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滑坡地500米内14个煤窑 村民称有人祸因素

搜救工作虽已结束,但云南官方给出的事故报告依旧深受村民与外界的广泛质疑。依据云南省国土资源厅的调查结论,高坡村“山体滑坡”致46人遇难纯属天灾,但高坡村多数村民始终咬定“山体滑坡”与煤矿采煤有关,存在人祸因素。

村民们称,几十年的挖煤史已将大山掏空。早报记者昨日调查发现,这里的煤矿坑道确实复杂,滑坡与高坡煤矿矿区边界之间(直线距离500米,陆运距离不足3公里)共有14个煤窑,外加高坡煤矿。几十名村民昨天拉住早报记者称:专家组的事故报告太过草率,希望能与专家“面对面辩论”。

现场

14个煤窑+1个矿区

两天来,针对煤矿采煤、瓦斯爆炸引发“山体滑坡”的说法,云南官方已连续做出了反驳。

1月12日,滇东北地质灾害防治专家组组长姜兴武称,最近的煤矿只有高坡煤矿,根据现场调查及滑坡成因分析,没有发现滑坡与采矿活动有直接关系。

13日下午,镇雄县委常委、副县长雷楚英带领县级有关部门负责人,与30多名遇难者亲属和受灾群众代表开会,解释群众关心的有关问题。

雷楚英说,对于这次山体滑坡灾害的原因,云南省国土资源厅派出的地质灾害应急专家组经过现场勘查和调查走访,对灾害形成原因做出了结论,并已向社会公布。这次灾害是特殊地质和地貌条件下持续雨雪天气引发的自然灾害。镇雄县煤炭工业局局长曾德勇再次强调:高坡煤矿开采方向是背朝滑坡带的,其他煤矿都在四五公里以外。

但村民们始终不买账。30岁的罗雄告诉早报记者:山体里的煤矿坑道遍布,大山已经被挖空。在罗招亮等多名60岁以上村民的口中,高坡村早在100多年前就已有挖洞采煤史,上世纪90年代达到了高潮,小煤窑数十个;进入21世纪后,国家对小煤窑进行整顿,经关停合并后,最后只剩下了一家高度机械化作业的“恐龙”——高坡煤矿。

村民的说法是否可信?早报记者昨日调查后发现,仅滑坡与高坡煤矿矿区边界之间就有14个煤窑,1个煤矿(高坡煤矿)。多名知情村民介绍,14个煤窑已陆续停产,目前仍在作业的只有高坡煤矿。

高坡村的女婿、曾在高坡村读书,并在此驮煤(运煤贩卖)13年的李建,昨日边走边向早报记者讲述了每个煤窑的历史。

最近的煤窑距滑坡不足100米,1米高的洞口清晰可见。李建说这是果珠乡政府办的,2000年左右停产。第二个煤窑是一名高坡村村民开办的,“前几年才关”;第三个煤窑“听说已有100多年的历史了,后来是一名私人老板在经营,大约在6年前挖不出煤了,彻底停办了”……

在李建的介绍中,14个煤窑,有的是乡政府开办的,有乡办转让村办,也有村办转给私人老板的。这些煤窑,采煤历史最长的已超100年,最短的只有三五年。

14个煤窑中,13个是在进入21世纪国家对小煤窑开始整顿后被迫陆续关停的,另一个是与其他煤矿合并形成了今天的高坡煤矿。

李建说,几乎每个小煤窑都开挖了多条坑道,长短不一,最长的有10公里。他回忆:小时候曾喜欢与小朋友们钻进坑道“找妈妈”,有时上午9点进去,下午4点才能从“迷宫”中走出来。

早报记者昨日试图由一煤窑口进入坑道查看里面的具体情况,但被李建等人劝住。他们说,煤洞里的支架早已拆卸,里面随时有坍塌的危险,“我驮煤的13年,惨死在煤窑里的不下10人,煤窑给我们带来了经济收益,也断送了很多人的性命。”

