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砍学生男子有20年癫痫病史 近年显暴力倾向

河南砍学生男子有20年癫痫病史 近年显暴力倾向

15日,光山县人民医院内,被砍伤的孩子准备接受进一步治疗。本报记者朱嘉磊摄

河南砍学生男子有20年癫痫病史 近年显暴力倾向

15日,陈棚小学大门口。本报记者朱嘉磊摄

14日早上7点钟左右,谢颖(化名)送女儿到学校,她看到一名穿着一身保暖内衣的中年男子朝学校方向走去,当时心里莫名的“咯噔”了一下。十多分钟后,这名男子持刀闯进陈棚小学,见人就砍,前后砍伤23人。14日上午,36岁的闵拥军被警方抓获。村民们证实,闵拥军从16岁时便患有癫痫症,并逐渐有暴力倾向。

伤人

从84岁老太家抢走菜刀

陈棚小学的早自习从8点10分开始,孩子们7点多钟便陆续到校,并按例清扫教室和校园。

陈棚小学门口是一条简易公路,宽不足5米,两头通往陈棚村的两条主要街道。当日正逢集,和谢颖一样,许多家长发现了人群中只穿着一身蓝色保暖内衣的古怪的闵拥军。

据村民们的回忆,最先发现异常的可能是向家英老人。老太太84岁,独自住在正对校门口的一间老屋里。早上,她看见闵拥军在校门外追打学生,便上前劝阻并保护孩子,没想到反被追打到屋里。昨天,向家的地上仍有一摊血迹。向家英的儿媳妇代修荣介绍,闵拥军发现了桌上的菜刀,随手抄起,横着朝向家英的脸部砍了一刀,老人随即倒地。

血腥的一幕就此开始。闵拥军拿着菜刀,转身便闯入学校,见人就砍。

陈棚小学的教学楼共有3层,1层是学前班和一、二年级,2层是三、四年级,3层是五、六年级。闵拥军从一楼往上走,除了二、四年级之外,每个班都砍了。五年级学生魏胜扬听到有人在踹教室门,但是一声不吭,“那人还用刀砍窗户,踹开门之后,就朝两个同学砍,都是头上。”他吓得立即缩到桌子底下,随后钻出了教室。他不知道的是,1楼正在扫地的弟弟魏涛,此时已经被砍倒在地,“头骨破裂”。

搏斗

4人合力制服持刀者

39岁的王仁明听到了呼救声,此时的他正在几十米外的小卖部给儿子买方便面。一位60多岁的妇女丧魂失魄地朝街上跑来,“边跑边喊,救命!杀人了!”

人高马大的王仁明二话没说就往学校跑,前面是满地的鲜血和孩子们的呼喊哭叫声。一想对方有刀,他又立马往街上跑,等他抄着一块木板回到学校时,闵拥军已经被学校的邹老师逼到了门口。邹老师拿着一根警棍,和对方搏斗,“袖子已经被砍得稀里哗啦”。

此时,一名魏姓老汉抄着扫帚、另一位男子拎着长棍也加入进来,四人将持刀男子团团围住,王仁明回忆当时惊心动魄的一幕,“老头一扫帚把他的刀打在地上,”王仁明说,对方立即又捡起一块大石头,还一个劲地叫唤,“来吧!我不怕!无所谓!”

四人毫不退缩。混战中,闵拥军的石头又被打掉,王仁明和邹老师立即扑上前将对方按住,并用绳子把闵拥军绑了起来。

在此过程中,村干部和村民们也陆续手持长棍赶到现场。文殊乡派出所的民警赶到后,立即将闵拥军抓获。王仁明看了一下报警记录,当时是7点41分,“从他进去砍人到被制服,一共是20多分钟时间。”

伤情

7名伤者转院治疗

凶手被制服,乡、村卫生院的大夫也陆续赶到,开始就地为孩子们包扎。老师、家属和村民们也纷纷行动起来,回家开车将伤员送往光山县医院抢救。

根据县委宣传部的通报,除了向家英老人外,一共有22名学生被砍伤。一位参与抢救的人员介绍,由于伤势严重,当天即有一位左手小指被砍断的丛(音)姓学生被送往信阳骨科医院手术,另一位6岁的学生被送往武汉协和医院抢救。

昨天上午8点,在光山县人民医院的外科病房里,7岁小朋友谢欣晔终于说了第一句话,“恶心”。14日早上他被砍伤,后脑勺中了3刀,所幸没有伤及骨头。整整一天,惊魂未定的谢欣晔没有说一句话。因为怕儿子留下心理阴影,父亲谢军买来了一堆玩具,所幸孩子年纪小,忘性大,玩了一会儿就愿意说话了。

