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政富不雅视频爆料人:女主角被镀金为名校生

雷政富不雅视频爆料人:女主角被镀金为名校生

重庆“12秒淫官”,原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资料图)

“房妹”事件的第一爆料人赵先生最近每天躲着,他担心被人发现,不敢去工地,也不敢住在家里,一天换一个宾馆。

赵先生告诉《法制周报》记者,1月4日下午,他接到了一个河南口音的威胁电话,他担心翟振峰会找人报复,担心如果举报不成功,工程款也拿不回来。

同赵先生一样,“雷政富不雅视频”、“儿慈会48亿巨款”等事件的爆料人朱瑞峰、周筱赟,也曾受到过恐吓、威胁,甚至殴打、绑架。周筱赟就告诉记者,有一次爆料后,他曾遭遇了“跨省威胁”, 随后更是出现了美女模特半夜要求他去帮忙开锁的“色诱陷阱”。

越来越多的腐败案件,因为网络深喉们的爆料而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发酵,并在相关部门的介入下使得涉事腐败官员受到监督、惩处。湘潭大学法学院教授欧爱民认为,网络爆料是新媒体时代,公民行使控告、检举权等宪法权利的一种新方式,这一方式往往还起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

但是,深喉们在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的同时,他们的人身安全如何保障?又是什么动力推动他们冒着危险曝光社会阴暗面?本报记者对话上述三位网络深喉,揭开他们背后的故事。

●朱瑞峰爆料时都有这样一句话,《宪法》第二十七条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

●“周筱赟爆料绝对靠谱”是周筱赟打造的品牌,他在爆料时坚持一个原则:不采信人证,只相信书证跟物证。

●“房妹”事件爆料人赵先生说,南溪苑项目的合同、细节都是跟翟振峰谈的,当时还觉得翟局长关心民生工程很敬业,殊不知他就是南溪苑项目开发商的幕后老板。

不雅视频女主角被建筑商镀金为名校生

事件回放

2012年11月20日,“人民监督网”刊发了朱瑞峰采写的调查性报道——“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接受性贿赂与少女淫乱视频”引起全国关注。

2012年11月23日,重庆市委免去了雷政富北碚区区委书记职务,并对其立案调查。

“1月6日,我得到消息,第二个线人没事了,他到了重庆。”这是“雷政富不雅视频事件”第一爆料人朱瑞峰得到的最新消息。

朱瑞峰是“人民监督网”唯一的“公民记者”。之所以创办网站,他解释因为“这样我能独立,我只对法律负责。”

朱瑞峰爆料时总有这样一句话,“《宪法》第二十七条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

近日,朱瑞峰向《法制周报》记者独家透露了“66小时撂倒重庆厅级高官雷政富”背后一些鲜为人知的内幕。

朱瑞峰告诉记者,雷政富不雅视频中化名“周小兰”的女主角,2009年曾被刑事拘留了30天,而拍摄该不雅视频的建筑商,也因私刻公章罪曾被判刑1年。

“建筑商私刻公章,是为了给视频女主角镀金。”朱瑞峰说,“他们(建筑商)私刻了很多假公章,办了假学历、假资质证明,说这些女孩子都是大学毕业,获得了什么资质,把雷书记高兴坏了。建筑商还把小女孩的身份证年龄都改大,从18岁改成了24岁。”

“雷政富不雅视频”事件中的线人身份也一直引人关注。朱瑞峰透露,其中一人是重庆市公安局的公安干警,而第二个线人则是河南省洛阳某县一个乡的副乡长。

除了“雷政富不雅视频”事件外,广为公众知晓的山西毒疫苗事件,也是朱瑞峰最早揭露的。朱瑞峰告诉记者,早在2007年5月,他就接到了原山西省疾控中心工作人员陈涛安的举报。之后,他到山西进行了调查采访。2007年9月27日开始,他先后发表了《山西省3500万人民的生命保障权被官员出卖》等10多篇系列文章,打开了山西毒疫苗事件的阀门。随后多家媒体及时跟进报道,山西当地多名官员被查处。

朱瑞峰坦言,因为爆料,他曾遭受过恐吓、殴打、绑架,甚至好朋友公开与他断交。

朱瑞峰告诉记者,此前,因为曝光山西某官员入股煤矿的腐败问题,2009年6月3日,山西一个县长助理来到了北京,称要和他“辩论”。县长助理邀请他去高档酒店吃饭被拒后,又用金钱利诱,但朱瑞峰都没有同意县长助理的删稿要求。见“辩论”不成,六七个彪形大汉对着他的肋骨处进行殴打。他想呼救,但是被锁住了喉咙。报警后,对方还反称他敲诈,还好他早有准备带了偷拍机拍下了证据。

还有一次爆料也让朱瑞峰印象深刻。2011年在曝光河北廊坊市某副厅级官员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后,当地宣传部官员来北京找朱瑞峰公关,但使尽法子也未果。于是,当地官员找到了朱瑞峰的一个大学教授朋友,以自愿捐助该教授进行“课题研究”的方式,要求该教授劝说朱瑞峰删稿。最终,因为朱瑞峰没有同意教授朋友的删稿要求,两个好朋友分道扬镳。

朱瑞峰对记者说,他把名誉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有商家想去他的网站打广告,也遭到了拒绝。目前,朱瑞峰靠给外媒写稿赚钱,收入足够他的开销。

“半夜有美女模特要我帮她开门”

事件回放

2012年12月10日,周筱赟举报:官方慈善基金儿慈会48亿巨款神秘消失!

