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2012年美国大选 > 正文

“乡巴佬”政治——美国大选观察(14)

2012年10月24日10:14财新网[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名家/新秀】(财新专栏作家 吴谦立)我不是一个政治学者,也没有做过社会学研究,不过依据我的观察,就整体而言,美国民众的文化似乎属于“乡巴佬”式的文化,政治也就是“乡巴佬”政治。

  首先说明一下。这里的“乡巴佬”并不是说他们是小农式的“乡巴佬”,而更多的是具有山野村夫那般的特质;而且这里是指前文说过的那些普通百姓“皮”们,至于精英“毛”们需要另当别论。

  因为是“乡巴佬”,所以美国民众有淳朴、善良、同情弱者的一面;同样因为是“乡巴佬”,他们又有勤劳、尚武好斗同时却夜郎自大、其实自身不开眼的一面。

  在这样的文化下面,美国民众在政治上的表现也是“乡巴佬”式的:因为淳朴善良,就有道德上的追求;因为夜郎自大,就有头脑简单、看问题非黑即白的一面。

  这样的文化、政治反映在国内政治上面,就是民众会关心总统的裤子拉链有没有拉好。这在他们老于世故的欧洲表兄弟们看来,很是有些滑稽可笑:拉链没有拉好的总统多了去了,克林顿只不过是自作孽,加上品味低才东窗事发的,何必非得吃着自个儿的饭,操着希拉里的心呢?

  反映在外交上面,就是和全心全意唯利是图的英国人相比,美国人在追求自己国家利益的同时,也会时时高举道德的旗帜。有时候道德高调唱得让人觉得虚伪,这在左派民主党人身上特别明显,比如为环境保护奋斗终身的戈尔却被人发现仅仅在他田纳西州那个家的电费就高达每个月将近2000美元。但另一方面,绝大多数美国人从心眼里认为自己的制度是最好的制度、自己的生活方式是最好的生活方式、美国就应该是全世界的榜样,总有一股要向全世界推销自己生活方式的冲动。这样,一旦尚武好斗的野性发作,就让人觉得其霸道得讨厌,这主要出现在共和党里的右派当政时期。

  美国人的夜郎自大使得他们传统上对于外部世界没有多大兴趣,因此虽然美国仍是世界上第一强国,但是总统竞选里面外交政策很少情况下会占主要地位,即使是冷战时期,国内政策的支持率依旧是候选人是否当选的更加重要的指标。今年从要到已经有部分民众投票后的第三场候选人电视辩论才讨论外交政策也可以看出这一点。

  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治人物。大概只有在美国,才会出现萨拉 佩林这样的人物,可以大言不惭地把“从我家后院可以看见俄罗斯(I can see Russia from my backyard)”作为自己具备外交经验的铁证。

  民主、共和两党分别代表了美国民众这两面文化的一部分,因此它们的基本群众也各有不同。一般而言(这只是概率性的总体描述,具体到个人未必准确),依性别划分,女性选民容易支持民主党,男性则更容易青睐宣扬自我奋斗、对外强硬的共和党;依种族划分,目前依然占据多数的白人比较倾向于共和党,而少数族裔容易支持民主党;依年龄划分,需要政府照顾的老年人以及刚入社会愿意接受新鲜观念的年轻人喜欢民主党,而既有工作又需抚养家庭的中年人更接受共和党的小政府主张;依收入划分,高收入者自然接受减税的共和党,而低收入者尤其是劳工阶层更喜欢主张大社会的民主党;依地域划分,和外界接触比较多的东西海岸尤其是大城市及其近郊,民主党占据主导地位,而相对封闭的中西部尤其是远郊,则是共和党的天下;依职业划分,金融界、宗教界以支持共和党为主,而职业要求不断创新的学术界和思维不受禁锢的演艺圈主要是民主党的拥趸。

