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美英法德四国代表承诺财政军事支持叙反对派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 为期5天的叙利亚反对派多哈会议昨日进入最后一天,此前舆论将11月8日定义为“决定性的一天”,因为叙反对派新领导机构与过渡政府本应该在当天选出,然而直到当地时间8日下午18时,反对派内部依然矛盾重重。英国《每日电讯报》称,美国等西方势力倡导建立叙利亚反对派统一战线的努力可能落空。叙利亚总统巴沙尔8日在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时,驳斥了所谓他正寻求“安全通道”之说,并发誓会一直生活在叙利亚直到死去。

8日,阿拉伯国家外长以及美、英、法、德和土耳其等国代表纷纷来到多哈,给反对派“鼓劲和打气”,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长阿拉比也特地从阿盟开罗总部赶到会议现场。但叙利亚反对派并未如想象中亮出预期答卷。“海湾新闻”网8日报道称,叙利亚“全国协调委员会”、“叙利亚民主平台”以及库尔德族代表7日晚间宣布拒绝参会,叙“全国委员会”也表示反对由美国提出的“统一倡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称,这一倡议被非正式命名为“赛义夫-福特倡议”,因为这是由美国驻叙大使罗伯特·福特和叙反对派政治人物里亚德·赛义夫共同商定的。一名正在多哈的西方消息人士说:“太多的人反对这一倡议了。”一些反对派成员认为,这是西方强加给叙利亚民众的解决方案。在7日深夜的一场会议上,被踢出“全国委员会”的赛义夫据说还遭到了盘问,当被问到“为什么一些名字会出现在领导名单上”时,赛义夫称自己也不清楚,是西方硬塞了这个名单给他。“全国委员会”指责赛义夫只是“秉承美国的意志行事,从而使“全国委员会”边缘化。“全国委员会”主席强调“外部势力正试图清算我们”。按照赛义夫的方案,拟成立的领导机构包括50名成员,“全国委员会”只分得15个席位,这对一直自视为叙反对派主心骨的“全国委员会”来说是不能接受的。叙“革命委员会”副主席艾哈迈德·扎伊丹说:“每个人都感到这一倡议是西方强加的,他们织好了衣服,却没人愿意去穿。”

当地时间7日晚,叙利亚“全国委员会”重新选举领导人,由于选出的41名领导成员全部是男性,这引起了该组织女性代表的抗议。法新社称,周五该组织还要再选出4名代表。

中东媒体8日评论称,叙利亚反对派难以像西方期望的那样“攥紧拳头对付巴沙尔政权”。报道称,连会议主办国卡塔尔都看不下去了,卡塔尔呼吁叙反对派“摒弃前嫌,团结合作,共谋大事”。埃及《消息报》8日评论说,在叙利亚反对派阵营中,由于队伍成色斑驳,来源复杂,各方利益诉求也呈现多元,很难做到统一,这也是一直以来反对派难成气候并被巴沙尔政府各个击破的主要原因。如今,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反对派一团散沙的现状变得越来越不耐烦,准备与相关反对派领导人直接进行谈判。有消息说,英国已准备考虑武装他们看中的叙利亚反对派,并在这一问题上与美国协调立场。

观察家称,叙反对派如果建立统一战线失败,对美国和英国而言是个沉重打击。包括美国、英国和法国在内的支持叙反对派的国家已经作出承诺,他们会承认新的反对派领导层为叙利亚合法代表,并为其提供财政援助和军事支持,但“期望却远远超出现实”。“全国委员会”军事代表瓦尔德说,美方已表明如构建统一战线失败,美将不会考虑提供武器援助或军事支持,“连区区几百万的援助经费也不能保证”。

在叙利亚国内,战事处于不断扩大之中。据英国广播公司8日报道,叙反对派武装用迫击炮攻打大马士革的总统府,但没有击中目标,总理办公室和市区军用机场也遭到炮弹袭击。另外,叙土边界局势持续紧张。土耳其外交部高级官员透露说,土耳其将正式请求北约在土叙边境部署“爱国者”导弹系统,以此阻止巴沙尔的跨边界袭击。土外长达武特奥卢强调,北约有责任保护所有成员国免受外部攻击。路透社8日报道称,当天土耳其迫降一架从亚美尼亚飞往叙利亚的飞机。

8日接受俄媒采访时,巴沙尔说:“我不是傀儡,我不是由西方制造出来的,不会流亡到西方或其他任何国家。我是叙利亚人,我出生在叙利亚,我要生活在叙利亚,死在叙利亚。”巴沙尔还警告外部势力不要干涉叙利亚冲突,他表示,类似举动会造成全球性影响并动摇地区的稳定,“我们是这个地区世俗主义和稳定的最后堡垒,如果受到影响,它将产生多米诺效应,后果将从大西洋一直延伸到太平洋”。本周二,英国首相卡梅伦曾提出建议,称要为巴沙尔提供离开叙利亚的“安全通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叙利亚局势动荡

相关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timga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