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奥巴马竞选总部亲历记:大政治难顾小选民

文/美国特派员王燕

核心提示】在我工作的6小时,即两个班次间,我大概拨通近100个电话。粗略统计,明确表示会支持奥巴马的约10%,支持罗姆尼的2%,而拒绝交流的选民达50%,甚至更多。还有部分为周末外出不在家的选民。

疲惫的一天。

晚上8点,我从奥巴马位于芝加哥竞选总部的电话志愿者中心出来,右耳轰鸣,右脸发烫。

从下午2点开始,我在这里打了6个小时电话,帮奥巴马拉选票。

注册程序简单人人都可以做志愿者

电话志愿者中心是从奥巴马芝加哥竞选总部独立出去的一个中心,距离竞选总部的大楼约10分钟车程,位于一座大厦的第七层。看到年轻的女孩子来问路,不用开口,楼里的服务生就会说:

“我知道你是为奥巴马来的,请上7层。”

没有任何安保措施,除了几张小得可怜的皱巴巴的海报外,这里倒很像国内的房屋中介中心。

无需多言,我在一本来客登记册和一本志愿者资料册上写上自己的名字、电话、地址和邮箱后,我就是奥巴马拉选票的志愿者了。

老人妇女居多黑人志愿者占大头

在这个近100平米的大厅里,有几十名志愿者已经在工作了。从人员组成来看,妇女、老人、黑人占大多数。她们多是奥巴马的铁杆支持者,所以愿意奉献周末时间来助选。

每人一台电脑,一部接在电脑上的手机,一张写着标准拉票对话的介绍纸,仅此几样,我就可以为奥巴马拉选票了。

工作人员跪在地上教每一个新来的志愿者如何登陆电脑系统,用怎样的语调讲怎样的语言来给选民打电话,提醒他们投票给奥巴马。在选前3天,两个候选人都靶向摇摆州。我今天要电话的所有选民都来自九大摇摆州之一的威斯康辛州。

电脑会自动拨通选民电话,我首先需要礼貌地介绍自己、问候选民。

“早上好,我是xx,我来自奥巴马竞选团队,你好吗?我想提醒你周二去投票。。。。。。我想知道,我是否可以把你的选票算到奥巴马总统的选票里去?”最后这句是重点,如果选民说:“可以,我已经投票奥巴马。”那么,我需要在电脑的“反馈”选项里选择“奥巴马的铁杆支持者”(strong obama)。

同在选项里的,还有“不在家”、“拒绝”、“没决定”、“支持共和党”等近10种情况。“支持共和党”这一选项是所有志愿者不愿意听到的,但她们也会礼貌地说“我们非常尊重并欣赏您的决定,当然,更愿意听到您改变主意。”

选民“拒绝”占多数有人被扰近10次

志愿者的工作是以3小时为单位计算的,也即每来签到一次工作3小时,算一个班次。如果累计工作9小时,达到3个班次,志愿者可以免费获得一张奥巴马6日晚演讲的入场券。

在我工作的6小时,即两个班次间,我大概拨通近100个电话。粗略统计,明确表示会支持奥巴马的约10%,支持罗姆尼的2%,而拒绝交流的选民达50%,甚至更多。还有部分为周末外出不在家的选民。

大多数选民会在志愿者讲完话前挂掉电话,也有选民明确表示:“这是我今天收到的第10个电话,我希望你们不要再打来。”

我注意到,身边的志愿者跟选民的对话非常有趣:

“你今天好吗?”

“糟透了。”

“哦,抱歉,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你们一再打来电话。”

两党候选人把总统选举当成了天大的事情来做,造钱暂且不提,一定程度上确实干扰到了选民的生活。有一个选民甚至在电话里尖叫着说:“你们要把我搞疯了!(you drive me crazy!)”我能想象并理解选民的烦躁、厌恶。

Youtube上最近有一段视频很火。摇摆州科罗拉州4岁女孩阿比吉尔再也受不了大选的广告和新闻了,当再听到关于大选的新闻后,小萝莉哭了,她啜泣道:“真是受够奥巴马和罗姆尼了!”

其实小萝莉甚至不能读准确奥巴马的名字。

志愿者们很卖力,我看着颤颤巍巍的黑人奶奶被扶着走出志愿者中心,我也看到妈妈带着还在玩游戏机的儿子来做志愿者,很感动。但这样的选战确实太过漫长,环节多样,而且密集。这半年来,选举已经渗透到每一个普通选民的生活里了。

从心理周期讲,选民或许早已进入烦躁期,心理饱和期已过。

如果说民主是有代价的,这就是吧。政治很大,选民很小,大政治永远难以照顾到每一个小选民的感受。

(此文仅供腾讯网使用,谢绝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2年美国大选

相关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angeliaw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