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奥巴马竞选总部前社交网负责人:利用大选赚钱

文/美国特派员雨嘉(发自华盛顿DC)

Scott先生,年近不惑,其貌甚是不扬。他个子不高,Goodstein这个姓氏暗示了他是德国移民后代,典型的鹰钩鼻也道出了Scott先生的犹太人血统。而他的打扮,是典型美国嘻哈街头风格:烂仔裤,鸭舌帽,光头。他走在华府大街上,人头很熟,处处都是朋友,手机接个不停,兴之所至时不时爆粗口。

如果你上网搜索他的名字,会惊奇发现,他是奥巴马竞选总部前社交网络负责人,为2008年奥巴马竞选总统成功,立下汗马功劳。仅他个人,就有催动百万张选票的号召力。你在他身上可以发现很多标签,比如“街头政治”、“社交网络”、“dirty job”。都说奥巴马是社交网络时代的明星总统,玩网络玩得成功,为什么那么成功?又怎么会成功?Scott Goodstein接受独家专访,慢慢道来。

从夜店起步:在这里读懂美国社会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夜店,在那里我学到的东西远远多于在校园里读书所学。”Scott出生在美国中部俄亥俄州,这也是每届总统大选兵家必争之地。他出生中产家庭,上大学时为付学费还贷款,晚上开始在夜店打工。

“在夜店是做DJ吗?”他笑言:“哪有那么好啊!我做的是最苦最累的体力活,什么都干过。比如卖票啊,贴海报啊,后来还调酒。”后来他的工作延伸到夜店的营销,比如策划活动和卖票。我惊叹从夜店公关到选战支持实在太跨界了,他可不这样想,他说:“夜店营销策划和政治公关没有本质区别。我读了大学,后来也读了经济学的硕士。在学校读书这么多年,也没有在夜店学到的东西多。比如,你要学会如何跟人打交道,懂得如何说服别人。”

就我个人观察,Scott可谓是典型的“扮猪吃老虎”。身上浓郁的市井气息,让自诩老谋深算的政治精英自动放松警惕,觉得这样的人看起来太不起眼,结果上了套也不知道。此外,民主党选民大多为社会的中下阶级,他这样的外表也很容易和选民们打成一片,而不会有高高在上的疏离感。懂得人情冷暖、世事艰辛——这些底层打拼经验也成为他投身政坛的一大优势。

政治最肮脏:dirty job谁来做?

dirty job,“脏活”,是美国大选里的政治术语。美国总统大选,各有各的招数,我们在明面看到的是竞选总部精心投放的电视广告,报纸专访,志愿者活动,看起来文明绅士洋气上流。可是当你深入选战,就会发现一些不和谐因素。比如对于竞选对象的恶毒人身攻击。

举例来说,奥巴马竞选总部就会有攻击罗姆尼的海报,上面画着一只可怜巴巴的小狗,旁边添油加醋道“狗都讨厌罗姆尼。”这是因为罗姆尼孩子多,他有5个儿子,当年一家人出去郊游车里坐不下,就只好把狗放在车顶。对于大部分爱狗狗的美国人来说,这对动物是很残忍的。

当然,罗姆尼竞选总部也不是吃素的。他们也针对虐狗的话题回击道,“狗不喜欢罗姆尼,但是奥巴马吃狗肉。”这是因为奥巴马出生于印尼,当地有吃狗肉的风俗。这样的攻击一石多鸟,首先就事论事针对虐狗,表现出奥巴马连狗肉都吃,在动物权益保护方面可谓主观恶性更为严重。此外,这也映射了一个选战中核心问题,质疑奥巴马竞选总统的资格。奥巴马没有出生在美国本土,他的父亲又是肯尼亚人。奥巴马的国籍也是一直以来受人诟病的问题。

换言之,一个来路不明的外国人怎么能做美国总统呢?这总比虐狗严重吧。

不错,这种互贴大字报穿小鞋的人身攻击很下流。这种工作谁来做?竞选总部不会做,总统竞选总部会把这些工作外包给竞选公司。而按照美国有关法律规定,竞选总部只是提供资金,并不过问这些资金具体使用内容,只要报账不出现问题就好,甚至不能知晓外包公司的运做内容。这在美国选举法中有个专门术语叫做super pac。