2012年12月24日,周筱赟再次爆料,称儿慈会支出1900万善款用于“回家的希望”救助被拐儿童,其实只有99万元直接用于被拐儿童,另1800万转给成龙基金会他用。

2013年1月7日,周筱赟公布:儿慈会名下“中实少儿健康专项基金”,2011年支出68万,直接用于受助人是0,广告费60万;儿慈会仅2011年1月5日一天,就神秘转出300万现金,官网当月支出中却无任何显示,审计报告只字未提。

周筱赟是广州媒体人,揭黑爆料是他的“业余爱好”。最近,他手头有这么几件事:一是将儿慈会事件推向了第三季;二是只花50元就起诉了铁道部,北京一中院已立案。通过线人提供的内部资料,周筱赟发现神奇的12306铁路订票网站实际投资超5亿,他要求公布招标详情遭拒。

周筱赟爆料的范围一般是涉及公共利益,尤其是涉及到巨大的公共利益。比如,中石化天价酒事件。

2011年4月11日晚,网友晒出中石化广东分公司2010年9月购买茅台和拉菲的4张发票复印件,总金额达168万元。矛头直指时任中石化广东分公司总经理鲁广余。不久,一个深喉找到了周筱赟,并向他曝出了更多内幕,其中包括“这次‘天价酒’事件之所以曝光,是源于中石化高层的内部争斗。导火线就是,鲁广余多次购买高档奢侈品用于接待和个人享用,从来不和任何班子成员商量,甚至连知会都没有。”得到更多内幕后,周筱赟向媒体公布了这些信息,把整个事件推向了高潮,鲁广余被免职了。

“我不能透露线人的任何信息。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个线人现在还在中石化内部,”周筱赟对记者说,鲁广余当时发起了一场挖内鬼的运动,想把这位线人挖出来。

“没有证据的爆料是流氓行为。”周筱赟说,他在爆料时坚持一个原则:不采信人证,只相信书证跟物证。最近,他盯上了儿慈会,还推出了“儿慈会48亿巨款”事件第二季、第三季,影星成龙也卷入了风波。周筱赟对记者说,“周筱赟爆料绝对靠谱”是他打造的品牌,在此次爆料前的40天内,他找了律师、会计师,对儿慈会的2011年度财务报表进行分析,并提出专业性的意见。

2012年8月,周筱赟爆料了“江苏阜宁61名缓刑人员入编”一事。本报在2012年8月18日曾刊发《阜宁61名缓刑人员入编引质疑》文章对此事进行报道。周筱赟戏言,此事曝光后,他曾遭遇“跨省威胁”,阜宁县相关工作人员一行6人,曾来到了他的工作单位想找他“聊聊”,但他拒绝与他们见面。

之后第二天,又有自称是某杂志的编辑,打电话给他并约稿,遭到拒绝后,对方让周筱赟提供银行账号说要给他发稿费,事后周筱赟猜想,对方是在“下套”。

更奇怪的是又过了两天,周筱赟的微博收到一条私信,对方自称是美女模特,发了照片给周筱赟,说想跟他认识认识。聊了几句后,周筱赟发现对方对他此前的爆料根本不了解,“最滑稽的是,有天晚上,半夜她跟我联系,说房门钥匙锁在房间里面了,让我半夜马上跑去帮她。”周筱赟告诉记者,他后来还真的找了一名开锁匠的电话号码并发给了女模特,但此后再也没理对方。

和翟局长谈合同谈细节

事件回放

2012年9月,“房妹”第一爆料人赵先生拿着举报材料找到媒体,举报郑州二七区房管局原局长翟振峰倒卖经适房。

2012年12月26日,有网友在微博上说:一个90后女孩,在郑州一个经济适用房小区内拥有11套经适房房产。

2012年12月28日,翟振峰回应确认其女翟家慧名下有多套房产,但属于家庭经商所得投资的商品房和商铺。

2013年1月4日,郑州市检察院正式对翟振峰立案查处。调查组确认,翟振峰一家拥有29套房产。此外,“房妹”一家4口被曝均有两个户口。非法户口随后被注销,涉事相关人员被查处。

“房妹”事件的第一爆料人,是湖南建工集团郑州南溪苑经适房小区项目负责人赵先生。

赵先生告诉记者,举报“房妹”的父亲——郑州二七区房管局原局长翟振峰,是因“为农民工讨公道,为公司把资金讨回来。”被逼出来的无奈之举,现在,开发商——河南一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一通公司”)拖欠他们4000多万工程款,而翟振峰正是幕后老板。

