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雷政富案爆料记者被质疑背后:反腐还是作秀

[导读]爆料人斥责他抢功,媒体人质疑他作秀,喧嚣声中,他的微博粉丝一路突破34万大关。就在各媒体还在挖掘重庆内幕之际,纪许光却高调宣布,他已“功成身退”。

雷政富案爆料记者被质疑背后:反腐还是作秀

纪许光

这一次,纪许光不再是一名调查记者,而是新闻当事人。

数日以来,这名32岁的山东人成为微博之上风头无双的人物。他通过网络曝光性爱图片和相关内幕,剑指时任重庆市北培区区委书记的雷政富,63小时后,重庆市委研究决定免去雷政富书记职务,并对其立案调查。

63小时的记录,成为网民津津乐道的话题。而纪许光本人也因“单刀赴重庆”、“拒登身份证”等一系列高调事件,成为争议焦点。爆料人斥责他抢功,媒体人质疑他作秀,喧嚣声中,他的微博粉丝一路突破34万大关。就在各媒体还在挖掘重庆内幕之际,纪许光却高调宣布,他已“功成身退”。

雷政富倒下了,纪许光火了,而在一连串闹剧背后,公众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公民记者,成为值得思考的问题。

重庆闹剧行

“我是老纪。负责调查一切未解真相!”

点开纪许光的微博,首先入目的便是这句显眼的个人介绍。

11月25日晚,纪许光转发微博,微博之上是一张他和好友聚餐“庆功”的照片。照片内杯盘狼藉,纪许光器宇轩昂地端着酒杯,一群人对着镜头竖起了中指。

摆酒庆功是因为纪许光举报的重庆“雷书记”倒下了,竖起中指是因为他们觉得有人在事件“恶意中伤”。

其实,毁誉参半一直是事件的主基调。

据纪许光回忆,他是19日晚上得到爆料的。当时,爆料人朱瑞峰在网上告诉他有一段正厅职干部的不雅视频,希望他报道下。

纪许光与朱瑞峰之前并不认识。但看了视频,他立刻给朱瑞峰打了电话,讯问事情的来龙去脉。当时,纪许光还特意问为什么要找到他,“对方回答说,因为我在国内的影响力大”。

从11月20日晚开始,纪许光不断在微博上更新事件的最新进展,并不断晒出他和重庆官方沟通的进展,事无巨细,言辞多带煽动性,时常可见“誓死保卫”、“一切威逼利诱,我老纪坚决不从!”等话语。

23日,他受重庆市纪委邀请,赴重庆协助调查。他更是在微博上高调直播自己的行踪,赴重庆前自称“单刀赴会”,并晒出“吻别儿子”的照片。

随后,他晒登机牌、晒“防弹衣”。在飞抵重庆后,刚下飞机的他又高调地接受了包括央视在内的众多媒体的采访。

然而抵达重庆之后,一切开始向闹剧方向转变。见到重庆纪委工作人员后,纪许光坚持不同意出示身份证,办理宾馆入住手续。他认为,出示身份证会暴露他的行踪,应该由纪委安排其住宿。

双方沟通无果后,纪许光连夜飞回北京,并在微博之上不断晒出重庆工作人员的照片,称对方态度不友善,“把装大尾巴鹰!”。他认为沟通失败,完全是重庆方面的责任。

然而,此时被他激昂的话语聚集起来的粉丝们,却开始发出了质疑声:既然担心行踪泄露,为何还晒登机牌?既然担心人身安全,为何还要在出行前高调秀出儿子的照片?

然而,这些质疑声并未影响到纪许光的高调反腐。11月23日上午11点重庆市纪委确认不雅视频主角为雷政富本人,重庆市委研究决定免去其书记职务,并对其立案调查。

重庆这一快速反应,让全国网民欣喜不已。而纪许光也马上将其写入微博,认为是他和几名兄弟,“你们和老纪一道,创造了中国63小时“秒翻”问题官员的记录!我们,羸了。”

“病人”纪许光

在百度百科上,纪许光名头显赫。

百科上面写着他是“中国实力派调查记者”、“深度调查记者中的一面旗帜”、作品“必将载入新闻史”。同时,他还是中国第一批“非虚构写作”教育项目发起人、“应用写作技巧优化论”体系创建者。毕业院校一栏,纪许光写明毕业于中南大学。

然而在现实中,纪许光却告诉记者,他“没有念过一天大学”。

1996年,年仅16岁的他辍学离家来到广州,开始了他的闯荡生活。

刚到广州的纪许光,干过装卸工、保安、广告业务员……“吃了很多的苦,受尽了别人的白眼”,他说。

据纪许光回忆,那段时间,他经常吃不饱饭,最长的一次四天四夜颗粒未进。“有次,饿得实在受不了,想到一个建筑工地里喝口自来水。结果,被里面的工人用木棍打了出来。最惨的是,左手的小拇指被打骨折,由于没钱去医院,只能找块布自己包起来。”他说,至今那根指头仍留有残疾。

