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中国赛马场的狂热与落寞:多个亏损“抛荒”

2012年09月14日10:04时代周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赛马场”一度是个非常火爆的词汇,在广州、海南、成都等地区,都建有一定规模的赛马场。但由于国家禁止有奖赛马等原因,这些赛马场逐渐失去活力,有的成了汽车城,有的甚至成了猪圈。

中国赛马场的狂热与落寞:多个亏损“抛荒”

编者按:“赛马场”一度是个非常火爆的词汇,在广州、海南、成都等地区,都建有一定规模的赛马场。但由于国家禁止有奖赛马等原因,这些赛马场逐渐失去活力,有的成了汽车城,有的甚至成了猪圈。

值得探讨的是,在国家对有奖赛马尚未开禁的情况下,中国赛马场是否真的只有“赌马”这一条起死回生之路?

9月8日,香港新一季马赛,在位于香港新界东部的沙田马场敲响铜锣。尽管天降大雨,数万名马迷依旧冒雨观看了当天的十场赛事。

与此同时,远在1500公里以外的南京国际赛马场,作为2005年第十届全国运动会马术主赛场却已经荒废数年。事实上,直到2008年奥运会,该马场还被列为外国马术队赛前热身场地之一。

然而近几年,南京国际赛马场停办了所有马术赛事,转而将马场的沙地赛道及外围空地,租借给汽车销售商作为停车场使用。

偌大的马场中,不见骏马驰骋,却时时传出汽车引擎的轰鸣。草地赛道上的马蹄印,也逐渐被杂草覆盖,沙地赛道上则已是纵横交错的车辙印。

多个赛马场“抛荒”

当香港赛马骑手正在沙田马场搏命驰骋的时候,来自内蒙古的马术教练兴安,在南京赛马场的马房里显得无所事事。

临近中午,兴安用热水瓶在宿舍门口的地上洒着水,防止地上的灰尘扬起。兴安所住的“宿舍”,其实是由空置的马房简单改造而成。南京赛马场的马厩区共有八栋马房,可以容纳400多匹赛马。

目前,整个赛马场仅有40多匹马,根本用不了那么多马房。南京赛马场仅有6名分别来自内蒙古和新疆的马术教练在照看着马匹。事实上,对于赛马,本该有专业的养马员来饲养和照顾。“专门的养马员也没有了,全都是我们在照料。”兴安说。

就连赛马场里的绿化工人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公司对赛马场进行的只是“最低程度的维护”。

赛马场的现状,似乎也在印证这句话:草地跑道因为常年未修整,已经杂草丛生;马术赛场上的跨栏,也了无生机地斜倒在地上。“这栋楼已经快成烂尾楼了。”为汽车经销商维护新车的一位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他所指的“烂尾楼”,是指赛道边的一栋五层高楼。这栋楼原本应是赛场主看台,以及高档观赛包厢所在,建成后可容纳上万人同时观赛。如今,除了二层被用作南京赛马置业有限公司的办公区以外,其余部分基本还维持着毛坯房的状态。

南京国际赛马场,并非是孤例。

中国内地赛马场的建设高潮,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1991年,西安首先闯“禁区”开办有奖赛马。此后,北京、广东、海南、浙江等地相继开始建设赛马场,并举办有奖赛马活动。其中,广州赛马举办七年,建起了103个场外投注站,颇具规模。其慈善捐赠也达到3亿元。

直到2000年,中纪委、监察部对全国赛马场进行监督检察,关停了违法经营赌马的赛马场。2002年,公安部、财政部和体育总局等八部委联合发文,“严格禁止经营带有博彩性质的赛马活动”。

此后,如广州赛马场、海南桂林洋赛马场等全国多处赛马场在经历了90年代的热闹后,归于沉寂,另挪他用,有的甚至逐渐沦为家畜的饲养场所。少数赛马场即使没有荒废,也主要被用来开展业余马术运动,不再具备举办专业赛马的能力。

南京赛马场年亏数百万

南京国际赛马场于2002年立项,投资额超5亿元,占地1270亩。与上世纪90年代建成的赛马场不同,南京国际赛马场在当时的主要任务,是承办2005年在南京举行的第十届全国运动会的马术赛事。

