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周瑞金:改革又回到20年前的十字路口

[导读]薄熙来事件让我们更有远见地思考,在常人政治时代,党和国家领导人形成制度化、规范化的交接班后,怎样加强最高领导层的团结和集中,同时又要正确对待党内不同政见的问题。

政府以搞宏观调控之名、行具体干预微观经济之实的(案例)太多了

《大师》:那您认为南方谈话最根本的精髓是什么?

周瑞金:推动改革,特别是市场化改革,走市场经济的改革道路,小平同志南方谈话最重要的思想在党的十四大被我们列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主要目标就是要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应该说中共十四大确立了这一个主要的经济体制改革目标,就是南方谈话直接的结果。

《大师》:那市场化改革的不足又有哪些?

周瑞金:不足最主要是政治体制改革的推进和经济体制改革的推进不能够相配套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滞后,使得经济市场化改革缺少政治体制改革的配合,造成分配不公、腐败严重。在1992年的时候,我始终和吴敬琏先生一样,总以为如果搞了市场经济,好像问题就都解决了,我们的经济发展就顺利了。现在实践告诉我们,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方向确定以后,怎么来实现建立法治的良性的市场经济,并不是那么简单。经过这20年的改革,回过头来看,我们的经济体制现在还是走在半路上,还处在一个半市场半统制的市场经济状态。

政府以搞宏观调控之名、行具体干预微观经济之实的案例太多了,我们几个垄断性国有企业占的资源太多,国有银行保险业又基本垄断了国家资金。石油石化、电力电讯其资源基本都在国家手里。这样就抑制了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基础性作用,使我们今天的市场经济是处在一个半市场半统制经济的状态。

这种经济体制发展的前景,如果不配合政治体制改革,不在市场经济的法治轨道上进一步完善,它可能走到国家资本主义即权贵资本主义的道路上去。

另外一条就是通过深化改革,特别是法治健全起来,对国有垄断性企业实行市场化改革,进一步发展民营经济,使得我们市场配置资源起到主导性的基础性的作用,使得目前政府太强,市场扭曲,社会太弱的局面有所改变,才能够走出我们当前改革的困境。

群体性事件频发,改革又回到20年前的十字路口

《大师》:今年是南方谈话20周年,也是确立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20周年。但是好像纪念活动和舆论反响都比较低调,是因为现在的氛围跟当年不一样了吗?还是凝聚力不如当年?

周瑞金:今年是南方谈话、市场经济体制改革20周年,它没有列入重点纪念之年,中央没有举行活动,也没有对宣传报道进行部署。但媒体今年宣传南方谈话还是挺踊跃的。以上海来讲,《东方早报》在1月18日用20个版来集中宣传南方谈话。从我个人来说,南方谈话和我直接有关的就是1991年的“皇甫平”的文章,我收到约稿有一二十家的媒体,我写了五六篇不同角度的纪念南方谈话的文章,在《解放日报》、《北京日报》、《南方日报》这些主流媒体全都登了我的纪念文章,还有很多更加市场化的像《财经》杂志等,以及各网站登得就更多一点。所以从媒体来看,改革的呼声还是比较高的。这种情况反映出我们今天改革,似乎又面临一个类似于20年前的改革向何处去的十字路口。这是国内外形势决定的,今天我们市场化改革积累了一大堆新的矛盾、新的问题,这些问题最终表现在群体性事件频发,我们每年都有几万起的冲突,主要表现在土地动迁、城镇拆迁、环境污染等矛盾。这些群体性事件使得我们基层组织失控了,这里面反映出很多问题。总的来讲是一个利益的调整博弈问题,虽然还没有影响到我国政治稳定的基本面,也没有影响到经济较快地发展,但一定要重视解决这些矛盾冲突。应该通过社会管理创新,通过有步骤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特别是社会体制改革来逐步解决这些问题。

当然我们也面临着怎么凝聚改革共识的问题,怎么样重鼓改革的勇气,再造改革的动力,我觉得今年两会温家宝总理最后的答记者问反映了改革的意见、群众的意见,以及中央最近推进改革的精神也表现出来了。所以应该说今年的两会在改革开放凝聚共识方面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欢迎点击进入《大师》访谈汇总页

版权声明:本实录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大师》访谈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claireshen]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