最为自欺欺人的是,在Scott的竞选公司里,民主党竞选总部的工作人员有固定工位,他们都算是同事,然而同事之间不可以通邮件,不可以讨论具体工作。其实这怎么可能?我不相信他们之间可以做到不说话,别人打电话装聋作哑。由此可见,这就相当于竞选总部纵容,或者假外包公司之手,做这些脏活。我们在Scott的竞选公司还看到不少内容相当尖刻限制级的视频广告,他们会在YouTube上推广,以及在脸书、推特上发布造势,在社交网络上影响选民倾向。

敲门催票:选战制胜的“最后一英里”

美国大选不是请客吃饭。最终还是要说服动摇选民倾向转到民主党候选人,更为重要的是催促选民亲自去投票。

美国的政治传统是共和党选民天生政治意识强,不催也欢蹦乱跳去投票。而民主党的选民以弱势群体为主,因此很有必要去催票。这也就造成了共和党的竞选总部比较安静低调,而民主党的群众基础好,竞选办公室铺天盖地到处都是,里面志愿者积极上进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外行人初见到此,也许会感性得出民主党必胜的印象。冷静下来想想,付出这么多证明民主党太需要选民来投票了。这也从侧面说明,民主党的每一票都来之不易,如果没有这么大力度催动,恐怕民主党的得票率不会很高。

在Scott先生的带领下,我来到战场州维吉尼亚的一个小镇,跟他一起敲门拉票(canvassing)。此行可是让我开了眼界。

首先每组志愿者(2-3名)领一个信封,里面有50位选民的地址。这些民主党选民的数据来源于当地工会,需要挨家挨户敲门询问,比如你投票了么?记得11月6日去投票之类的。我们大约用了3个小时,走遍了一个中产社区。不过大多数选民都不在家,在家的选民大都比较礼貌。

其中有一户人家,令我印象最为深刻。他们家门口挂了一面海军陆战队的棋子,Scott说:“很奇怪啊,海军陆战队员应该是共和党啊。难道是地址错了?”我们走上前去,男主人正在车库那边做木匠活。我们拿着单子询问,他说单子上是他妻子。我们拿过去的民主党宣传资料会转交给他太太。原来这对夫妻的政治倾向是完全相左的,一个民主党一个共和党,共和党丈夫也很尊重民主党妻子的政治立场。这种“家庭民主”让我大开眼界。

不过,Scott又提醒到,要尽快离开这户人家,不要多问,不要拍照。因为共和党的海军陆战队员家里一般是持枪的。

每敲一扇门,要做统计。3个小时下来,累得两眼金星闪烁。没有在家的人,也要统计出来,然后有另外的志愿者再打电话确认。就这么一次一次,鼓动民主党选民投票。不过那天有意思的是,要求所有的催票工作要在下午1点前完成。因为当天下午有维吉尼亚州队的橄榄球比赛。Scott说,“宗教是最执着的,橄榄球则是美国的第二宗教。”而这之后,才是政治,才是总统大选吧。

专吃“竞选”这碗饭:民主真累

2008年,Scott帮助奥巴马竞选成功,尤其是在社交网络方面创造奇迹。之后,他离开了奥巴马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当老板,专做竞选业务。美国不但有总统大选,还有议员的选举,吃选举饭就是一个稳定发展的行当。而他,当然就是行家里的行家。2012年,他的公司又开发出手机短信业务和手机竞选广告业务,可谓是玩转无线互联网。

今天,奥巴马竞选连任成功。整个美国在兴奋之余,也渐渐回到冷静状态。生活还在继续,选举只是一场政治秀,终于告一段落。而当你看透中间种种纤毫细节,加上身体力行实践一次,必然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民主真累”。

(此文仅供腾讯网使用,谢绝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雨嘉听众:
    #美国大选# 07日手记【The City 系列之亚利桑那——美国大选那些见不得人的“脏活”】奥巴马竞选总部有攻击罗姆尼的海报,上面画着一只可怜巴巴小狗,旁白“狗都讨厌罗姆尼。”因为罗姆尼有五个儿子,当年一家人郊游车坐不下,把狗放在车顶…(推荐关注腾讯新闻《#美国印象#http://url.cn/5GJCH6
    2012-11-07 17:49:05
相关专题: 2012年美国大选

相关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angeliaw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