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今日话题:“平坟运动”:折腾死人为哪般

今日话题:“平坟运动”:折腾死人为哪般

“平坟运动”进行中

导语:今年年中,河南周口开展了大规模“平坟复耕”运动,称已“平迁200多万坟墓,复种耕地近3万亩”——在有祖先崇拜传统的中国,坟墓是很敏感的话题。这起“周口平坟”事件迅速引发了各方关注。

“周口平坟”并不是孤立事件,在此之前,南阳等地也开展了平坟运动。而再往前,哈尔滨等地发生的“掘坟火葬”也曾是公众关注焦点。当局为何要与死人较劲,“复耕还田”的理由成立吗?

一、“平坟运动”是建国后传统

1、“平坟还田”最早是为了破除封建迷信,周恩来曾带头平自家祖坟

有着浓厚祖先崇拜传统的中国人,一向对坟墓是十分重视的,这种重视也不可避免的沾上迷信色彩。明代的李元阳曾说:“一坟所占不过十步,而有力之人广图风水,遂致占田为坟,而刀耕火种之民无从措手,恐非长久之策也”。建国后,倡导无神论的中央领导们就决定简化丧葬仪式,大力推行火葬,151位主要领导都在火葬倡议书上签字,死后采用火葬。一来破除迷信,反封建;二来节约丧葬成本;三来能增加更多耕地;四来可以防止瘟疫。从此火葬成为我国殡葬制度改革的方向。

十分敬祖的周恩来就曾带头平了自己父亲和祖宗的坟,并批示“家里的坟地如果能种,而群众要求要分,可让群众分去耕种”。

2、“平坟还田”政策成为惯性,但其合理性却未认真考虑

从此,“移风易俗,开展平坟还耕活动”成为我国政府的一项重要职能,在各个时期的地方工作报告中,都能见到相关内容的表述。而随着中国人口数量的大幅增加,土地尤其是耕地愈发稀缺,逐渐成为“平坟还田”的最主要原因。

1997年,《丧葬管理条例》正式实施,该条例二十条规定:“将应当火化的遗体土葬,或者在公墓和农村的公益性墓地以外的其他地方埋葬遗体、建造坟墓的,由民政部门责令限期改正;拒不改正的,可以强制执行。”这一“可以强制执行”,成为各地早已实施的“平坟运动”的合法性来源。

今日话题:“平坟运动”:折腾死人为哪般

海南省陵水县椰林镇满山遍野的坟墓

然而,中国作为有着数千年土葬传统、地域又十分广大的国家,坟头可谓遍地都是,“平坟还田”的必要性、急迫性如何,却从未有过科学的论证,作为一个具体政策也未经过民主决议,仅仅是作为惯性延续了下来。然而,“平坟还田”是否真的必要,是十分可疑的。以“死人与活人争地”来说,只要土地产权明晰,能够自由买卖,那么价格机制自然会调节这个问题,在《公墓为何只能用20年》中,已对此有所介绍。而我国是否该一味推行火葬,完全摒弃土葬也大有争议,在《强行“掘坟火葬”的失当》中,曾介绍了两者的利弊。

所以说,“平坟还田”政策是否必要,近年已有不少质疑的声音。

二、“平坟火葬敢说百分百”,这还是科学发展吗?

1、粮食连年增产,“运动式平坟”动机何在

这次发生“平坟运动”的地区,主要集中在河南。周口官员称平坟是为了“解决大机器耕作,死人与活人争地的问题,从生态和环境角度,该县因土葬年消耗木材近万立方米,逐年造成的林木损失和生态环境破坏同样不容忽视”,表面理由可谓冠冕堂皇。

然而,周口的形势是否到了如其市委书记所说“殡葬改革已经到了没有任何退路、非改不可、必改不可、改不好不行的关键时期。”呢?从生态角度讲,比土葬来得迫切的问题要多少有多少;而从粮食生产形势上看,作为全国主要粮食生产区河南的一大粮仓,多年来周口粮食产量一直稳定增长,平了200多万个坟墓,换来3万亩耕地,也仅是全是总耕地的千分之三不到。若觉得原先36%的火化率偏低,那海南全省的火化率才7%左右,也未见开展大规模平坟运动。从哪方面讲,都看不出周口一下平掉200万个坟头的急迫性和起到的作用。

那看来,这次“运动式平坟”的原因,还是省委有关领导的指示——“请各级党委、政府的同志,政府相关部门的同志认真看一看,认真思考一下,我们该做点什么”,在此之后,便由“市委书记亲自部署,市长6次批示,多次召开了推进会、现场会”,从而完成一次平掉200多万个坟墓的“壮举”了。

