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钓鱼岛争端 > 正文

中国新闻周刊:中国对钓鱼岛无必要再搁置争议

2012年09月14日10:01中国新闻周刊[微博]徐方清 孙冉 陈言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国新闻周刊:中国对钓鱼岛无必要再搁置争议

中国新闻周刊第580期封面

  钓鱼岛?寸土不让!

  9月10日,日本政府不顾中方一再严正交涉,宣布“购买”钓鱼岛及其附属的南小岛和北小岛,实施所谓“国有化”。在不到48小时的时间里,从中国最高领导人、外交部到国防部,集中释放强势的态度。这是中国领导层最高层级的发声,此前从未达到如此高级别。

  除了声讨,中国政府迅速发布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领海基线划定声明,并派出中国海监46、海监49船抵达钓鱼岛海域宣示主权。

  过去四十年,中日政府总体上遵循了已达成的“搁置争议”的谅解。

  但日本政府率先打破了这种默契。中国似乎已没有必要再“搁置争议”,无论从经济、外交、军事何种层面,中国都有能力和信心维护自身的领土主权和合法权益。

  日本“购岛”双簧现形

  一向注重维护两国关系大局的中国终于“忍无可忍”。 对于日方“购岛”的非法行为,中方一方面重申严正立场,另一方面,也积极展开有针对性的措施捍卫领土主权

  本刊记者/徐方清 孙冉 本刊特约撰稿/陈言(发自东京、北京)

  在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即将到来的时候,日本政府9月10日宣布“购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严重侵犯了中国领土主权。

  一向注重维护两国关系大局的中国终于“忍无可忍”。 对于日方“购岛”的非法行为,中方一方面重申严正立场;另一方面,也积极展开有针对性的措施捍卫领土主权,公布了中国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领海基点基线,随后派出两艘海监船宣示主权。

  9月9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当面向日本首相野田佳彦郑重指出,日方采取任何方式“购岛”都是非法的、无效的,中方坚决反对。日方必须充分认识事态的严重性,不要作出错误的决定。

  当地时间10日上午,正在伊朗访问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在与伊朗议长拉里贾尼会谈时应询介绍了钓鱼岛问题的由来和最新发展。吴邦国强调,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在钓鱼岛问题上,中方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中国政府和人民在维护领土主权问题上的立场是坚定不移的。

  同一天,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中国外交学院发表讲话时说,在主权和领土问题上,中国政府和人民绝不会退让半步。

  9月11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宁夏银川表示,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的公然否定,是对战后国际秩序的严重挑战。

  中国最高层领导人接连表态,明确释放出维护钓鱼岛主权的决心和信心。

  但东京都知事(东京市市长)的石原慎太郎和日本政府显然没有听取来自近邻的严正劝告,继续演出着一部百折千转的争购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的双簧。

  石原“购岛”破绽百出

  自今年4月18日在访美之际突然宣布要以东京都名义购买钓鱼岛后,石原慎太郎一直是日本“购岛”闹剧中窜到前台的主角,耍尽口舌和身段,但就在其和日本政府的购岛之争以后者的胜利而告终时,一直上蹿下跳的石原不仅没有灰溜溜地退场,反而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为政府捧起了场。

  “本来也是打算在东京都‘购买’后交给国家的,既然国家要‘购买’那就再好不过了。”9月5日,得知日本政府已与钓鱼岛私人“岛主” 栗原家族谈拢后,石原慎太郎在自家门前接受记者采访时向政府示好。而在石原4月份抛出“购岛”言论并呼吁日本国民捐款支持“购岛”行动后,他曾警告,要让在钓鱼岛问题上不作为的日本政府欲哭无泪。

  石原的“购岛”计划从一开始就露出了颇多破绽。

  选择在美国宣布“购岛”计划,石原意在借日美特殊的关系,扩大该计划在日本甚至是世界范围内的影响。

  “购岛”言论宣布后,石原向东京都各部门下达任务:找出“购岛”的合理目的。因为石原在美国所提的“保护国土”,难以成为东京都“购岛”的合理理由。根据日本地方自治法第一条,地方政府的作用是为住民谋求福利。“保护国土”,则是中央政府的职责。

