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话题:“房妹”是郑州经适房腐败下的蛋

今日话题:“房妹”是郑州经适房腐败下的蛋

“房妹”的9套房所在小区

导语:近日,一名叫翟家慧的90后女孩被曝出拥有郑州一经适房小区内的11套房产,于是在“房叔”、“房爷”后,“房妹”又诞生了。随后媒体又调查证实翟家慧的哥哥翟政宏名下也有14套房产,而这兄妹二人的父亲正是原郑州二七区房管局局长翟振峰。

虽然这样的事实已经触目惊心,但“房妹”事件其实只是郑州经适房腐败的冰山一角……

一、郑州经适房腐败的“七种武器”

1、房管系统官员亲属经商

翟振峰2002年1月出任郑州二七区房管局局长,同年七月,其妹夫冯松伟为法人代表的兰亭房地产有限公司即成立。翟家慧的11套房产、翟政宏的9套房产就位于此房地产公司开发的兰亭名苑内。多名兰亭公司员工证实,翟振峰为该公司的实际控制者。2005年8月,翟振峰的小舅子王伟斌为法人代表的一通房地产开发公司成立,工商资料显示此公司法人代表后变更为翟振峰的妻子李淑萍(李淑萍另一姓名为王书平)。诸多信息显示一通公司存在倒卖经适房的行为。

郑州房管系统官员亲属从事房地产经营已有先例,2009年曝光的“郑州经适房建别墅”事件中,涉事的开发商刘晓云、马晓霞分别为郑州市建委主任刘本昕胞妹、郑州市国土资源局官员李一鹏妻子。

2、暗箱操作招标获利

10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的经适房项目是怎样落到兰亭公司手里的呢?细节还不得而知。但经验表明,官员可以在招标过程中上下其手。去年侦办郑州经适房腐败系列案件的检察官发现,在政府组织开发经适房过程中,具体负责工程招标的部门领导拥有实质决定权——如某县级市房管局局长刘某,在负责经适房建设招标工作过程中,收受建筑商100余万元的贿赂,之后暗示招标组成员给行贿单位打高分,使其顺利中标。

3、为开发商行种种方便,收取或索要房屋做回报

在侦办郑州经适房腐败系列案件时,办案人员发现翟振峰担任房管局长时的上级、时任二七区副区长的曲连文帮助郑州某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办理用地手续,为该公司协调减免土地出让金、建设配套费、城建规费,适用优惠政策等;帮助郑州某置业有限公司协调征地、拆迁、施工建设等;帮助河南一家拆迁公司承揽房屋拆除工程并协调有关工程费用。因此不但收受巨额现金贿赂,还提出低价购买或直接接受房屋,获得8套商铺。

4、帮开发商压低实际成本,浮夸名义成本,换取利益

开发经适房,利润是被固定的,所以开发商若能浮夸成本,而实际压低成本,则能获得更多利润。一部分开发商在建房之前,便会就土地前期征用补偿与土地部门、被征用土地所在地的乡(镇)政府及村委会私下协商,压低地价和有关补偿价格。同时,向物价部门报价时抬高成本价格。如郑州市中原区西流湖办事处孙庄村村委会主任孙晓波,收受贿赂后帮助开发商低价征地。而另一开发商则在官员帮助下将每亩30万元的征地价格改成65万元报给物价部门,仅此一项获利近4000万元。

5、倒卖经适房指标获利

经适房本来是提供给特定人群的,但不符合申购标准的人通过加价和伪造资格也可买到,这种倒卖经适房指标的情况在郑州可谓泛滥成灾。经适房建好后,本该全部面市、通过一定的流程供给特定人群,但实际上据《法制日报》报道,2005—2009年郑州的经适房只有1/3面市。其它经适房都哪去了呢?——基本由开发商或官员倒卖出去了。而一些派出所民警也来分一杯羹,他们给不符合条件的购房者伪造户籍、使其符合申购条件。翟振峰妻子李淑萍的一通公司在拿到南溪苑经适房项目后,还没建成房子就在大肆倒卖经适房指标。

