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美外交官芮效俭:美需适应中国在崛起中的自信

文/安替 雨嘉

11月2日,美国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所主任芮效俭大使(J·Stapleton Roy)在华盛顿特区的办公室接受了专访,详述中美关系遇到的问题。芮效俭1935年出生在南京,1991-1995年任驻华大使,1999年任助理国务卿。他办公室桌上放着有些翻旧的《习仲勋传》,墙上挂着温家宝总理为基辛格撑伞的照片。

中美关系是美外交中最重要的关系

记者:您出生在南京,又是1990年代驻华大使,对中国观察已久,这两段经历应当让您对中国有非常独特的认识吧?

芮效俭:其实是三大段。抗日战争时我是3-10岁,所以有抗战时期中国的记忆。1948年我们返回中国,中共建国时后还在中国待了一年,直到朝鲜战争爆发才离开。后来我返回中国3次,文革中、中美复交之后我来北京建立联络处,任使团副团长1年半,然后就是1991年我任驻华大使4年。

我从不同历史阶段介入观察这个国家,因此我会把今日所看到的中国,和我孩童时代的战乱和革命联系起来。我对中国变化的总体印象是正面的,因为我看到了生活水平和过去比有很实质的增长。

现在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增长迅速,中美双边关系越来越重要,也遇到越来越多的困难。大国本身互相既有很多共同利益,也有很多不同。

我认为中美关系是美国所有外交关系中最重要的,我不认为中美会注定成为敌对国家。完全可以避免走向敌对,但需要两国最高领导层展现领导力。

两国都有不同观点,有些美国人认为中国崛起威胁美国,有些则认为在中国强大时两国也能保持友好的合作。我也知道在中国你们也有不同的对美观点:有人认为美国是在遏制中国、拖慢中国发展,有人也认为中国可以和美国进行合作。领导人可以通过如何处理双边关系来影响国家的“态度”,如果是鼓励人们持有负面对外观点,那么就很难避免两国走向敌对。

美国应适应中国崛起中的自信主动

记者:中国这种态度变化,您觉得合理吗?

芮效俭:在大学里我学的是历史,因此我会把中国态度变化和其他国家对比。崛起国家有基本的模式,在变得更加富强时,会更加自信主动。

和其他强国崛起过程相比,中国的崛起是平和的。日德在崛起过程中给周边国家带来巨大悲剧,同时也是自身的悲剧。

大选中指责中国是羸弱领导力的表现

记者:您如何看待美国大选中的“指责中国(China Bashing)游戏”。

芮效俭:我认为以这种方式对待中国是错误的。领导人有责任创造舆论支持明智的政策,“指责中国”游戏完全相反,它让最重要的外交关系恶化,是羸弱领导力的表现。

记者:如果罗姆尼上台,会有什么样的对华政策;如果奥巴马连任,是否会有新的对华政策?

芮效俭:我们等着看结果。但以我所见,如果罗姆尼当选,会认真对待所肩负责任,他选战时的有些话对美国国家利益并无好处,如果像我所想的那样是一个聪明的总统,会意识到真正那样去做并不明智。之前的总统们,都会经历这样的过程,最终发现和中国共处要比和中国作对好。我对此并不悲观。

美国政府从未放松过关注亚洲

记者:为什么奥巴马政府把之前宣称的“亚洲战略转向(Pivot to Asia)”悄悄改成“再平衡(Rebalance)”?当初政策制订的目的是什么,到底是军方主导还是包括国务院和商务部在内的多方主导?

芮效俭:“战略转向亚洲”和“再平衡”的实质内容没变,只是措辞有变化。包括我在内的一些人并不喜欢“战略转向(pivot)”这个单词,因为这意味着之前我们在其他地方、现在返回亚洲,这并不是事实。

(此文仅供腾讯网使用,谢绝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2年美国大选

相关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angeliaw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