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云南彝良连发地震 > 正文

彝良灾区泥石流致63人受伤 帐篷进水灾民难眠

2012年09月12日02:47京华时报[微博]雷军 苏晓明 王奕我要评论(0)
字号:T|T

彝良县城遭暴雨成“泥城” 10万人受灾(图)

  前晚,震区彝良县城普降暴雨,引发多处泥石流,县城大街上,众人帮忙推出一被陷车辆。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铁流

前晚至昨晨,云南彝良地震灾区遭遇大到暴雨,县城等多个地区发生泥石流,造成超过10.5万人受灾,63人受伤,县城出境3条通道一度全部阻断。暴雨中,相当部分集中安置点的帐篷进水,被褥湿透,受灾民众彻夜无眠。昨天,当地急调4700套折叠床和床垫运抵灾区。

所属分类:新闻
新功能放大观看

>>灾情

暴雨袭击逾10万人受灾

据昭通市政府昨天通报,前晚8点到昨晨7点,该市11处地方降雨量超过100毫米,其中彝良县洛泽河镇新场达166.2毫米,彝良县城达152.0毫米。截至昨天下午3点,灾害造成彝良县超过10.5万人口受灾,彝良县城出境3条通道一度全部阻断;沿江房屋部分进水;彝良县城、小草坝等地移动信号持续中断,部分电力、交通设施毁损;农作物大面积受灾,坝塘受损47个;彝良县城主输水管道和备用水管多处损毁,县城供水受到影响。

经紧急抢修,昨天中午,彝良通往昭通市的唯一公路已恢复通行,但沿途至少有10余处塌方和滑坡点,且落石不断,给震后救援带来极大困难。

据了解,因此次地震震中洛泽河镇多个地段道路几乎完全被泥石流冲断,进山公路一直在管制中,直到昨晚8点仍未抢通。

暴雨泥石流致63人伤

据通报,截至昨天下午5点,此次暴雨已造成彝良县民房倒塌253间、严重损坏225间、一般损坏1474间、房屋被淹156间。农作物受灾5.32万亩、基本农田受损300多亩。

持续暴雨引发的泥石流导致多人受伤。据彝良县卫生局不完全统计,截至昨天下午1点,由于泥石流灾害已经导致63人受伤入院治疗,其中50人经治疗离院。

医院30辆救护车被泡

作为彝良设施最全的救治场所,彝良县人民医院在地震救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由于医院紧邻小米溪河且处于洼地,在前晚的暴雨中,医院大面积被水淹没,所有救援车辆陷入淤泥,30辆救护车因进水无法使用。医院门外的广场上原本搭建了不少应急帐篷,也全部被上涨的河水冲坏。此外,医院的供应室被冲,高压消毒锅受损,导致医疗用品无法消毒。

昨天下午,医院住院部楼外淤泥厚度超过20厘米,几辆救援车和救护车仍埋没其中。医院各楼层的过道内均增加了床位,不少医生的鞋子和衣服沾满泥土。

据医护人员介绍,昨晨洪水到来前,住在帐篷内的55名伤员及病人均被转移进了位于高处的病房。

>>讲述

一夜目睹4辆车被冲走

据彝良县城大坝子街街口吉鑫超市的老板蒋位堂讲述,由于前天晚上下雨,他未在店内过夜,而是借宿在附近高处。雨越下越大,他又回到了超市内。看着街上的积水逐渐漫了上来,他立即将转轴门关上。还没来得及撤出,蒋位堂就看到水和泥浆从东西两侧高处涌来,“我对面那家的面包车放在门口,突然就被水卷了进去,一直往西边的河里冲去。”当夜,他目睹了4辆汽车被水冲进了小米溪河。

昨天,当他回到超市时,卷轴门已被撞破,店内积水超过1米。他说,被浸泡商品的损失超过了20万元,“这可是我全部的身家啊!”

>>探访

县城一条街淤泥半米

降雨在前晚8点左右开始,并在昨晨1点左右达到峰值,整个彝良城区很快陷入危险当中。穿城而过的小米溪河水量骤涨,奔腾的河水猛烈地冲击着两侧的河岸。随即,位于数座山峰之间的县城多处发生滑坡和泥石流,电力和通讯均随之中断,黑夜中的彝良四处均是骇人的声响。

大坝子街是彝良县城受灾最严重的地区,街两侧都是商铺。一场暴雨过后,整个街道的淤泥高达50厘米,商铺均不同程度进水。

帐篷进水灾民难入睡

罗炳辉将军广场是彝良最大的灾民安置点之一,2000名受灾群众集中安置在百余个帐篷内。50多岁的毛振强和老伴带着两个孙子一起住在帐篷里。前天夜间,他和安置点的其他人一样,被大风和暴雨扰得睡不着觉。昨天凌晨1点左右,广场上开始积水,很快水就漫过薄薄的纸板,被褥衣物都洇湿了。“我们赶紧把东西收拾起来,就这么站了一夜没能睡觉。”由于帐篷内物品进水,昨天白天,安置点内的很多灾民连坐的地方都没有,蹲在地上吃饭,也没法睡觉。

县城的集体安置点衣食均能得到保障,村庄的临时安置点内情况更糟。昨天上午,昭彝路边的一座帐篷外,洛泽河镇雄块村的孙安辉说,整整一夜,泥水不断地淌进帐篷,他们一家四口抱在一起,一直蹲到天亮。柴火都被淋湿了,他们连烧开水都成了难题。“烧不开水,就没东西吃了!”