  东京都政府很快找到了一些似乎能“说得通”的理由:第一,保护自然;第二,确保渔业资源;第三,开发自然能源。但是,这些理由依然牵强。

  6月,钓鱼岛私人“岛主”在媒体上发表了长篇手记,讲述了石原“购岛”一事的来龙去脉。日本人这才发现,石原谋划“购岛”已不是一天两天。

  早在上世纪,就有很多人想购买钓鱼岛,其中包括来自中国方面的民间资本。不过,“岛主”都拒绝了,因为其家族不希望钓鱼岛流失到“外国人”手里。

  因为年龄渐长,“岛主”担心无力一直守护该岛,故有意转让给政府。

  在就“购岛”和“岛主”接触过的诸多人里,石原是持续时间最久也是最有耐心的一个人。所以“岛主”对石原很信任,双方初步形成了“购岛”意向。

  但“岛主”也承认,石原“购岛”要面临诸多问题,其中包括必须要上岛对岛屿进行测量才能确定交易金额,而这就须征得日本政府的允许。

  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不符合地方自治法,也绕不开日本政府,石原的“购岛”计划从一开始就找不到出路。但石原还是义无反顾地出发了,他或许早就清楚,自己只需要跑好该计划接力的第一棒。

  “国有化”早有基础

  7月7日,“卢沟桥事变”的纪念日。就在这个中日关系中很敏感的日子,日本政府开始准备接过石原慎太郎递过来的接力棒,宣布拟将钓鱼岛“国有化”。

  此后至日本政府同钓鱼岛私人“岛主”签订“购岛”合同的两个多月里,日本政府一步步从石原背后走上前台。石原在9月5日认可了日本政府和“岛主”谈妥的“购岛”意向,这也意味着他至此站到了日本政府的身边或身后,将双簧戏舞台的中心位置让了出来。

  7月7日,中国外交部和驻日本使馆负责官员分别在北京和东京针对日方有关动向提出严正交涉,表明中国政府捍卫钓鱼岛领土主权的坚定立场,强调中方决不允许日方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采取任何单方面行动。

  此后,围绕钓鱼岛问题,中国外交部多次重申严正立场,强调日本对钓鱼岛采取任何单方面行动都是非法和无效的。中方要求日方停止制造新的事端,以实际行动维护中日关系大局。

  中国外交部公共外交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曲星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自1895年以来,钓鱼岛在日本政府和私人之间数次倒手,但不论其怎么倒手,都不会改变日方“窃据”中国钓鱼岛的性质。

  “中国的领土是不容日方随便进行‘买卖’的。”中国外交部亚洲司前司长张九桓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面对中方的一再抗议和交涉,日本政府依然执意进行其“购岛”进程。中日之间在钓鱼岛上的一次正面冲突,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到来了,也骤然加剧了中日之间的紧张态势。

  8月15日下午,9名香港、大陆保钓人士登上钓鱼岛随即被逮捕。8月17日,一共14人保钓人士被无条件释放。

  和两年前爆发的中日钓鱼岛海域撞船事件强调用国内法处理钓鱼岛事件不同,这一次民主党借鉴了自民党政权的经验。

  9月10日出版的新一期日本《朝日时代》周刊,透露了一份日本处理钓鱼岛问题的“绝密文件”。

  小泉内阁时期,2004年3月24日,7名保钓人士登上了钓鱼岛。日本警方第一次抓捕了保钓人士,两天后的26日,法务省迅速将7人驱除出境。

  “到了这年的6月,日本开始酝酿准备一个绝密手册,在今后发生同样事件的时候,让官员有个应对的方法。”《朝日时代》周刊报道说。

  从日本媒体报道的内容看,绝密手册的主要内容分三个部分,分别是阻止保钓船出航、在保钓船出海后的应对以及保钓船进入日本领海后的应对,共有9条。其中称,如遇对方使用投砍石头等危险手段进行反抗,即使没有妨害公务执行,也可以违反《入国管理法》实施抓捕;在对方停船时,可以使用高压水枪并用巡视船围截,并可根据对方的情况使用枪支。

  从8月15日日方媒体公布的海上保安厅舰艇夹击保钓船的图像看,小泉时代制定的绝密文件,在这次处理钓鱼岛事件中发挥了作用,自民党时代的政策得到了延续。

  让相对强调舆论多样性的《朝日周刊》发表这样的文章,“这样做能让日本民众知道政府有备而来,甚至准备动用武器,并不手软,同时也能对保钓人士起警示作用。”熟悉日本事务的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秘书长颜志刚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此时特意在《朝日新闻》系列的《朝日时代》周刊上披露绝密文件,且《朝日时代》周刊一反常态,发表了不署名的文章,可见日本官方及媒体均留下了充分的余地。此番中方民间人士登岛事件,也未像两年前的撞船事件那样,导致了日方尴尬收场的结局。