公开信息显示,赛马场一期建设包括速度赛道、主看台、马厩区、越野障碍赛道、场地障碍和盛装舞步比赛区、运动员公寓区等6个部分。南京国际赛马场的归属方则为南京赛马置业有限公司,该公司由南京红龙集团和南京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建立。

2005年,第十届全国运动会在南京召开,南京国际赛马场承办了十运会的全部马术赛事。这一年,也成为该赛马场最为辉煌的一年。直到2009年,全国马术锦标赛都放在南京国际赛马场举行。此后,南京国际赛马场便不再承办该项赛事。

“主要还是不赚钱。”南京赛马置业有限公司一管理人员告诉记者。仅仅举办一场为期数日的比赛,根本无法维持赛马场日常的维护费用。

事实上,关于南京国际赛马场变成停车场的报道,在2010年,便已经见诸南京地方媒体。目前,媒体关于南京赛马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吴有红的说法,也基本来自2010年的报道。

“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会再被提起。”上述管理人员告诉记者,赛马场荒废的消息被再度提起,使得公司内部十分被动,“政府以为是我们主动找媒体诉苦。”

该管理人员透露,从2010年至今,赛马场的经营状况并没有好转,“每年的投入肯定超过上千万,靠出租场地,每年也就收几百万的租金”。据了解,目前赛马场出租的部分场地月租金约为70万元,即使如此,赛马场每年的亏损额依旧将近600万元。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南京赛马置业有限公司的最大投资方南京红龙集团,在近年已经逐渐剥离了其他业务,目前只有赛马场一个产业,能维持至今,全靠当年经营其他产业,积累下来的资金。

赛马场主盼马彩开禁

为什么要留下一个亏损最厉害的产业?“吴总不甘心,他想做‘马彩’。”南京赛马置业有限公司的一位高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事实上,让吴有红坚持到现在的,正是对国家开放“马彩”的希望。早在2010年,吴有红便向媒体透露,希望国家有一天能开放“马彩”。

马彩,既赛马彩票,很多人直接称其为“赌马”。这一称呼,多少体现了“马彩”在国内的尴尬角色。

在吴有红看来,马彩非但不是赌博,而且还是募集社会公益金的有效方式。以香港赛马会为例,该赛马会已成为香港最大的慈善公益资助机构。此外,在法国、日本等国家,马彩收益,都会有部分用于支持当地的农牧业及公益事业。

早在2008年,第六届中国武汉国际赛马节上,主办方便配合速度赛马比赛,推出了现场有奖竞猜活动。该活动,很快被解读为“有关部门批准马彩在武汉先行试点”。虽然消息很快被指不准确,但是对于马彩开禁的前景,却越来越被期待。

2010年,海南省又被曝将在中国大陆率先引入赛马和马彩,但是很快,这一消息又被海南官方否定。时任海南省委书记的卫留成明确向媒体表示,关于体彩的试点,十分敏感,需要慎重考虑,“弄不好会变成一种博彩、赌博。”

正是在这种犹疑之中,马彩在中国大陆依然如镜花水月般缥缈。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国家部门直接对是否开禁马彩,做过直接表态。

此外,尽管南京国际赛马场有着世界一流的比赛设施,但是“无规定马属动物疫病区(无疫区)”的缺失,却使得赛马场一直面临“英雄无用武之地”的尴尬局面。无疫区的建设,主要是保证马不被马属传染性疾病感染,造成此类疾病在参赛国家传播。如果没有无疫区,境外赛马根本无法入境参赛,如果有赛马进入了非无疫区,该马匹今后便几乎没有可能重回无疫区。由于纯血赛马价格动辄数百万,致使没有境外赛马选手愿意冒险来南京参赛。

今年9月,马术世界杯中国赛就将在北京打响。记者从赛事组委会了解到,由于北京也没有无疫区,参赛选手无法携带自己的赛马前来参赛,因此,本次中国赛使用的马匹,都是中国方面事先准备好的进口赛马。尽管马匹的质量可以得到保证,但是参赛选手的发挥或多或少会受到一些影响。

