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湖北大学生称陕西拒公开杨达才工资理由太意外

2012年09月21日01:04河北青年报[微博]蔡丽我要评论(0)
字号:T|T

  陕西拒绝公开“表哥”工资

  刘艳对回复表达不满,认为政府官员工资应属政府公开信息范畴

  在与全国网友等待近20天之后,昨天,湖北三峡大学在校生刘艳峰终于见到了陕西省财政厅关于是否会公开“表哥”杨达才的回复:杨达才个人工资收入事项,不属于陕西省财政厅政府信息公开范围。对于这个结果,21岁的邯郸小伙刘艳峰虽然早已料到,但对于不公开的理由却不满意。

  刘艳峰说,昨天下午她收到了陕西省财政厅的回复,这份回复加上标题只有100多字,核心的内容只有几十个字:你申请公开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个人工资收入事项,不属于陕西省财政厅政府信息公开范围。

  “申请发出之前我就想到了这个结果,但没想到他们不公开的理由会是这个。”刘艳峰说,政府官员的工资是纳税人的钱,应该属于政府的可公开信息范畴,而且目前杨达才事件牵扯到了人们的共同利益,这个时候更应公开工资。

  因在“8·26”延安特大车祸现场面带微笑,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深陷舆论风波,被网友“人肉”出在不同场合佩戴多块名表。杨达才对此回应称,自己确有5块名表,但均为个人合法收入购买。杨因此获称“表哥”。

  为此,刘艳峰向陕西省财政厅寄送申请表,申请公开杨达才2011年度工资。

  网上要求公开杨达才工资的呼声很高。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吕艳滨曾表示,杨达才的个人工资属于政府信息,政府应予以公开。不过河北省律师协会副会长侯凤梅昨日对记者表示,目前并没有相关法律要求官员公开个人财产,“既然没有法律规定,那么就应视官员的工资也属于其个人隐私,政府可以不予公开。”

  侯凤梅认为,还是应该通过纪检等检查和反贪部门对其财产进行调查,而工资只是财产当中的一项,政府也应将调查结果公开。

  文/本报记者蔡丽、耿硕

  河青访谈

  本报专访要求“戴表哥”杨达才公开工资的河北老乡——

  刘艳峰:我叫板的不是杨达才

  作为一名21岁的大二学生,刘艳峰因为要求公开杨达才工资而受到全国关注。昨天,记者电话专访了这位邯郸小伙,他说,他所针对的并不是杨达才本人,而是官员财产公示制度的缺失,希望更多的人加到他的行列,共同推动政府信息公开。

  “邮局罕见打电话说‘到了’”

  记者:我特别想知道你今天(9月20日)过得怎么样,因为今天你将收到一份很特殊的邮件,几乎全国网友都很想知道这份邮件的内容,而你是第一个知道这份邮件内容的人。

  刘艳峰:我上午照常上课,接到了几个媒体记者的电话,他们比较关注这件事,我心里也难免有些紧张了,必竟现在很多人都在关注这件事,重要的是,这件事是我做的。

  记者:什么时候接到邮件的?

  刘艳峰:今天(9月20日)下午两点左右,快递员直接把快件送到了我们学校里的邮局,当时十几位记者在邮局等着,邮局的人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取,我才知道回复到了。如果是以往,邮局的人肯定不会主动打电话的,呵呵。

  “不公开的理由让我意外”

  记者:拆开邮件时什么感受?

  刘艳峰:有一点点激动,是和我同学一起拆的,期望能看到工资状况。但是他们不公开的理由让我意外。

  记者:为什么意外?

  刘艳峰:按照我所学的知识,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凡涉及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参与的政府相关信息都应该公开。我认为在这个阶段是可以公开的。

  记者:有人说,工资是个人隐私。

  刘艳峰:但是政府官员的工资是纳税人的钱,应该属于政府的可公开信息范畴,而且目前杨达才事件牵扯到了人们的共同利益。这个时候更应该公开,如果真的像他所说的,购买的11块名表是个人收入所得,如果他的工资可以承担的起,我觉得他应该在这个时候公开,以洗清人们对他的误解。

  记者:在这件事当中,你学到了什么?

