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记者探访中央部委传达室 曝光“门难进脸难看”

新华社电 作为中央国家机关的“门脸”,传达室“窗口”虽小,却能在某种程度上折射出中央国家机关的形象和作风。

党中央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实施一个多月了,一些机关“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的衙门作风改没改?传达室这个小小的“窗口”折射出什么?记者前往财政部、住建部、卫生部、教育部等十多个部委传达室探访。

服务秩序乱不乱?

门里,一只穿红衣服的小狗,一会儿在地上转着玩,一会儿跳到主人的腿上,钻进被窝。门外,“亲爱的姑娘我爱你,生生世世为你付出一切,我也愿意……”歌声嘹亮,响彻天空。

这里,是卫生部传达室。

1月7日13时30分,记者在卫生部传达室看到,一位穿红马夹的大妈面朝门口,半躺半坐在本就狭小的屋子中间,双腿搭在另一把椅子上,被卷打开盖住腿,并把小狗搂进被子里。

“那音乐是我的。卫生部占了我家房子,说解决问题不解决,那怎么行?我已经上访好几天了。”大妈一边说话,一边抚摸小狗。

传达室窗口内,女值班员“无声”地办理着来访手续。

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和中国侨联办公大楼旁边的传达室,一名身穿邮递员制服的小伙子一边和传达室外的女值班员打招呼,一边径直走进屋内,拿起桌上的红章,在自己带的文件上盖起来……

在国家发改委、民政部传达室,来访者络绎不绝,有些访客边等待边翻阅手中文件。有内线电话供来访者使用,有座位供休息等候,墙上挂着传达室管理规定,值班员或埋头工作,或办理登记。

铁道部传达室没有明显指示标牌,陈设简单,两排椅子上坐满等候的人。“您好”,“您好”,值班员和来访者都比较客气。只要与被访人电话核实后,来访者便可凭单进门。

服务态度怎么样?

1月7日14时,记者走进教育部传达室时,正碰上女值班员与一名男性来客说话。来客看上去50多岁,头发有些花白。

“您看能帮我再联系一下吗?”来客有些着急。

“不行,您自个儿……”女值班员身子往值班皮椅上一靠,拿起手机旁若无人看起来。

来客无奈,掉头离开。

紧接着,一个穿军绿色羽绒服的中年男子进门。“您好,留学服务中心在哪里?”

“那儿。”女值班员隔着玻璃一指空调机旁边的公告栏,身子却没有离开椅背。

公告栏上张贴着几张不同内容的纸,中年男子耐心看了一会儿才找到答案。

财政部传达室内,人来人往。墙上挂着传达室服务标准、岗位职责、登记流程等。工作人员衣着统一,服务规范。室内不仅设有座位供来访者休息,有详细的机关平面图供参阅,还设有红色的中央治理商业贿赂举报箱。

“如果我有问题要反映,只知道哪个司,不知道具体找谁,你们负责传达吗?”记者问值班员。

值班员微笑作答:“我们给你这个司的电话,你可以问问。他们同意了,你登记一下,就能进去。”

探访公安部传达室,接待窗口“高”得让人印象深刻,窗台后的值班员坐着,比来访者站着还高。个子矮的还得踮起脚,才能够着窗台,在值班员的俯视下,把证件递进去。

服务效果好不好?

最高人民检察院位于东城区北河沿大街。传达室里窗明几净,东西通透。值班员是个衣着整洁、干净利落的小伙子,一声“您好”让人感觉不错。征得同意后,记者以等人为由,在凳子上坐下。

刚坐定,一个三十多岁的女性走进来。“师傅,我找秦处长。”

“全名叫什么?座机号多少?”值班员一边问话,一边摘起电话。

“哦,光知道是姓秦的。”来客说,“我有他手机号。”

“要不您给他打个手机联系一下?”值班员说。

“师傅,我手机只剩下半格电,马上就要关机了。”来客答。

“稍等。”值班员帮忙接通手机,确认了来客身份。

“秦处长在,您进门往右再往前走那个楼。”值班员一边说,一边用手势比划着路线。

1月6日15时,还没登上住建部大门前的台阶,记者就被保安拦了下来,问清来找谁后,保安向对讲机说了句“进来两个,找人”,便示意记者可以进去。

进入大门,发现里面还有一扇门由另一名保安“镇守”。两道门之间是一个五六平方米的前厅,左手边是一个来客登记窗口,记者就在这个没有暖气的狭小空间内等待核实身份。

正在这时,台阶下一位想要进住建部的老大爷被保安拦下。经记者询问得知,老大爷姓蒋,今年74岁,来自新疆,想找住建部解释一下《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中一项条款,无奈根本进不去门。

在记者提醒下,老大爷找到了住建部信访接待室。接待人员隔着防护栏用“超高音”喇叭说了句“国务院条例我们无权解释”后就不再理他。

“当地让我来北京问,信访局说来这里问,接下来我还能去哪里问?”老大爷一脸茫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irenew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