目前,我国仅有广州从化凭借亚运会的契机,成功建立了国际认可的马匹无疫区。

南京赛马置业有限公司的管理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国际马联曾有意在南京建立马匹无疫区。为此,国际马联专门以“奥运遗产”的形式,注资300万美元,用以推动南京马术训练竞赛中心的建设。其中,中心建设的最重要内容,便是“无疫区”的建立。“但是这个项目后来就不了了之。”上述管理人员表示,由于南京地方政府对此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加上无疫区的建设不但投入大,还牵涉到多个部门,时至今日,“无疫区”还只是一个停留在纸面上的概念。

前景依然堪忧

尽管马彩开禁遥遥无期,但是时代周报记者从南京市体育局获悉,目前南京市已经在探讨方案,帮助南京国际赛马场渡过难关。

2014年,南京市将承办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目前,南京已经初步确定将把马术比赛中的障碍赛,放在南京国际赛马场举行。对于吴有红和闲置的赛马场而言,每一次承办赛事的机会,都是一次起死回生的契机。但是仅靠一次赛事的承办,显然并不能对南京赛马场的现状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

南京市体育局经济处处长姜兵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南京市体育局与南京赛马置业有限公司商讨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关于青奥赛后,如何继续保持赛马场的活力。“南京赛马置业对此非常积极,在报告中向我们提供了十多种经营方案。”姜兵说。

此外,南京市体育局也承诺,在青奥会结束后,会尽量争取更多的国际、国内赛事到南京来举办。“赛马场方面也承诺,今年底,将不再与汽车经销商续约,赛马场也将不会再变成停车场了。”姜兵告诉时代周报。

不过,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在南京市体育局与南京国际赛马场之间的商讨方案中,并不涉及关于无疫区的建设,“无疫区的建设涉及到的部门太多了,这并不是体育局一家说了算的。”姜兵如是说。

姜兵还表示,关于马彩的设立,也并不在双方的商讨之列,“马彩是国家层面的问题,南京也没有权力在做这个主。”

从目前看来,对南京国际赛马场而言,无论是无疫区的建设,还是马彩的开禁,都不太可能在近期获得太大的突破。尽管有地方政府出面扶持,但是南京赛马场的前景依然不甚明了。

“赛马之都”踌躇

东方神马实业(武汉)有限公司(下称“东方神马”)宣布,2012—2013赛季武汉赛马俱乐部邀请赛将于9月15日下午2点在东方马城国际赛马场开锣。

本次比赛是经过暑期两个月惯常休赛调整后的首次正式比赛,东方神马称,有4场精彩刺激的速度赛马比赛拉开武汉赛马新赛季。

东方神马是香港东方神马集团下属公司,位于武汉东西湖区的东方马城总投资约20亿元人民币,这些巨额投资都来源于香港东方神马集团。

正是东方神马的到来,在消失大半个世纪后,赛马再度让武汉这座中国内陆城市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

就在2011年7月,东方神马对外表示,历经十多年硬件建设、6年多赛事筹备和3年多封闭测试,2011年武汉速度赛马公开赛终于获批。

尽管内地首次商业赛马和2011年中国速度赛马锦标赛都曾在武汉成功举行,武汉近乎成了中国近年赛马业的样本,但“赛马”和“马彩”在武汉业界一直是个高度敏感的话题。

早在2008年初,就有时任武汉市的高层领导表示,国家财政部已批准公益性竞猜型赛马彩票(亦称马彩)在武汉试点,预计当年9月份可正式试行。但武汉市政府立即对该消息辟谣。

直至2011年6月,武汉速度赛马公开赛正式获得国家体育总局批复,但备受关注的“马彩”试点并未取得实质进展。

虽然武汉从官方到学界,对赛马及“马彩”的研究及相关工作从未停止过。但赛马和“马彩”,却是武汉市官学两界讳莫如深的话题。

东方神马方面先是表示考虑接受采访,随后称有关马城赛事运作情况的对外宣传,需经市体育局方面协调,可直接找武汉市体育局了解情况。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