6、拿着经适房项目建商品房

郑州市发展计划委员会的批复文件显示:兰亭项目建筑面积10.1万平方米,其中经济适用房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公建面积0.1万平方米。而实际建成的兰亭名苑有包括复式住宅在内的大量商品房。

7、国有单位把经适房变福利分房

打着“CBD中央的心灵居所、精装现房即买即住”广告的郑州龙祥苑小区,不但建得气派,而且户型也是120、150平米的大户型。可这个小区其实是经适房项目。小区里面除了一幢小户型的楼出售外,其余住的是市房管局和省检察院等机关人员。

今日话题:“房妹”是郑州经适房腐败下的蛋

气派的郑州龙祥苑小区实乃被机关人员占去的经适房

二、郑州经适房腐败至此,官方却还热衷捂盖子

1、对涉事官员呵护有加

“经适房滋生了腐败,有不少人都在违规操作”,河南省住建厅厅长刘洪涛介绍,正是由于郑州的经适房腐败如此严重,最终让河南省住建厅下定决心,将于2013年年底全部取消经济适用房。

然而停建经适房的决心都下了,打击腐败官员的决心却还没下。翟振峰已被多次举报和调查,仅2011年,他就先后被降职和撤职。去年9月,纪检部门以“利用职务便利为亲属牟取利益及其他违纪行为”为由对其“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但是党纪不能替代国法,在房地产领域,有什么样的“为亲属牟取利益”会少于20万元呢?而满20万元就构成滥用职权罪,为何不请司法机关调查翟振峰极可能的犯罪问题?

当然能将翟振峰撤职还不算最袒护的做法,2009年的郑州“经适房建别墅”事件中,在铺天盖地的舆论压力下郑州方面都没有对官员进行任何追究。

2、千方百计大事化了

“房妹”被曝光后,郑州房管局回应说被举报房产“均不是经济适用住房”、被举报业主“与该局领导没有任何亲戚关系”。这个回应故意回避了兰亭名苑作为经适房项目的关键事实,也回避了被举报业主与二七区房管局前领导的关系。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郑州房管局不顾诸多白字黑字的文件定性,矢口否认南溪苑是经适房项目。如此卖力的捂盖子,让人对其公信力的期望荡然无存。

今日话题:“房妹”是郑州经适房腐败下的蛋

发改委批复等诸多文件显示南溪苑就是经适房项目

三、涉事官员的“洗白术”值得警惕

1、翟振峰未雨绸缪,早就为“与我无关”筹划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翟振峰这样向记者感叹,一通公司的事,他并不太清楚,“是家里人开的,经营过程中是否有利用我当房管局长的特殊身份谋利,我也不十分清楚”。他还表示妻子经商多年,通过财富积累才买了多套房。但是翟振峰的这点“小心机”在事实面前只是显得可笑与令人厌恶。早在去年九月,他就被查出亲属经营房地产公司且被认定“利用职务便利为亲属牟取利益”,到今天他还装什么糊涂呢。昨天,调查组已经认为翟振锋触犯了法律,郑州市检察院也正式决定依法对其立案查处,翟振峰恐怕装不过去了。

然而其今天的暴露,不能掩盖他为“洗白”自己所做的努力。翟振峰一家四口都有两套户口;其子名下注册有艺术公司和信息公司,用来走账;在翟振峰去职前,兰亭公司和一通公司都不是翟的直系亲属为法人代表,在翟振峰去职后一通公司才换成其妻为法人代表。

今日话题:“房妹”是郑州经适房腐败下的蛋

翟振峰家两套户口详情

2、翟振峰家还有多少套房

现已查明翟振峰家曾有29套房产,但翟振峰本人名下无房产,正如“房叔”蔡彬家有22套房产 ,但蔡彬本人名下只有一套共有房产。官员爱把房产放到直系亲属名下,但不止于此,原郑州二七区副区长曲连文就既以亲属的名义收受房屋,也以非亲属的名义收受。

如何通过制度设计遏制官员这种“洗白”,值得我们思索和行动。

结语:当大多数城市里的年轻人或望房兴叹、或沦为房奴时,他们的同学“房妹”们早已坐拥几辈子都住不完的豪宅,这让人情何以堪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unxuzh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