  从政策层面来看,一般情况下,外交似乎是民主党的短板、共和党的“长项”,因为前者总是试图在道德层面上占据制高点,讲究国际上的多边合作,希望美国具备一个领袖、照顾众兄弟的老大形象,因此有时显得“软弱”、“没有魄力”。比如这次被罗姆尼用来攻击奥巴马的美国驻利比亚大使遇难一事,奥巴马政府持比较谨慎的立场,刚开始并没有把这件事称作“恐怖袭击”,甚至有的场合下把它定义为“一部录像引发的血案”,相反只是泛泛地提出任何恐怖行动都会受到惩罚,三个星期后查明信息后才宣布这是一次恐怖袭击。

  而后者则更具好斗的特性,与军火工业、能源工业走得更近,在“该出手时就出手”方面也就更加干脆利落,让普通民众觉得更爽、斗争立场更坚定。小布什就是这种好斗的牛仔代表。“9.11”之后,他立即向全世界宣布各个国家如果“不是我们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敌人(you are either our friend or our enemy)”,随即就纠结愿意出手相助的小兄弟们开进了阿富汗。当他想出兵伊拉克时,随便炮制了一些对方具有大规模杀伤武器的“证据”后就动手了。

  除了家庭价值、宗教信仰等少数领域以外,社会议题一般而言是共和党的短项,强调个人勤劳奋斗的共和党容易显得傲慢、“爱”心不够,从这点讲,我相信罗姆尼47%谈话确实是他的真心话——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事实。一向宣扬照顾弱势群体的民主党则容易在这方面得分,比如许多民调都显示,奥巴马在社会问题和个人魅力方面保持着强劲领先优势,选民们认为他更有同情心、更亲切。

  了解了这些,就比较容易理解两位候选人在今年三次电视辩论上的表现。第一次辩论里面,除却奥巴马明显不在状态里面这个因素之外,由于主要是讨论经济议题,在野的罗姆尼可以游刃有余地攻击对手已经实施的政策。在目前经济形势不佳的情况下,在野党容易表现得占据上风,罗姆尼说话占用的时间也超过了对方。

  第二次辩论涉及一些社会性议题,奥巴马说话的时间就比罗姆尼多出了三分钟。罗姆尼在面对一位女性选民关于如何做到让女性享受同工同酬、免遭职场歧视的问题时,就显得有些火力不足,最多只能讲讲当初他在州长任上组阁时,如何请妇女组织给他“一文件夹的妇女(a binder full of women)”,然后从中挑选优秀人才组成他的内阁团队。这一用词颇受妇女组织的攻击, 因为这句话听起来像是在施舍,而且也说明平时他心里就没有真正留意女性人才。事后也有观察人士指出,他在初上任时确实在内阁42%的职位上任命了女性,但是后来内阁出现调整时,再任命的新人选里面就只有25%为女性了。还有人翻出以前初选时的资料,那时罗姆尼明确表示如果国会通过禁止堕胎的法案,他会立即签署。相反,在这个议题上面,奥巴马就可以轻而易举地侃侃而谈女性遇到的家庭问题、健康医疗保险、幼儿保育等议题,并把它上升为全面性的经济议题,完全一副悲天悯人的好男人样子。

  也许意识到前面没有回答好,在后面一位女性选民质问他和小布什有什么区别时,罗姆尼必须首先补充前面关于女性问题的回答。在一位拉丁裔选民问到移民政策时,罗姆尼则强调他会给予获得高学历、有技能的移民更方便的机会,同时杜绝非法移民,这明显很难符合拉丁裔选民的口味,而且奥巴马随即就指出罗氏在初选时对待移民的立场其实还要更加强硬。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就像前面那个女性问题一样,罗姆尼只能在奥巴马攻击后做些技术性的说明,但是说服效果就差多了。随后,他居然说着说着就跑题地谈起了奥巴马的退休账户里面肯定也有投资于中国的部分。