>>应对

急调数千套床被帐篷

据彝良县通报,相关部门昨天紧急从省、市调运折叠床4700张、床垫4700套、棉被4000床、雨衣2000套、帐篷2000顶到灾区。

昨天下午3点左右,罗炳辉广场的集中安置点迎来了第一批127张折叠床。根据天气预报,降雨仍将持续,受灾民众将可以此渡过难关。

但这些折叠床显然无法满足所有灾民的需要。

据记者获得的前方消息,一直未能抢通道路的洛泽河镇内,位于电厂的主要安置点的帐篷也全部进水。昨晚8点,救援物资仍未运输进去,灾民们可能不得不再“蹲一宿”。

接力背孩子泥石流中的求生路

昨天,在彝良县医院抢救室,李自平的小女儿青青平静地躺在病床上,而此时她已经没有了自主呼吸,只能靠机器带动保留着渺茫的希望。

在昨天凌晨的暴雨中,青青从楼梯上滑倒,摔了头,父亲带着她辗转三个医院,最后到达彝良县城。由于泥石流导致道路中断,只能靠人背,一路上的好心人展开了一场接力救援。

雨夜

小女儿摔伤

彝良县两河乡大竹村,距离彝良县城有40公里,李自平的家在该村最顶端一个小寨。昨天凌晨,暴雨如注,李自平在自家的茅草屋守候着,家里的玉米都保存在里面,是最后的粮食。路上积水越来越多,暴雨中,他用锄头在草房前面挖了条深沟,把雨水引开。

那时是凌晨4点,小女儿青青在二层楼房里面熟睡,这是李自平新盖的房子,而以前的草屋成了储存粮食的仓库。

突然,二层楼房灯灭了,他赶紧跑进去,发现9岁的青青从楼梯上摔下来了,把地上的电线给绊断了。

“女儿醒了,想下来看看我们。”李自平抱起女儿,让女儿动了动手和脚,都还好;而懂事的女儿自己也说没事,便又上楼睡觉了。李自平有一个儿子3个女儿,青青是小女儿,乖巧懂事的贴心小棉袄。

早上6点40分左右,女儿醒了。李自平发现女儿走路脑袋有点歪,而且没精神,他这才意识到女儿可能摔坏了,他和大儿子一道,赶紧骑上摩托车带着青青去看病。

求医

踏上泥泞路

他们先到达两河乡医院,医生让他们自己想办法,说这病他们看不了;无助的李自平又来到距离两河乡十多公里的龙安医院,龙安也是彝良的一个乡,医疗设施落后,他们得到了与两河乡医院同样的答案,让他们自己想办法。

李自平求医生,或者能不能先给点药打个针。但他的要求都被拒绝了,说病情重不敢治。看着女儿两眼无神,一直不说话,他心疼得要死。

唯一的希望是在彝良县城的县医院。李自平真想一步就跨到县医院。可最坏的事情发生了,骑着摩托车从龙安出来10多分钟,路就中断了,泥石流裹着山中巨石,冲毁了道路,车在前面排起了长队。而此时女儿的情况愈发糟糕,女儿很坚强没有哭,但路上没有一句话。

狂奔

接力背孩子

黑黑瘦瘦的李自平快绝望了,最后他把摩托车放在路边一家店铺,和大儿子轮流背着青青狂奔。在这接近20公里的路上,天空中下着雨,随时有塌方的危险,路上碎石林立,李自平早已忘记了这些,在他的眼中只有医院。一路上,他总是暗示自己快到了快到了,女儿有救了,天气湿冷但他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

在距医院还有10公里的时候,李自平遇到了广西商会往灾区运送物资的张先生,因为道路中断,他下车察看前面的抢修状况,正好看到气喘吁吁快累垮的李自平,背着小女儿迈着艰难的步子。他赶紧过去帮忙,把孩子从李自平背上接过来,继续狂奔。

与此同时,4名路人也上来帮忙,就这样,7人轮流背着孩子,一路疾走,一口气走了六七公里;这时路通了,他们又坐上了车,下午1点的时候到达了彝良县城。

奇迹

最后的奢望

昨天下午,在彝良县人民医院三层抢救室,青青穿着一件红色的上衣,眼睛闭着,嘴里插着好多管子。

据前来赈灾的云大医院副主任医师丁鹏介绍,青青到达医院后,先进行CT检查,结果显示为浅度昏迷,右侧硬膜外血肿30ml。丁鹏随即布置进行了开颅手术。

丁鹏说,就在给小青青剃头时,孩子病情突变。她的自主呼吸停止了,浅度昏迷变成了深度昏迷,瞳孔放大,而这已不具备手术条件,只能给孩子戴上呼吸机,保留着最后一点希望。丁鹏说,孩子病情变化如此之快出乎他的意料,可能病情不止这一项;他坦言自己从医多年没见过这种病情能缓过来的,但他仍奢望着奇迹发生,虽然仅仅是奢望。

李自平可能意识到女儿要离开他了,他走到青青旁边,仔细端详着女儿,黝黑的山里汉子眼圈红了。他想用手去抚摸,但被医生制止,医生告诉他,不要碰,一动女儿可能就没命了。李自平转过身走出抢救室,眼神里充满绝望……

本报记者雷军苏晓明王奕采写

相关专题:

云南昭通彝良县发生5.7级地震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qi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