事发后,光山县委、县政府立即成立了“12·14”伤害事件处置领导小组,组织全力救治伤员,并先行垫付了部分伤者的医疗费用。据县委宣传部透露,目前公安部已经成立专案组侦办此案。

目前,大多数伤者的伤情有所缓解,来自三所医院的消息称,昨天又有5名伤者被转院治疗。被砍中鼻梁骨的向家英和头骨破裂的魏涛仍在光山县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接受救治,昨天也已陆续恢复知觉,并与亲属说了会儿话。魏胜扬守在弟弟的病房外,也渐渐安定下来。母亲说,当天魏胜扬被吓得不敢吃饭,“睡觉的时候一直说,妈妈,你把门关紧一点。”

凶手

有20年癫痫病史

由于在搏斗中头部受伤,砍人者闵拥军也一同被送往光山县人民医院救治,入院诊断为“精神病、头颅外伤”。警方随后表示,犯罪嫌疑人被初步认定患有精神病,间歇性发作。

王仁明回忆了事发的整个过程,觉得闵拥军确实不正常。“大冷天的,只穿着保暖内衣,我们摁住他,他还咬人。”派出所民警赶到后,砍人者毫不避讳地说,自己是文殊乡邹鹏村人,叫闵拥军,“他说,我不跑,你要是把我爸我妈也抓起来,我就服你。”

精神病的说法得到了邹鹏村闵洼、桃元两个生产队村民的证实。村民们同时一致要求说明的一个细节是,之前警方通报的犯罪嫌疑人名叫闵应军,其实错了,闵应军是闵洼组人,和闵拥军同岁。两个生产队紧挨着,闵拥军姓闵,但是在桃元组居住。他们介绍,从16岁开始,闵拥军就患上癫痫病,还曾经到北京等

地治疗,多年来一直靠药物维持。参与抢救的人证实,闵拥军的癫痫药物和病历也一同被送到了医院。

闵拥军的妻子在武汉打工,家中还有父母和两个女儿,一个8岁,一个2岁。村民们透露,13日夜间,闵拥军突然发病,并打骂两个女儿,老母亲上前保护,也被踹了两脚。随后,他还踢了老父亲闵正安,然后消失在夜色中。当晚下着大雨,闵家人分头寻找,但没有结果。这就是为什么闵拥军砍人时只穿着保暖内衣。

昨天整个上午,闵家的老房子大门紧锁。中午,64岁的闵正安老人才回到家中。据他回忆,儿子很小就出门打工,16岁从外地回来后,一天夜里突然发病,浑身抽搐,口吐白沫。经医院诊断,闵拥军得的是癫痫症。因为一直吃药,他平时尚属正常,只偶尔会发作。去年8月,闵拥军的癫痫病突然复发,并且特别厉害。

近年渐有暴力倾向

闵家门外的一棵树上悬着一个挂钩,村民介绍,这是闵拥军打沙袋用的。五六年前,听说打沙袋能治癫痫,闵拥军便开始练打沙袋,早晚不间断。

可以确认的是,闵拥军在近几年间逐渐有了暴力倾向。邻居们说,闵拥军发病后,有时候会对村民恶语相向,慢慢开始打人。去年秋天,邻居老陈因为水渠问题和他发生纠纷,闵拥军一把将老陈推倒在地,并用铁锹恐吓要砍死他。

闵正安也提到,去年冬天快过年时,闵拥军和卖太阳能的老板产生矛盾,对方找上门来,闵拥军把老板的头打破了。后经警方调解,闵家赔偿了对方1万元。

据邻居说,闵拥军不发病的时候,其实人挺不错,为人也硬气。只不过,由于生病,大家不太爱搭理他。而闵正安和儿子关系不好也是众所周知的,他自己也承认。

在村里,闵家经济条件较差,他自己因病不能干活,家里收入,仅够维持温饱。为了生计,年过花甲的闵正安一直在无锡做绿化养护工作,每个月能挣1000多元。去年儿媳妇去打工后,他怕老伴管不住儿子,才回到了家里。村里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闵拥军独自闲在家里,邻居们回忆,他因此不满,多次说“想挣钱”。

砍人事件发生后,校园安保再次成为众人的话题。陈棚小学出入只有一道大铁门,昨天一直锁死。家长们议论纷纷的一点是,300多人的学校,没有专职的保安;由于很多老师住在学校,事发时,老师们也大都不在教室;所以,砍人者能够如入无人之境,从1楼一直砍到3楼。这样的安保条件,确实堪忧。

(京华时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jeffzha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