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中国船员在泰遭劫 > 正文

湄公河惨案主犯糯康翻供 否认下令杀中国船员

2012年09月21日03:34新京报[微博]张寒我要评论(0)
字号:T|T

湄公河惨案主犯糯康翻供 否认下令杀中国船员

9月20日,湄公河“10·5”案件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图为庭审现场。中新社发 张浩林 摄

湄公河惨案主犯糯康翻供 否认下令杀中国船员

昆明市人民检察院对糯康、桑康、依莱、扎西卡、扎波、扎拖波6名被告人分别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运输毒品罪、绑架罪、劫持船只罪依法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中新社发 张浩林 摄

“我没有跟他们去。他们自己去的。他们不听我的话,我没有指挥他们。我事后看电视才知道。”——糯康

“他(糯康)让我做眼线,踩点,联系泰国军人。盯梢的是一艘,结果和糯康联系的时候有两艘。糯康说,两艘都干掉。”——依莱

所属分类:新闻
新功能放大观看

新京报讯 “案件是泰国人干的,我事后看电视才知道情况”,昨天上午,糯康身穿灰色长袖T恤面色平静地站在被告席上,回答公诉人的提问。糯康当庭否认策划实施杀害中国13名船员。

昨天上午,湄公河“10·5”中国船员遇害案在云南省昆明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开庭第一天,进行了法庭调查程序,并对13名外籍证人做了身份核查。

否认:糯康自认老大否认策划

昨天,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戒备森严,法院内停有防弹车,法院的门口和法庭入口均有特警持枪守护。据法院工作人员介绍,在审理糯康集团案件期间,没有其他案件开庭。

昨天糯康集团六位被告人均在两名法警的押送下进入法庭,打开手铐,坐在被告席上,戴上了同声传译耳机,面前有话筒。除了同声传译之外,现场还有5名翻译,坐在被告席右侧,现场翻译六位被告人的回答。

第一个被法庭调查的是糯康。他神态一直显得比较放松,和其他五位被告进入法庭时没有任何神情上的交流。

公诉人李凌对糯康进行讯问。第一个问题问他是否是组织首领,他说是的,我是,他们都叫我老大,但当李凌问到桑康和依莱是否听从他的命令时,糯康说,“他们不听我的命令”。具体到“10·5”案件,他说,“我没有参与,他们自己去的”。这与之前他所做的有罪供述不同。

公诉人李凌并没有再进行细致地讯问,她表示在之后的环节会对他的犯罪行为进行举证。

随后,桑康的辩护律师刘和毕询问他“10·5”案件是谁的预谋时,糯康依然表示,“我是事后知道的”。

指认:3疑犯作案后获1万泰铢

昨天,除了糯康否认指控外,其他的五名被告人均对犯罪事实进行了供认,并多次提到糯康对“10·5”案件的安排。

在法庭调查的过程中,公诉人多次讯问组织老大是谁,是否可以未经他同意去做一些事情?五名被告均表示,糯康是老大,组织内的事情都需要经过他的同意。桑康、依莱作为糯康集团的领导层在回答讯问时描述了糯康在事件发生前如何安排,事情发生后如何向糯康报告,以及糯康如何交代他们不许告诉任何人杀中国人的消息。

作为直接参与武装劫船的扎西卡、扎波、扎拖波则表示,他们在劫船后,糯康给了他们一万泰铢的报酬,每个人分了五颗亚麻(一种毒品)。

举证:保护证人设特殊环节

昨天下午,六名被告人讯问结束后,公诉人进行了证据列举。在提到13名出庭作证的外籍人员时候,审判长表示,为了保护证人的安全,对证人身份的核对环节将不对外公开。随后,6名被告人和旁听人员均退庭。

公诉人李凌表示,由于13名证人大部分都生活在湄公河流域。而糯康集团还有一些人员在逃,为了防止糯康集团有人对他们进行报复,所以核实身份这一程序不对外公开。对于这13个人的身份,李凌表示他们不都是警务人员。

今天,他们将会根据审理案件的不同需要出庭作证。

■ 现场:

被害人家属反复追问 疑犯模拟枪杀时动作

昨天,“玉兴8号”船主何熙伦以两重身份参加了此次庭审。“10·5”案件中他的哥哥何熙行、嫂子陈国英均遇害。同时他也是2011年4月2日被劫持的船主的代理人。由于是代理人,在法庭上面对被告他有询问的资格。他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发言的被害者亲属。

