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周瑞金:改革又回到20年前的十字路口

[导读]薄熙来事件让我们更有远见地思考,在常人政治时代,党和国家领导人形成制度化、规范化的交接班后,怎样加强最高领导层的团结和集中,同时又要正确对待党内不同政见的问题。

今年两会温家宝答记者问起到了推动改革的作用

《大师》:刚才说到温家宝在两会上的答问,他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机,因为马上就要换届了,有人会觉得也只能是暂时说说而已,真的能够落实到操作层面会是什么样?

周瑞金:不能这样看。我们每一次党代表大会以前,都面临着一个凝聚共识、推进改革的问题。今年恰恰是因为党的十八大要召开,使得改革的问题更加尖锐地突出出来。想想邓小平20年前为什么选择在十四大召开这一年出来讲话呢?他在1991年初就看到了“皇甫平”文章遭批判的情况,为什么不早一点出来表态呢?我认为他就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要选中一个最重要的时间关键点来进行表态。1992年春天正好是党的十四大开始筹备了,要起草政治报告,要考虑中央领导人选,这是我们党和国家的政治生活最关键的时刻,所以他的南方谈话振聋发聩,一下子就在全国形成一个极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使全党全国统一到南方谈话的思想上来。

十四大是这样,今年要开十八大,我在文章中提出,需要一个新的南方谈话。我不是主张要人治,再来一个强人推动改革。但是这个南方谈话是代表中央精神,因为今天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如果中央没有一个精神来凝聚大家的共识是不行的,所以现在的情况下要有这个共识,我认为温家宝的答记者问恰恰在这个时候起了一个类似于南方谈话的推动改革的作用。

谈重庆事件:党的执政方式要法治化民主化

《大师》:这次重庆事件您怎么看?

周瑞金:这个事件大家谁也没有想到,王立军跑到美国领事馆这一个事件非常突然,这么一个打黑英雄,怎么会跑到美国领事馆寻求政治庇护?这是匪夷所思的事情。这标志着一个大案的暴露,令人震惊。后来 ,从薄谷开来案、王立军案到薄熙来案,人们看到,将自己凌驾于法治之上、肆无忌惮践踏法治尊严的人,既有薄熙来的亲属,又有掌握一定权力的下属亲信,更有贵为政治局委员的重庆市委书记本人。薄熙来诚然会在法治轨道上受到严肃追究和严厉查处。但直面薄熙来案,我们应当深刻反思,并认真吸取教训。薄熙来在位之时,他主政的重庆以“打黑”著称,其口号是“有黑必打”。而其妻薄谷开来成为谋杀犯、“打黑英雄”王立军成为循私枉法者,薄熙来本人也在此案中滥用职权、负有重责。事实显示他们成了最大的黑社会。这个案件,给我们党和国家造成的负面影响很严重。

我回顾了一下,建国以来,我们党成为执政党以后,从党的八大到今年的十八大,一共召开了十一次党的代表大会。这十一次里,除了八大和十六大两次党代会比较平和以外,其他九次全部充满激烈的斗争。九大打倒了刘少奇,出来了林彪;十大打倒了林彪出来了王洪文;十一大又打倒了王洪文,出来了华国锋;十二大,华国锋下台,胡耀邦上台;到十三大胡耀邦下台,赵紫阳上台了;再到十四大赵紫阳下台了,江泽民上台了;然后十五大就面临陈希同事件的斗争。十六大平和一点,十七大又出了陈良宇事件,本来以为十八大可以比较平和的,结果又出来一个薄熙来事件。

回顾执政以来十一次党代表大会,中国从“伟人政治”向“强人政治”,又向“常人政治”的演变,可以看到这个当中党内斗争形式的变化。在毛主席“伟人政治”时代,他可以把一个一个接班人拉下来,而在邓小平与陈云“强人政治”的时代,可以把党的一把手一个一个拉下来。但是,到了后强人时代转向“常人政治”时代时,党的一把手不可能出问题,党的接班人也不可能出问题,但是政治局内部的矛盾加大了。所以接连出了陈希同事件、陈良宇事件、薄熙来事件。这就说明在我们执政党的高层领导当中,如何进一步建立健全民主制度与规制范式,正确处理内部的矛盾与斗争,极其重要。因为,今后这类矛盾斗争还会继续存在。

薄熙来事件让我们更有远见地思考,在常人政治时代,党和国家领导人形成制度化、规范化的交接班后,怎样加强最高领导层的团结和集中,以行使坚强的领导力,正确应对内部的干扰与挑战;同时又要正确对待党内不同政见的问题,允许不同政见的存在与实践。这是现代执政党面临的大问题。邓小平在南方谈话讲到,关键在人。关键在党的政治局常委,常委一班人好了,就可以安心睡大觉了。薄熙来事件之后,我们党怎么来使用人、提拔人,高层应该有怎么样严格的相互的监督,包括对党的常委直至一把手的监督,非常重要。不能再像薄熙来那样从大连到沈阳,到商务部,到重庆,一路带病提拔,越来越无法无天,直奔权力最高层,直至大案爆发。

我们一定要爱护互联网,领导要有网络素养

《大师》:这次王立军事件互联网上消息的传播,和当年林彪那会儿也完全发生了变化。

周瑞金:这个就是说我们今天的新媒体时代,互联网时代对中国政治改革所起的作用,有了一个建设民主政治的平台,这点我觉得很重要。目前,我国网民已经超过5.38亿,农村网民规模为1.46亿。手机网民规模达到3.88亿,手机超越台式电脑成为我国网民第一大上网终端,平均每个网民每天上网时间已经超过2.84小时,大多数人接触互联网的平均时间,已经超过电视和报刊。

网络革命正在改变世界传统社会舆论生态。社交媒体和网络技术发展改变信息传播机制,打破由政府和主流媒体所垄断和掌握信息主导权的传播格局,让群众能够从越来越多的渠道接收到多种信息,自主意识大大增强。大量移动新媒体,在大连px事件、乌坎事件、四川什邡事件,江苏启东事件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所以,互联网媒体出现,对于我们推动政治的进步起了很大的作用。我们一定要爱护互联网,互联网确实要依法治理这是对的,但是要看到互联网这个新生代媒体在现代政治当中是起着积极的作用的,应该看到这一点。不要害怕互联网,这也是我们社会管理创新的一个重要问题。

欢迎点击进入《大师》访谈汇总页

版权声明:本实录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大师》访谈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claireshen]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