  刘艳峰:我受到了历练,之前,我把这件事看得很难,但事实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难。我认为,效应比结果更重要,我主要看重的是 ,现在有更多的人关注这件事,我就觉得很值得。

  “雷闯影响了我”

  记者:当初看到杨达才在延安车祸现场面带微笑的照片后有何感受?

  刘艳峰:我第一次看见时和很多人一样,有些气愤,我觉得在那种场合,现场的官员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的。

  记者:之后就开始关注杨达才了?

  刘艳峰:对,尤其是看到网友晒出他拥有的11块名表之后,有很多疑惑。因为按照中国公务员的正常工资,他不应该有那么多钱来买奢侈品吧?

  记者:我想很多人都有同样的疑问,但只有你想到了“申请公开杨达才工资”这样的方式去对待这件事情,你怎么想到的?

  ■刘艳峰:可能跟我学的专业有关吧,我学的是行政管理,会涉及到一些法律知识和政府行政工作之类的内容,我个人也有一些这方面的意识。还有就是,雷闯影响了我,他是最佩服的人。(编者注:今年4月,上海交通大学2研究生雷闯向卫生部等53个中央部门,提交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布各部门部长2011年全年工资总额和工资构成情况。)

  “希望更多的人和我一样”

  记者:那份申请发出之后你认为能得到杨达才个人2011年度工资表吗?

  刘艳峰:其实我也没有特别多的想法,但我估计多半是得不到,因为此前好像没有这样的先例,政府部门也不习惯这样。

  记者:明知道很有可能得不到,为什么还要去申请?

  刘艳峰:我觉得知情权和监督权是公民的一种权利,也是一种责任。据我了解,目前多半是一些专家在做这样的事,大众似乎关注得很少,但我认为这是我作为一名公民应有的权力,我觉得作为一名公民应该去行使自己的权利,我想到了,就应该去做,我想只有这样才会推进中国官员财产公开制度。

  记者:在这个问题上,你感觉身单力薄?

  刘艳峰:是。有人说我在叫板杨达才,其实我想说,我针对的不是某个人,我针对的是一种制度的缺失,就是官员的财产公开制度。在中国,还没有一部法规对此有详细的规定,中国队官员的财产监督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我觉得我们应该一起推进这个制度,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和我一样,加入到推动信息公开的队伍中。

  “没跟家人说,怕他们担心”

  记者:这个决定是你自己的决定,还是有人帮你出的主意?有没有跟谁商量一下?

  刘艳峰:没有,只跟我的一个同学说了一下,他和我一起去的邮局。

  记者:网上一些网友在力挺你的时候也担心你的安全问题,你感觉到安全问题了吗?

  刘艳峰:我自己没有,觉得没啥可担心的。但是一些老师和同学们提醒我要注意点儿。

  记者:家里人知道了吗?

  刘艳峰:他们不知道,我没跟他们说。也怕他们担心。

  “认为是对的,我就不在乎”

  记者: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刘艳峰:下一步我还没有想好,我的阅历还浅,可能会听听网友和老师们的意见,也会再咨询一下律师。其实,我希望自己能给大家带了一个好头,我希望得到更多人的支持。

  记者:很多网友猜你是学习很好学生?

  刘艳峰:我专业课(成绩)在班里是很一般,没什么特别的。我平时也没什么特殊的爱好,就是很关注公益,喜欢参加志愿者活动,接触了很多公益圈的人。

  记者:你平时关注时事吗?

  刘艳峰:是的,我每天都看国际国内新闻,我不想让自己变成井底之蛙。

  记者:有没有想过做这方面的毕业论文?

  刘艳峰:我目前还没想那么远,也许会吧!

  记者:有没有担心,别人说你是自我炒作?

  刘艳峰:很多媒体都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平时很少在乎别人的对我的看法,既然认为自己是对的,我就不在乎。

  文/本报记者蔡丽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inter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