  2010年9月7日,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舰艇在钓鱼岛附近与中国渔船相撞。海上保安厅的直接负责人、时任日本国土交通大臣前原诚司下令:“按日本国内法处罚中方船长。”

  这和小泉纯一郎当首相时处理外部人士登钓鱼岛不一样,不是立即驱除出境,而是用日本国内法处理中方船长,显示出了民主党内阁的新变化。

  一位常年采访中日关系的日本媒体记者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我采访了一位日本官员。他说前原诚司在处理撞船事件的时候,曾经反复强调走日本的法律程序。”

  而自民党时代准备好的属于绝密级的中日间处理钓鱼岛问题的外交方法,“好像无人告诉在首相府负责日常管理工作的官房长官仙谷由人。”该官员称。

  事态愈发紧迫起来以后,民主党开始寻找解决的途径,这才发现,在与中国的沟通上,原来自民党具有的多种渠道,如外交的、民间的、宗教的、在野党的渠道等等,到了民主党时代仅剩下外交渠道一条。

  “中方强烈反对用日本国内法处理撞船船长后,日本就失去了与中国沟通的其他方法。”日本记者说。

  最后是冲绳地方法院决定息事宁人,立即放人,中国派专机去接回被抓捕的船长,渔船也被送回中国。

  “在渔船撞船事件的处理上,政府给日本外交脸上抹了黑!”在撞船事件处理完以后,《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多次在看日本电视转播国会辩论的时候,听到在野党政治家猛烈攻击民主党内阁。

  尽管未能给民主党内阁加分,但新政权毕竟尝试了一下与自民党时代不同的,“用国内法处理”钓鱼岛问题的方式,这为其后来对钓鱼岛实施“国有化”打下了基础。

  海峡两岸同保钓

  9月10日14时30分,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藤村修看到该出席会议的人都到齐了,便宣布开会。这天野田佳彦首相刚刚参加完APEC会议回到日本,但已经安排了其他活动。按日本行政习惯,首相不参加时,内阁会议便由官房长官负责召开。

  这次会议的名称是“关于取得及保有尖阁诸岛的相关阁僚会议”。本该参加会议的总务大臣因有其他事,派副大臣来听会,其他几位大臣,如外务大臣玄叶光一郎、财务大臣安住淳、国土交通大臣丹羽雄一郎依次坐下,大家对桌上放好的讨论资料并没有多看多议论,很快就对钓鱼岛的“国有化”问题做出了内阁的决定。

  记者俱乐部内,各大报的记者早已经准备好了电脑、录音笔,等着听藤村修发布会议结果。藤村修没多会儿就从会议室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一页准备好的稿纸。

  “尖阁诸岛是我国固有领土,不存在尖阁诸岛的领有权问题。”像背书一样,藤村修这么说,日本记者也就这么记录了下来。他的上述发言,手快一点的记者,按一个键便能把发言原封不动地从以前的记录里复制过来。

  日本政府正式决定“购买”钓鱼岛群岛中的三个小岛(日语称鱼钓岛、南小岛、北小岛)。对于钓鱼岛“行使维护和管理权”的将不再是现在的冲绳县石垣市,而是日本海上保安厅。 “在内阁官房的综合调整下,为了维持、管理尖阁诸岛的长期平稳与安定,我们建议取得并保有这些岛屿。”藤村修的这些话,似乎比平时多了几分“新意”。

  “维持钓鱼岛的长期稳定,以避免冲击中日关系的大局”,日本政府一直希望以这样的解释换得中方的理解。日本首相野田佳彦曾表示,日本政府“购岛”后,将不允许擅自登岛、不允许修建建筑物,最大限度地减少与中方的摩擦,

  日方这样避实就虚的解释显然不能让中方接受。

  本月底,中日邦交正常化将迎来40周年的纪念日。40年前,中日邦交正常化的谈判过程中,两国老一辈领导人着眼大局,就“钓鱼岛问题放一放,留待以后解决”达成重要谅解和共识。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大门由此开启。

  “如今日方的‘购岛’闹剧是拒不承认争议,是在开历史的倒车。”张九桓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从9月5日石原明确表示认可日本政府的“购岛”意向并将日本政府彻底推向前台开始,一边是日本执意推进钓鱼岛“国有化”,一边是中国各个层面的抗议、交涉和反制,中日间展开了密集博弈和交锋。