另外,周口商水县县长在殡葬改革动员大会上曾提到,商水作为产粮大县需要土地支撑,“县产业聚集区亟待西扩”,结合国土部的土地增减挂钩政策,便可以把“平坟”搞来的土地拿来征地,拿来卖地,招商引资,拿来搞GDP,获得大笔土地财政。这或许是“平坟运动”更深层的原因。

2、“知名人士”坟头不用挖,“平坟运动”公平性可疑

在南阳的“平坟还田”运动中,一度由当地的政协常委赵克罗传出了“当地只铲平民祖坟,‘副处级祖坟’可不动”的消息,“副处级祖坟”一时成为网络热词,虽然赵克罗后来称这个说法并无明文规定,但在《南阳市深化殡葬改革工作方案》中,却规定方案中“例外的、免于平坟的特殊坟墓有革命烈士墓、知名人士墓和古墓,以及少数民族、华侨、外籍华人墓地、港澳台同胞墓地等”——这个“知名人士”该如何认定,又令外界哗然。据当地乡干部称,“要是领导打招呼就往知名人士祖坟上靠”。

在“平祖坟”这种大事上存在这种不公平,无疑会让民众产生严重的抵触情绪。

3、“平坟火葬敢说百分百”,“大跃进”式执行恶果可知

国务院《殡葬管理条例》第四条规定,“人口稠密、耕地较少、交通方便的地区,应当实行火葬;暂不具备条件实行火葬的地区,允许土葬。”,这表明国家是允许土葬的,而在殡葬制度改革中,“老坟老政策,新坟新政策”也该是一个常识。然而周口市今年调整的殡葬改革目标却是——“平坟扩耕由年初确定的3年完调整为年底完,火化率年底达到100%,并彻底遏制偷埋乱葬现象,确保不再出现新坟头”。在当地媒体的宣传中,直接喊出“平坟火葬敢说百分百”的口号——要知道,实行了多年殡葬改革的台湾地区,火葬率也不过85%左右,周口一下要到100%,这不是“大跃进”是什么?当地政府在官网上还称“对还没有平、迁的坟头,坚决平、迁到位,不留死角” 、“要一战到底”,这到底是要“与谁战”?。

这种执行方式,恶果可想而知。

三、维权意识觉醒的年代,“平坟运动”应尽早取消

1、以前的“平坟”政策经常就得不到拥护

在各地方政府对“平坟还田”政策的叙述中,往往是“火化率提高了多少多少”、“还田多少多少亩”、“平了坟头多少多少个”这样的官式表达。然而在学者的田野研究中,却发现在实际执行中,尤其是在农村,未必起到多少效果。由于对“平坟”怀有严重的抵触情绪,农村居民往往以“游击战”的方式来对付执行政策的官员,“以罚款代替火葬”的情形非常普遍。而官员们对此往往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2、如今强制推行只会招来更多反弹

而在今天,随着民众维权意识的觉醒,媒体的逐渐发达,以“运动”的方式来执行这种难以得到民众理解的政策就越来越困难。但在上级的要求之下,还得喊出“留坟不要官,要官不留坟”这种口号,必须强硬推行,这自然会引起矛盾丛生。而民众势必会有越来越大的反弹。

3、推动殡葬改革的正确方法:以市场化的方式让人们自愿选择

其实,殡葬改革也并不是无法推动。目前,虽然火葬有这样或那样的缺点,但在国际上仍然被认为是殡葬改革的趋势。要让民众接受火葬,关键在于让殡葬行业走向市场化。如今某些地方强推的“殡葬改革”,完全由行政说了算,只管火化,不管火葬,导致民众在火葬上花费的钱甚至超过了土葬,这怎么可能让民众心甘情愿接受呢?而在美国、台湾等地区,火葬之所以越来越流行,主要就是因为殡葬公司主打了价格牌。

另外,在劝说民众转变原先的观念、接受火葬方面,由殡葬公司出面也比行政宣传有效得多。

总而言之,只有让人民自行决定丧葬方式,才是如河南领导人所说的“真正对人民负责”。

结语:11月16日,国务院颁令,自明年1月1日起,违规土葬、乱建坟墓将不再允许民政部门强制平坟,这无疑是民众的一场胜利。然而,周口一个市几个月就能平几百万坟。现在到明年还剩一个多月的时间,谁来保证不会有地方突击拆坟呢?

第2252期 本期责编 丁阳

出品 腾讯评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yanweili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