息是,2012年12月16日,高万峰和邻居刘某签订了房屋买卖协议。高万峰以17500元的价格将房子卖给了刘某。

当地人称,“这个价格有点低。”据了解,东湖社区面临棚户区拆迁改造,1平方米的价格在1000元左右,他房子有将近30平方米,至少也能卖2万多元。买主刘某也觉得委屈,他刚买的房子,还不到一个月就被高万峰一把火烧掉。“啥也不说了。”刘某拒绝了早报记者采访。

知情人告诉记者,“按照协议,高万峰最多住到1月16日,如果再住,就要交房租。”签订房屋协议的当天,高万峰将1万元的卖房款汇给了22岁的女儿高燕。高万峰与妻子离婚后,女儿高燕一直跟随母亲生活,去年两人才第一次见面,再一次见面时,父女两人阴阳相隔。高燕告诉早报记者,“最近一个月,爸爸一共汇给我49000元,这其中有他得到的30000元伤残赔偿金。”此前,高万峰每年会给女儿10000元人民币。警方在转交高万峰遗物时,有一张存折,存折里仅有55元钱。

卖了房,烧了家,转了款……这是高万峰生命的最后一个月。

爆炸发生后的几天,岭东区各个小饭馆内,高万峰成为大家议论的对象,各种传言,无从证实。有传言称,“高万峰曾到老陈家矿上找老板索赔,被老板打了一顿。”

老陈家矿,即为中兴矿业。该公司网站介绍称:双鸭山市中兴矿业有限公司是民营股份制企业,成立于1998年,法人代表是陈维玉,注册资金500万元。该公司是集煤炭生产、供应、加工、销售为一体的集团公司,下辖8家分公司,包括中兴煤矿、丰源煤矿、增发煤矿、宝林煤矿、鸡西泰祥煤矿、中兴洗煤厂、中兴煤场、中兴墙材有限公司,年生产原煤60万吨,精煤20万吨,年销售收入5亿元,年创利税7200万元。

事发后,中兴矿业停止生产。但这种传言遭到了警方的否认,警方称“企业老板亲自接待了高万峰,并给了4万元赔偿金”。在高万全看来,“高万峰不至于去报复社会,再有十多天,就可以伤残鉴定,可以走正常程序去索赔。”

如今,在爆炸案中死亡的其他10人都已火化。警方称,“中兴矿业已经对死者家属做出了赔偿。”与早报记者同住一个宾馆的10名家属拒绝透露赔偿数额。在事故发生后的第8天,家属全部退房,回了家。

爆炸地点已看不出任何痕迹。腊八已过,双鸭山岭东区街头上多了一些新年的气息。(文中部分人物使用了化名)(东方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pennyhu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