  自9月5日开始,在每个工作日举行的中国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关于钓鱼岛问题的问答从未间断。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一再重申,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政府捍卫钓鱼岛领土主权的决心和意志是坚定不移的,中方会采取必要措施维护国家领土主权。

  在9月7日的例行记者会上,洪磊就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当日下午乘直升机前往彭佳屿并发表对钓鱼岛问题谈话回答了记者的提问,称海峡两岸中国人和全体中华儿女都有责任维护对钓鱼岛的主权。

  彭佳屿距离钓鱼岛仅140多公里,马英九在彭佳屿致词时,痛批日方“购岛”是“违反国际法,是侵略、窃占行为”,同时呼吁岛内各界在东海议题上停止对立与内耗,团结对外。

  致辞中,马英九谈到钓鱼岛超过17次,而谈到彭佳屿仅6次。台湾一些媒体据此称,从这些数据中就能看出,马英九此行重在保钓。

  中方“最强烈反弹”

  距离今年5月访华刚刚过去了四个月的时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9月4日晚又来到了中国。不过,这次希拉里没能替美国完成“解铃还需系铃人”的任务。

  1951年,日本同美国等国家签订片面的“旧金山和约”,将琉球群岛(即现在的冲绳)交由美国管理。1953年,美国琉球民政府擅自扩大管辖范围,将中国领土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裹挟其中。1971年,日、美两国在“归还冲绳协定”中又擅自把钓鱼岛等岛屿列入“归还区域”。中国政府对日、美这种私相授受中国领土的做法从一开始就坚决反对,不予承认。

  希拉里此次访华前,曾被寄予斡旋中日关系、促使日本政府放弃“购岛”的希望。但日本将钓鱼岛“国有化”的进程未有任何停滞。

  9月10日和11日两天,日本先是由内阁会议正式决定“购岛”,后与“岛主”签订“购岛”合同,两项实质性的“购岛”动作引发了日本媒体所称的“中方的最强烈反弹”,中国最高层领导接连进行了措辞严厉的表态。

  9月10日,中国外交部部长杨洁篪在外交部紧急召见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就日本政府非法“购买”钓鱼岛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向日本外务省负责人提出严正交涉并递交了抗议照会。

  同日,中国外交部对此发布声明,称日方的非法“购岛”行为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严重侵犯,是对13亿中国人民感情的严重伤害,是对历史事实和国际法理的严重践踏。

  11日,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中国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就日本政府“购买”钓鱼岛分别发表声明,对日方的行为表示强烈愤慨和严厉谴责。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耿雁生同日发表谈话时表示,中国军队对此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抗议,并称中国政府和军队捍卫国家领土主权的决心和意志是坚定不移的。军方正密切关注事态发展,保留采取相应措施的权利。

  最受关注的是9月10日中方发布的一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领海基线的声明》,公布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领海基线。

  基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领海基线的划出将明确以下权益:基线以内为内水,基线外12海里为领海;12领海外12海里为毗邻区,独享海陆空主权;领海外200海里为专属经济区独享渔业资源;200至350海里为中国的大陆架,独享地下资源。

  “公布领海基线是国际通用的宣示主权、行使管辖权的方式,中方上述行为是针对日方‘国有化’钓鱼岛行为所采取的法律反制措施,意在以法制‘法’。日本政府‘购岛’是在法律层面对中国的一种挑衅,那么中国就在法律层面进行实质性地反制。如果日方要单方面在岛上建设施或在周边海域搞开发,那么中方也会相应进行反制。”曲星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中方不主动挑衅,但面对挑衅,中方也绝不吃哑巴亏。

  中国政府公布领海基线的声明还指出,中国有关部门将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开展常态化监视监测。

  “领海基线公布以后,必然会有一系列的执行措施,进一步宣示钓鱼岛主权属我。”张九桓说。

  自9月11日开始,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后收视率极高的《天气预报》节目中,将钓鱼岛及周边海域的天气预报纳入到国内城市预报中,内容包括温度、湿度、风速、风向、降雨量等气象要素。

  由中央气象台发布的钓鱼岛及周边海域的天气预报预报除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外,还将通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气象局门户网站、中国天气网、中国气象报、海洋气象广播电台等渠道进行发布。

  这天上午,两艘中国海监船已抵达钓鱼岛外围海域,将视情况开展维权行动,宣示主权。

 

相关专题:

钓鱼岛争端持续发酵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