  当选民质问奥巴马为什么没有兑现四年前禁止武器的诺言时,从道理上讲这本应让奥氏为难,但是罗姆尼基于共和党传统的维护持枪权立场,却只能从希望每个家庭齐全从而可以给小孩正确教育、更好地消灭贫穷来谈,这虽然有道理,而且是根本之道,但明显地不会让中间民众满意。在主持人指出他在州长任内也签署过禁止枪支法案时,他只能勉强回应说这表明他能够把双方撮合在一起。最后,奥巴马还可以在作结束演讲的一分钟里面,突然再度谈起对手关于47%谈话的议题,提醒大家对手的冷酷。这样,罗姆尼第二场表现不如第一次就在情理之中了。

  一般而言,在野时的共和党人容易在外交议题辩论上面占据上风,因为候选人完全可以不顾一切地表现出强硬姿态,以满足民众简单、肤浅的虚荣心。据说,本次大选从一开始,奥巴马的助手就认为国家安全将是他最容易遭受攻击的议题,尤其是因为他的政府和以色列政府关系明显不如小布什时期。前文说过,犹太人在美国的势力远远超过其人口比例。所以,第三次辩论一开始,奥氏就连连主动表示他认为以色列是美国的坚强盟友,自己四年前作为总统候选人访问以色列时就参观了大屠杀纪念馆,并且强调他的政府资助了以色列的铁穹导弹系统。(Iron Dome)。

  但是,罗姆尼毕竟是个比较温和、理性的政治人物,他在大部分外交政策上的主张其实和奥巴马相近,因此只能在一些技术细节上面攻击对方。比如他旧事重提地攻击奥巴马上任不久出访海外时,一再表示美国许多时候在外交上表现得“傲慢(arrogance)”、“独断专行(dictating)”的言论,由此把奥氏的出行称为“道歉之旅(apology tour)”,并且强调说美国没有“独断专行”,相反把许多国家从“独裁者(dicator)”手里解放了出来。好在经历过伊拉克战争和眼下经济危机的冲击,现在的美国人和12年前相比,不再那么狂妄自大。否则,仅就奥巴马出访日本和天皇握手时90度鞠躬一事,大概就能被人攻击得体无完肤。

  罗姆尼本人温和并不代表共和党所有人都理性。他在解释目前美国海军舰艇数目少于1916年、空军规模小于1947年,因此必须增加国防预算时,奥巴马讥讽地回应道美国军队目前的战马、刺刀也少于以前。随即,罗姆尼当初的党内竞选对手桑托罗姆(Rick Santorum)和凯恩(Herman Cain)都在各自的推特上表示,奥巴马过于软弱,“就是喜欢向其他国家退让(he just likes bowing to other foreign leaders)”。

  外交事务在本次大选不是重要议题的另一个迹象就是在回答美国在世界上应该扮演的角色时,两个人都表示美国必须是世界的领袖,都对以色列表示强力支持,对伊朗表示寸步不让,但是随即又都转入国内经济议题。按罗姆尼的话说就是,好的外交政策必须以良好的经济为基础。奥巴马在论述教育必须是长期竞争的根本时,赢得了辩论所在地佛罗里达州女性摇摆选民的强烈好感。

  有些意外的是,我们中国人最关心的问题到最后才出现。虽然主持人有引导嫌疑地提及中国正在崛起,然后才问他们美国目前最大的国家安全威胁是什么,但是两位候选人都表示“中国可以是个对手,但是如果中国按规则行事,也可以成为我们的伙伴(China can be an adversary and a potential partner , if they are playing by the rules)”。随即,罗姆尼重申他会将中国界定为货币操纵者,并且表示鉴于两国目前的进出口状况,美国不害怕贸易战争。从电视屏幕上可以看出,这番话语颇得男性摇摆选民的支持。

  就辩论而言,奥巴马在气势上占据了上风,但是他一再试图把罗姆尼与小布什联系起来的策略没有奏效,后者基本上展示出了一个国家领导人、军队统帅应有的理性和格局。

  看样子,即使罗姆尼当选下一任总统(虽然看上去几乎不可能),这群“乡巴佬”的领导人也不会再是一个莽撞的牛仔。这是美国之福,也是世界之福。

相关专题:

2012年美国大选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irenew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