他多次举手示意发言,审问依莱时,何熙伦终于有机会提问,他拿着话筒的手有些微微发抖,问道,为什么要对中国人蒙脸?依莱说不知道,具体实施劫船杀人不是由他负责。

到了审讯参与劫船的扎西卡时,何熙伦又接着问,“你杀人时候,看到几个人遇害,几个人活着?”当听说没看到其他船员时,何熙伦说,在你杀这个船员的时候,他说过什么没有。

昨天,在法庭上,承认直接向中国船员开枪的扎西卡和扎波。审判长要求他们站立比一下当时如何向中国船员开枪。

扎西卡站起身来身体转向右边,表示中国船员在右首边。他右手比画成手枪的形状,做出射击的动作。他说,他听到了一声惨叫,不敢看,之后补了第二枪。

扎波则在法庭上半侧着头,比画了他被翁蔑用手枪的枪托打了下脑袋。强迫他向中国船员开枪。随后他做出下蹲的动作,手举起来向着右上方射击。他说他射在了挡板上。

■ 反应:

糯康公诉人:否认策划惨案将难以酌定从轻

对于糯康庭上否认策划湄公河惨案,作为糯康的主公诉人,李凌表示之前也做过相关准备。李凌说糯康是一个心思很多的人,提审的时候能够明显感觉到。他经常回答一个简单的问题也会很久。

李凌说,糯康比较狡猾,心理素质也比较好。给她留下一个明显的印象是,在提审糯康时,他经常会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打量你。而且不会像其他犯罪嫌疑人那样不敢直视检察官。他的狡猾还在于,经过对他在提审中的一些观察,其实他是懂一点中文的,但是他努力让自己表现出不懂的样子。

当李凌向糯康讯问的时候,糯康并不敢直视她。“因为他以前是当着我的面供述过的”。但现在在法庭上,他居然连自己在集团内具有控制力都不敢承认。

李凌表示,糯康的当庭陈述并不会对案件的审理造成太大的影响。“一个集团的犯罪不会因为一个人的供述来定案”。李凌说其他人的供述有力地指认了糯康,而且在后面的举证方面,她将会一条一条地证明糯康的谎言。

李凌在最后一次会见糯康时,心里隐隐有感觉,糯康可能要否认。“因为好多问题他不愿意再回答”。

“也许这是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李凌表示这对糯康并没有好处,因为如果如实供述,会有酌定从轻的情节。但是糯康在法庭上做出否认的供述,而其他被告人都是如实供述。那在量刑的认定上将会对他不利,“难以酌定从轻了”。

糯康辩护律师林丽:最后一次会见糯康问刑罚

林丽8月13日成为糯康的辩护律师,会见糯康三次。对于糯康昨天在庭上的表现,林丽表示并不会对她的辩护造成影响。

她说每个案子开庭前都会考虑到各种情况的出现。糯康当庭否认策划惨案,她心理上也有准备,并不会特别惊讶。

她说在最后一次会见时候,糯康并没有明确的要否认的表现。她说糯康比较狡猾,说话总会弯弯绕。但在最后一次会见中,糯康曾问过林丽有可能判处的刑罚是什么样的。林丽当时向他解释这四种罪行根据刑法会做出的可能判决。

云南省公安厅法制总队总队长聂涛:有罪供述相对稳定

聂涛表示,在审讯过程中,糯康曾经也有过反复的行为。前期后期都会有。这和糯康狡猾的性格有关系。

但是综合对糯康审讯的总体情况来说,糯康的有罪供述和无罪供述比起来,要显得更加稳定和一致。

(本版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张寒 云南昆明报道)

相关专题:

中国船员在泰国遭劫杀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 高清组图:湄公河惨案开审糯康当庭翻供1/11
  • 高清组图:湄公河惨案开审糯康当庭翻供2/11
  • 高清组图:湄公河惨案开审糯康当庭翻供3/11
  • 高清组图:湄公河惨案开审糯康当庭翻供4/11
  • 高清组图:湄公河惨案开审糯康当庭翻供5/11
  • 高清组图:湄公河惨案开审糯康当庭翻供6/11
  • 高清组图:湄公河惨案开审糯康当庭翻供7/11
  • 高清组图:湄公河惨案开审糯康当庭翻供8/11
  • 高清组图:湄公河惨案开审糯康当庭翻供9/11
  • 高清组图:湄公河惨案开审糯康当庭翻供10/11
  • 高清组图:湄公河惨案开审糯康当庭翻供11/11
[责任编辑:lijiant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