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我为什么要投奥巴马和民主党一票?

【名家/新秀】(财新专栏作家 薛海培)1987年我到美国威斯康辛大学读研究生。说实话,当时对哪一党派最合适自己真没有太多概念。当时是老布什执政, 我挺喜欢他的,不仅仅是因为他和中国有着较深的渊源, 同时也觉得他和那时的共和党的精英阶层一般在经济和财政政策上较为保守, 但是在社会价值和文化议题上尚能持有开放与进步的姿态, 尚代表美国大多数人的价值取向。如果我当时有选票, 我想我很可能会是共和党人。

但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所谓里根革命和伴随而来的美国保守势力运动其实已在一步步地改变着共和党, 改变着除东西海岸外相当部分的美国。三十多年过去了, 今天的共和党已经和我当时了解 的以老布什为代表的那个共和党相去甚远, 甚至可以说是面目全非了。当年共和党内的精英阶层和相当部分的基层选民是所谓的“新英格兰共和党人“(New England Republicans) , 也就是那些在经济财政政策上相对保守而在社会文化和价值上相对开放的美国人。你也可以说他们是一些相对传统, 但是并非保守的美国人。今天,他们作为共和党的一大势力团体已经不复存在了。他们要不然成为了民主党人, 要不然就是成为独立或无党派人士, 只有少数还留在共和党内。而过去新英格兰地区每一届国会总会有十几二十个温和派的共和党籍的国会议员, 到今天他们作为一个政治群体已基本上从地球上消失了。

这三十年共和党的变化对我的影响也很大。我从一个较为喜欢老布什的新英格兰共和党人,不知不觉间已经成为一个较为倾向克林顿和奥巴马的民主党人。但仔细一想, 我觉得更为准确的说法是我并没有离开共和党, 而是我所熟悉的那个共和党离开了我。今天的共和党,从基层到精英早已闻不到一点“新英格兰共和党人”的气味了。取而代之的, 是一种以白人为中心, 以右翼基督教为精神力量, 以右翼基督教徒为基层选民, 以保守的美国或美国第一为抗拒拥抱世界的堡垒,以不讲社会正义和公平的减税为唯一的经济和财经原则, 以教义取代科学, 只讲GDP和开发而无视威胁人类的大气和环境恶化, 以到处展示肌肉和单边好战取代软硬实力相结合的外交, 由传统转向保守, 这就是今天的共和党。这也是小布什的共和党。从老布什到小布什, 父子两代的变化正好是共和党这30年变化的最佳写照。

与此相反,当共和党上世纪80年代开始向右转向的同时, 民主党则从90年代, 在克林顿睿智的领导下, 开始调整民主党在60年代到80年代常常过于激进的左倾政策, 开始了把民主党从左倾色彩非常强转向美国社会政治的中间地带的历史性转折。随着东欧社会主义集团的垮台和冷战的结束,克林顿主政的90年代可能也是美国现代史上在外交、经济、科技和政治上最为辉煌的十年。这也可能是美国历史最后一个如此辉煌的十年。一句话, 从两党的动态变化角度讲, 当共和党在一步步地向右靠拢的时候, 民主党正在渐渐向中间靠拢。

可是好景不长。2000年小布什上台和9.11恐怖主义袭击再次大幅改变了美国。 在经济上, 美国经济多年来过度透支,积重难返, 加上小布什大幅减税, 而同时又在两个战场开战, 使得美国的财务状态进入空前的困境。等到2009年金融和房贷危机爆发时, 美国的平均中等收入不是进步, 而是退步到1996年的水平, 也就是说,美国人民失去了13年的收入成长,这在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历史上都是罕见的。而在外交上, 小布什的所谓“新保守主义”和“单边主义”大行其道, 穷兵黩武, “你不是我的朋友就是我的敌人”,并以美国的面目去改造世界,结果使得美国在小布什年代像过街老鼠一样, 在全球范围内广为不受欢迎。至此, 从老布什到小布什,共和党已基本完成了从里根开始的保守主义嬗变,从一个较为传统的政党蜕变成一个十分保守的政党。

回顾起来,克林顿与小布什两人的政策差异就是今天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最鲜明的差异。都是两个八年执政, 美国社会的进步与退步,美国两党的嬗变与转向, 反差之大是不言而喻的。有一形象说法, 说民主党像是慈母, 而共和党则像严父。这还真有点道理。问题是今天的共和党, 经过三十年的嬗变, 正日益变成一个过于粗暴和严厉的父亲。

好了, 讲了一大圈, 还是回到我们文章开始时的标题:我为什么要投奥巴马和民主党一票? 毫无疑问,不投共和党的票, 并不意味着要投奥民主党的票。我对民主党的一些倾向和政策也是一定程度的“持不同政见”, 但是我深信参与民主党并进而改造民主党的可能性要远远大于参与共和党并进而改造共和党。而一个政党对本党籍的总统是有很大的影响和约束的。

奥巴马的四年, 尽管不尽人意, 但是那主要是大的经济环境造成的。相对于罗姆尼反对美军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 奥巴马极力坚持美军撤出伊拉克和阿富汗; 相对于罗姆尼的穷兵黩武和强军政策, 奥巴马认为要调整并缩减国防开支; 相对于罗姆尼不顾美中关系的重要性,整天不负责任地攻击中国, 奥巴马对华政策基本上能保持平衡与理智; 相对于罗姆尼只知道减税而不愿意开发财源来降低政府赤字, 奥巴马要对富人在过去三十年不断减税后增税以降低财政赤字; 相对于罗姆尼只知道无原则地照顾大企业利益,奥巴马愿意为了整体社会利益和环境保护可以向大企业说“NO”。所有这些, 你觉得对美籍华人来说, 在他们两人之间作出选择困难吗? 对我来说这并不是很难的选择。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再投奥巴马和民主党一票。■

(财新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2年美国大选

相关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jeffzha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