几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纪许光进入媒体,成为一名记者。“我热爱这个职业。”纪许光说,“我喜欢探究哪些未解的真相,并把它们报道出来。”

在《南方都市报》供职期间,纪许光的名字开始被大家所熟知。

2010年7月,《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因报道上市公司凯恩股份“内幕交易”遭浙江警方网上通缉(新闻界称之为“记者通缉门事件”),纪许光因揭露该事件而广获关注。2011年9月,纪许光再以“河南洛阳性奴案”报道轰动全国。

但这些轰动性的报道带给纪许光的并不全是荣誉。很多人看不惯他做新闻的高调,尤其是圈内的同行,认为这有悖于新闻专业主义。

现实中,纪许光与不少同行,包括一些曾与他共同供职于《南方都市报》的同事关系并不融洽。对此,他自己也不否认。他说,他也经常问自己“我为什么不合群?”

纪许光有很重的焦虑症,一直需要靠药物缓解。

纪许光说,他其实是一个很自卑的人。“我羡慕那些出自名校的同行,我渴望成功,渴望大家的认可,所以我必须比别人更努力,更高调。”他说。

反腐还是作秀?

纪许光火了之后,一些关于事件本身的质疑随之而来。

首先是原始爆料人朱瑞峰透露,纪许光只是从他那里拿到了很少一部分资料,便在微博之上高调反腐,好似他就是爆料人,“抢攻、炒作”。

对纪许光的高调,朱瑞峰并不认可,“记者就只是采访报道,如果你采访后纪委还不处理,那么你就接着报道、报道、再报道。现在他完全把自己当成举报人,自己成为了新闻当事人。”

重庆之行时,纪许光发布微博时,将朱瑞峰的名字写成朱瑞春,并称爆料人谨慎观望,所以“本博将单刀赴会”。然而朱瑞峰称,他从未接到过纪许光的前往重庆的邀请。

朱瑞峰称,在双方沟通之初,纪许光自称是南都记者,要报道这事,并表示要向南都法务部提交视频资料备案。

然而,南方都市报深度部的官方微博很快发布声明称,“纪许光今年3月已从南方都市报离职。鉴于有网友仍称其是南都深度记者,特此声明”,并且说“他的荣辱只与他自己有关”。

面对质疑,11月25日,纪许光回应称“本人确曾跟朱讲过法务部要备案,但请问,只有南都有法务部吗?装B选错地方了。稍后上证据,别傻眼!”

然而截至发稿时,纪许光仍未透露他是在何处法务部备案。

接受采访时,纪许光表示他已经在一家体制内媒体上班,但不愿透露媒体名称。而在微博上,他更愿以“公民记者”的身份出现。他不否认自己的高调,“高调反腐,我之选择!完美胜利,我之骄傲!”

随着纪许光不断发出“高调”微博。有关他本人的讨论也越来越多。

央视新闻评论员王志安在微博上说,新闻记者不该成为新闻事件中的主角,可是,有许多记者,却热衷成为主角。另一位媒体人朴抱一则直言不讳地说:“记者不是演员,不要把自己放在舞台的中心。”

更有媒体人表示,纪许光习惯混淆概念,“他把他的作秀和网民反腐捆绑在一起,弄得谁要是质疑他作秀,谁就是支持贪官,谁就是与全体网民为敌,其实是两码事”。

“我高调反腐怎么了?我没有触犯新闻从业者的职业操守。最终事实也证明我的曝光真实、准确!”纪许光说,“更何况在当时重庆纪委未表态之前,我越被关注,越高调,才越安全!”

微博之上,纪许光的陈年旧事被不断翻出。比如“千里逃亡国安追捕”但他的前同事披露称只是宣传部门晚上敲门找他;比如不断贴出家乡信访材料,后来变成政府聘员,并表示“因家庭压力收取一部分报酬”。

纪许光说,他事先“没想成为新闻的主角”,他“不需要靠这事出名”。

然而,微博之上,他已经很享受出名的感觉。他大部分微博都要配上自己各类姿势的照片、还有提笔当枪纵马上阵的漫画。他的妻子也在微博之上柔情呼唤,“英雄的代价就是要摧残自己的身体吗?据小张说,为了重庆不雅视频官员事件,他已经三天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这就是我的老公,一个倔强的调查记者。老公,你是全民的英雄!”

11月27日中午,引领“全国网民”战斗多日的纪许光,发布置顶微博称,“本博得到重庆方面可靠消息:不雅视频主角雷政富已经被采取相应措施。老纪任务完成。功成身退!”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