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女子订婚后怀上邻居孩子 怀孕6月被逼堕胎

2012年09月09日15:03中安在线我要评论(0)
字号:T|T

 

女子订婚后怀上邻居孩子 怀孕6月被逼堕胎

周玲已怀胎八月,和郑军一起寄住在亲戚家里

女子订婚后怀上邻居孩子 怀孕6月被逼堕胎

郑军家窗户玻璃被砸碎,室内一片狼藉

 “人妻”竟怀上邻居孩子一桩婚变引发三家恩怨

  据江淮晨报报道,这是一出乡村爱情闹剧。闹剧的背后,是社会道德与法律的矛盾和纠葛。故事发生在肥东县八斗镇的一个小村庄,每一个主人公似乎都是受害者。9月6日,记者来到肥东县八斗镇,就此事展开调查。

  “结婚”两年,她怀上邻家的孩子

  周玲(化名)今年21岁,脸上稚气未脱,却已是一位怀胎八月的准妈妈。周玲老家在肥东县白龙镇,初一刚念完周玲便辍学在家,19岁那年,经媒人介绍,认识了肥东县八斗镇的张浩(化名)。“跟他没见几次面,就‘嫁’到他家去了。”因女方未到法定结婚年龄,两人并未领证。其他结婚程序均按当地习俗操作,下聘礼,办酒席,样样齐全。

  周玲说,“结婚”以后,她和张浩经常吵架,“因为没有感情基础”。去年11月份,周玲到合肥一家饭店打工当服务员,她在那遇到了当厨师的郑军(化名)。两人随后谈起了恋爱。

  今年初,周玲怀孕了,孩子是郑军的。郑军告诉记者,认识周玲时,并不知对方已有婚约,也不知道她的“丈夫”张浩竟与自己同村,两家相距不到两百米。

  怀孕6个月,被“婆家”逼着去堕胎

  周玲许久不回去,引起“婆家”怀疑。今年6月的一天,张浩的父亲带人在饭店里找到周玲。看到“儿媳”隆起的腹部,张浩的父亲勃然大怒。几人拉着周玲,要带她去医院,把肚子里的“野种”给打掉。此时,她已经怀孕6个多月,没有一家医院肯为她做引产手术,肚子里的孩子算是暂时保住了。

  很快,张浩得知“拐”跑媳妇的人就是同村的郑军。据郑军的父亲介绍,7月10日中午,张浩带着不少人冲进家门,将屋里的东西砸坏。闻讯赶到的妹妹和妹夫也被几十号人围了起来,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幸亏肥东八斗镇派出所民警及时赶到现场,控制住事态。

  郑军的父亲说,冲突发生后,家中大门被张浩父亲等人锁了起来,不让他回去,并放话说“回来一次打一次。”而地里的农作物也不让他收割。“两家离得很近,我一回去他们就知道了。”因此,郑军一家人只好住到亲戚家里。

  “人妻”竟怀上邻居孩子一桩婚变引发三家恩怨

  一场婚变引发三家仇怨

  9月6日中午,记者来到肥东县八斗镇军王村。经村民指引,找到郑军家,一栋简单的两层小楼,大门被一把铁锁锁住,院子里长满了荒草,已有半人高。透过窗户,记者看到,里面杂乱不堪,部分家具被损坏。

  记者随后又找到张浩家,也是一栋两层小楼,两家直线距离只有一百多米。大门虽然开着,但屋里只有一位耳聋的老人。邻居焦大妈说,几天前,张浩一家到肥东县城打零工,“要过几天才回来”。

  因此,记者只好通过电话对张浩的父亲进行了采访。当记者说明采访意图,张浩父亲语气很不耐烦,并坚称“儿媳”是被郑军拐跑的。“没领证就不受法律保护了吗?你到村里问问看,哪家不知道她(周玲)是我儿媳妇。”张浩父亲说,为了给儿子娶媳妇,家里花了很多钱,这些钱都要郑军进行赔偿。对于赔偿数额,他表示,镇政府协调的结果是五万元。“这点钱哪够,我光给儿子在肥东买房就花了几十万。这两年中,她吃喝用的开支,都是我们家出的钱。”

  对此,周玲的父亲表示,当初他只收了张浩家一万多的彩礼钱,但张浩家现在向其索要十万元。

  派出所:案件复杂,不能简单地用法律来处理

  9月6日下午3点,记者来到八斗镇派出所,所长袁长龙接受了采访。袁长龙说,此前派出所和政府曾多次从中协调,“但都没谈拢,一方不愿赔偿。”袁长龙表示,此案的背景过于复杂,不能简单地用法律来处理,“万一处理不好,出了人命怎么办?”

  据袁长龙介绍,7月10日中午,事发时双方确实发生了肢体冲突,互有损伤。对于郑军一家无法回家一事,袁长龙说,公安机关不可能每天24小时派人保护当事人。最后,袁长龙表示,公安部门会在9月10日前处理好此案。

  律师:女方有权决定自己的将来

  9月7日,记者就此事咨询了安徽王良其律师事务所的何玉万律师。何玉万对该事件有以下几点看法。

  首先,周玲与张浩不存在婚姻关系,即便双方办了酒席、定了婚约,并在一起生活,也只能算是同居关系。他还建议郑军与周玲尽快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否则也只能是同居关系,不受法律保护。”

  其次,当地派出所应尽快依法处理此案,如果郑军家中财物遭到损坏,并达到一定数额,应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对肇事者予以行政拘留处罚。

  最后,对于周玲父亲当年所收彩礼,按照《婚姻法》相关司法解释,应予以退还。“至于生活期间产生的其他费用,可以不用赔偿。”

  声音希望过上安稳日子

  如今,周玲仍与郑军寄居在别人家里,“不敢回村里,怕去了就回不来了,也没脸回娘家。”谈到将来有何打算,她说先把孩子生下来,以后再出去打工。

  “后悔自己的决定吗?”记者问。“不后悔。”周玲低着头,不停地抠着指甲。

  郑军说,希望事情尽快处理好,等孩子出生后,能过上安稳日子。

  眼下,郑军的父亲也在盼望能早点回家,几亩田地的水稻和玉米还在等着他收割,那是他一年的收成。(鲍晓明/文、卓旻/图、余婧)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fly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