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考民政局欲撇清责任 称袁厉害非法收养20多年

河南兰考火灾7名弃婴遇难 民政局试图撇清责任

失火房屋窗外被烟火熏黑。本报记者梁斌摄

本报兰考1月4日讯(特派记者梁斌)4日22时20分,兰考县民政局局长杨佩民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收养法的规定,袁厉害不具备收养资格。此前,河南省民政厅对她的定性也是“非法收养”。

杨佩民表示,2007年以来,兰考县、开封市民政局及市福利院领导多次找到袁厉害,明确要求不得再收养弃婴。2011年9月,再次要求袁厉害交出收养的儿童,由政府统一收养。

杨佩民及兰考县民政局主管救助工作的副书记李美娇称,自1987年以来,袁厉害能够不断地“收养”孩子有多种原因:

首先,袁厉害多次公开诉苦,孩子们离不开她,她也离不开孩子们。而且,每次民政部门找到袁厉害要求她把孩子移交开封市儿童福利院时,“袁厉害都是口头答应得好”,实际上不情愿,这就导致2011年只送5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

其次,在杨佩民看来,有机构和政策上的难题。他说,2012年底,国家民政部才批准兰考建设儿童福利中心,至今,孩子们都得送到开封市儿童福利院。兰考县民政局社救股股长冯杰曾表示,开封市福利院一度因为条件限制,不接受开封以外的弃婴。

在政策上,2008年几部委曾对公民私自收养做出规定,可当时只规定不符合条件的应移交福利院,“如果当事人拒绝移交,法律没有规定该怎么办。”杨佩民说。

在此情况下,兰考民政部门2011年曾提出要设立安置点解决孩子的安置问题。杨佩民说,确实在兰考县救助站设立了儿童救助点,目前还接纳了20多个孩子,其中就有袁厉害推荐的孩子,“但救助点毕竟不是孩子们的长久之地,手续备齐后,还是要移交市福利院。”

至于社会上提到的袁厉害涉嫌利用收养的孩子挣钱,杨佩民介绍,民政部门对符合发放低保的袁厉害及其孩子共20人发放低保。而发放低保就需要户口,为这些孩子上户口又需要民政部门的证明,那么,这些孩子是如何得到民政部门的证明的呢?对此,杨佩民说,“时间久了,没法考证。”

此外,还有人传言,袁厉害涉嫌卖孩子挣钱。对此,杨佩民表示,民政部门没有调查过,无从考证。

对于民间收养行为,微博备注为“上海社会科学院青少年研究所研究人员”的“程福财”在微博中说,社会力量参与儿童福利服务事业,需要的不只是默认,更需要得到鼓励和支持,需要得到规范。

“程福财”认为,袁厉害收养孩子这么多年,政府主管部门做了什么?七个孩子死亡,袁厉害得负责什么?政府得负责什么?对于袁厉害的慈善之举,当地政府长期不作为,不支持不鼓励不规范,摆出一副与我毫不相干的架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lijiantan]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