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当事访民谈黑监狱截访案:不可能没有幕后主使

访民金红娟

访民金红娟

14名访民名单

14名访民名单

14名被关“黑监狱”的人员名单和他们在王四营派出所拍摄的一张合影

14名被关“黑监狱”的人员名单在王四营派出所拍摄的合影

  在北京“黑监狱”截访案一次庭审中,访民金红娟与3名未成年嫌犯家属见了面,尽管对方没有道歉,金红娟还是心软了。“他们就像我的孩子一样大,只要孩子说出幕后主使者,我就会原谅他。”金红娟告诉早报记者。

  昨日傍晚,曾被关在北京市朝阳区王四营乡双合村截访“黑监狱”的访民韩全四、贾秋霞、金红娟在北京市一家肯德基餐厅接受了早报记者采访,回忆了“黑监狱”截访案报案过程和庭审细节,并向早报记者提供了包括3人在内的14名访民名单。14人均为河南省许昌人,其中4人被接回家后选择报案,并成功解救另外10名访民。

  此前,有媒体报道北京市朝阳区法院于上月宣判了这起外地进京截访人员非法拘禁案,10名截访人员被判非法拘禁罪成立,主犯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半,其余9人则分别被判处几个月不等的刑期。不过,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随即表示,此案尚未宣判,消息不实。

  提出28万元赔偿诉求

  被告称没民事赔偿能力

  访民金红娟昨日告诉早报记者,案件庭审前一共收到了两张法院的传票。法院工作人员告知她,涉嫌非法拘禁包括她在内的14名访民的案子即将开庭。

  11月28日,北京朝阳区温榆河法庭,涉嫌非法拘禁罪的7名被告人被带入法庭。这天法院主要是针对受害人民事诉求进行审理、沟通。

  此前,访民贾秋霞花了200多元找了一律师帮她和金红娟写了一份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她们并没有聘请专业律师为其提供法律服务。

  开庭当天,金红娟提出了285000元的赔偿诉求,其中包括交通费、医疗费、精神损失费、通讯费等。

  金红娟告诉早报记者,由于被告称没有赔偿能力,法院当庭并没有宣判。

  4访民从河南折返北京

  凭记忆找到“黑监狱”

  金红娟还是“黑监狱”案件举报者。

  金红娟告诉早报记者,“2012年4月28日,我在国家信访局正常上访时被北京警察收容在久敬庄,当晚11点多就被人拉到了北京市朝阳区王四营乡双合村截访‘黑监狱’, 其中有人胸前戴着‘出入证’。我反抗,那些拉我的人就使劲打我,我的手机和身份证都被没收了,我躺在床上,疼得两天都没有吃饭。”

  金红娟提供给早报一张照片,照片显示其嘴角右边有红肿。

  “4月29日晚,‘黑监狱’的人用一辆中巴车将我们四人送回河南禹州。车刚下了高速,我们办事处和村干部已经在高速口等着,他们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就把我接回了老家。”回到老家,金红娟觉得自己被打太冤,就和另外3人商量到北京报警。

  5月1日,金红娟买了火车票,并于次日早上到了北京。之后,金红娟和其他3人租了一辆出租车,找到了王四营桥。由于是深夜被带到和带出“黑监狱”,金红娟已经不知道其具体位置。“我就记得门口有一个幼儿园,其他的没有印象。”在王四营派出所报警后,金红娟带了警察找了好几次,才找到“黑监狱”具体位置。

  警方迅速封锁了王四营乡双合村126号院和102号院,解救了10名受困的访民,并抓获了10名犯罪嫌疑人。

  “我和10名嫌犯没仇

  不可能没有幕后主使”

  金红娟提供了包括其在内的14名被关“黑监狱”的人员名单和他们在王四营派出所拍摄的一张合影。14人来自河南许昌市下辖的许昌县、禹州市、长葛市、襄城县四地。

  金红娟告诉早报记者,在10名嫌犯中,有3人是未成年人。

  在一次庭审中,金红娟与3名未成年嫌犯家属见了面,尽管对方没有道歉,金红娟还是心软了。“他们就像我的孩子一样大,只要孩子说出幕后主使者,我就会原谅他。”金红娟告诉早报记者。和金红娟的心情一样,韩全四和贾秋霞都希望10名嫌犯能够交代出幕后主使人员。

  金红娟参与了两次庭审,“他们10人都没有指认幕后主使,我至今也不知道谁是幕后主使,但我和这10人没怨没仇,不可能没有幕后主使。”

  另据南方都市报报道,一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母亲称,儿子是被坏人利用。报道称,禹州市一位副市长已经赴京,嫌犯家长们手中的拘留通知书等法律文书,已陆续交由该市方山镇政府,据说以备协调案件之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day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