3年前出现1公里裂缝

“山上有个很宽的裂缝,黄牛掉到裂缝里面爬不上来,丢个石头下去听不到响声。”有村民讲述,大约在三年前,他们发现滑坡山体顶上裂开了一条大缝隙,最早的裂缝只有10多厘米宽,慢慢地裂缝就越来越大。早报记者发现,这条裂缝宽约60厘米,深超2米,长达1公里,距离滑坡点500米左右。

对于这条裂缝的成因,村民们也说不清。然而,山上的裂缝此前并没有引起村民们的重视,直到灾难发生过后,村民才想起了山上的大裂缝,并开始深究裂缝的成因,并怀疑与煤矿采煤有关。

村民

“山石是飞下来的”

如今,高坡村的村民对专家的事故报告有两点质疑:并非“山体滑坡”,是瓦斯爆炸或炸药爆炸将山石蹦下来;“山体滑坡”不能排除煤矿采煤的人祸因素。

为何不是“山体滑坡”?村民的依据主要有三点:事故坡面没有完整的滑坡痕迹;吞没村民小组的山石不像是滑下来的,“更像是高空抛下来的”;有村民在事发时听到了一声巨响,更有人看见山石“飞下来”。

村民赵宗美说,事发时她首先听到了一声巨响,随后发现“天黑了一下”。她认为这是被炸开的山石高抛中遮住了光线。而高坡村曾家寨的一名曾姓村民昨晚拦着早报记者的车辆一再说:“我亲眼看见山石是飞下来的,不是滑下来的。”

就此,曾德勇昨日向村民解释:滑坡量达21万立方米,如果煤矿瓦斯爆炸要释放这么大的能量,大概需要二三十万立方米的瓦斯气体容量,高坡煤矿远远没有这么大的矿洞;根据常识判断,如果泥土是煤矿爆炸后喷出来的,那么泥土中必然有煤矿和煤矸石,而从滑坡现场来看,根本没有煤矿和煤矸石。

早报记者在事故现场确实没有发现多少煤块和煤矸石,而因搜救工作破坏了原始现场,亦无法判断是否有完整的滑坡切面。

云南省国土资源厅专家组12日给出了4点原因:地形陡峻,残坡体堆积物,连续雨雪天气,彝良县“9·7”地震影响。村民们质疑:为何没有煤矿开采,为何全部推给了天灾,没有一丁点的人祸因素?

罗维其等十多名村民认为,专家组的事故报告太过草率。他们依据的理由有三:专家没有找过村民了解过山体的具体情况;专家在灾难现场“只待了个把小时”;一场致46人死亡的特大事故,为何当天就告诉媒体与降雪有关,第二天就完成了书面事故报告?

早报记者查阅以往公开报道发现,6人的专家组在11日20时30分抵达事故现场。依据镇雄县的天气,这时天色已黑,按理说专家是难以在照明不发达的情况下进行现场调查的。但公开报道写道:(11日)天黑前,几位专家冒着大雪爬上山坡实地勘察,发现现场的风化层非常厚,冰雪融化流到屋檐上,凝结的冰体有一尺多厚。

要求公开坑道图

据云南官方发布的消息:经过实地调查和走访,地质专家12日15时30分向媒体记者详细分析了这次灾害的4个原因。依据时间计算,此时距事发尚不超过30个小时。

就此,多名村民说:即使30个小时都在调查,形成事故报告都已是“快速度”,更何况专家组是在11日20时30分才到达的现场,一份不足24个小时的事故报告,是否太过草率了?

昨日,罗维其等村民告诉早报记者有两个愿望:当面听一听专家组的解释,与他们辩论;希望政府能公开高坡煤矿或山体中的坑道图,或允许村民代表实地考察高坡煤矿的坑道。

昨日17时30分,多名从外地回到高坡村的村民堵住了一名当地干部所乘车辆的去路,讨要说法。一名老太太哭着说:“不是我老婆子不讲理,我们还没有见亲人最后一面,也没有家人签字,他们(政府)就把人给烧了(火化),我想不通。”(东方早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云南镇雄山体滑坡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irenew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