事情还得从2009年说起。通过朋友介绍,赵先生认识了翟振峰。“我们是2011年公开中标的”,赵先生说,“奇怪的是,南溪苑这个项目,合同、细节都是跟翟局长谈,我们当时还感觉翟局长比较敬业,关心民生工程,连合同啥的都亲自谈,殊不知这个项目就是他的。”

2012年9月份的时候,因为拖欠工程款,建筑商赵先生和翟振峰及其妻子——公司负责人李淑萍关系闹僵。为此,在工地上,赵先生等人还遭受了多人威胁。“李淑萍要求和我们无条件解除合同,还不答应及时支付拖欠的工程款。”赵先生告诉记者,这时候他很着急,这些工程款涉及500多名农民工,还有多名材料商。但最终,他只能选择停工3个月。

就在赵先生和翟振峰交涉时,一通公司有内部人员给他提供了翟振峰夫妻倒卖经适房的证据。“员工提供翟振峰夫妇倒卖经适房的资料给我,还说倒卖经适房只是冰山一个小角。”赵先生说,他还给记者看了一份一通公司与购房者签订的《南溪苑经济适用房认筹协议书》,上面注明认筹金额为20万元/套。值得注意的是,协议书注明,严禁任何一方泄露认筹信息。

赵先生此前就感到奇怪,房子还在施工中,就不时有市民前来看房。他打听才知道,这些市民给翟振峰缴纳了5万至7万元的中介费。在通过调查核实后,赵先生开始举报翟振峰倒卖经适房的黑幕,但一直未果。

之后,赵先生拿着他的举报资料找到了媒体。随后,有网友根据赵先生的爆料进一步发现,“郑州市二七区房管局原局长翟振峰的女儿在一经适房小区拥有11套房产”,由此使得该事件迅速在网上发酵。随后又被查出“翟振峰一家四口皆有两个户口,全家共拥有29套房”,“房妹”由此得名。1月4日,郑州市检察机关依法对翟振峰刑事拘留。

爆料人赵先生告诉记者,当地相关部门此前已经调查了翟振峰,但翟振峰一直无恙。2011年9月,翟振峰因“利用职务便利为亲属牟取利益及其他违纪行为”,被纪委予以“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此次虽然刑拘翟振峰,但赵先生还是担心事情会不了了之。

1月4日下午,赵先生接到了一个河南口音的威胁电话。现在,赵先生每天躲着,担心被发现,既不敢去工地,也不敢住在家里,一天换一个宾馆。“我担心老翟(翟振峰)找人报复我,也担心如果举报不成功,工程款还是拿不回来。”赵先生说。

网络爆料是公民行使权利的新方式

周筱赟说,网络拓宽了公民的言论权,是公民言论权监督权的一个重要补充。他从爆料中得到的则是“作为公民的责任感”。

朱瑞峰则注意到,给他提供线索的线人和被举报者,“很多都是对手”。

正因为如此,网络爆料被一些人评价为“狗咬狗”的工具。不过,周筱赟觉得,“狗咬狗是一件好事,狗咬狗虽然一嘴毛,但是狗咬狗有利于真相被揭露。”所以在周筱赟接到线人的爆料时,一般不会去考虑线人的动机。周筱赟说,“重要的不是动机,而是是不是事实。”

周筱赟表示,现在有很多人想依靠爆料来谋生,但这个很危险,“网络爆料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在其中没有利益诉求,这样才能保证客观公平公正。”周筱赟注意到,现在网络爆料良莠不齐,有的利用网络爆料来招揽生意,并形成了产业。“某人有什么冤屈,你可以把材料发给他们,发布要收报料费,然后在他们网站上发布。当地政府看到了,马上来灭火。然后删帖要收删帖费。”

在周筱赟看来,网络爆料者的存在,“说明这个社会正常的举报途径出现了问题。如果通过正当的纪律监察乃至法律途径能够解决,为什么要来找我们?”因此他希望通过他的爆料,“推进反腐制度的建设,尤其是尽快建立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媒体的批评和舆论监督权要得到进一步的保障。”周筱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常常会戴口罩和墨镜。他坦言是“担心报复”。

湘潭大学法学院教授欧爱民认为,网络爆料是新媒体时代,公民行使控告、检举权等宪法权利的一种新方式,依据宪法第41条的规定,对于公民的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广州“房叔”、“房婶”事件中,广州市房管局一个编外人员受人委托,违规查询“房婶”李芸卿房产信息,后该房产信息被人利用并公布到网上,严重侵犯了“房婶”李芸卿的隐私。“房婶”事件最终被证明属于“误伤”。随后该工作人员被处理。此举引发争议。

对此,欧爱民认为,这里充分反映出法制不健全所折射的法制尴尬,爆料人揭露腐败具有道义上的正当性,而其利用职务便利违规查询相关人员的房产信息,也应受到处分。一个好的制度会让坏人做不成坏事,而一个坏的制度,会让好人做不成好事。因此,我们要从此类事件反思现行的公务员财产公开制度,给公民监督政府官员提供制度性支撑,公民维护公益则不需要付出以身试法的代价。

欧爱民建议,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手电筒是最好的警察,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是被世界各国所证明的防腐良策,我国也不例外。《法制周报》记者 雷鸿涛

(法制周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nemoli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