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绿色频道 > 环境红黑榜 > 正文

健康元被曝用地沟油制药 老总抛庄稼大粪论遭疑

2012年08月31日09:12金陵晚报[微博]江芬芬我要评论(0)
字号:T|T

  被曝用地沟油生产抗生素中间体后,健康元董事长抛奇谈怪论——

  “庄稼用大粪浇灌,粮食有毒吗?”

   昨日,上市公司健康元(原太太药业)并未如往常般交易,一场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正向公司袭来:在持续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健康元子公司采购1.45亿元地沟油用于生产7-ACA,而这批产品作为抗生素的中间体,已广泛流向医药市场。

  当日下午3点半,《金证券》记者参加健康元紧急召开的电话会议。在现场,公司董事长朱保国坐镇,其一方面拍着胸脯力证“使用勾兑油不影响药品质量,出现问题我们赔偿到底”,同时向各方人士叫屈:“我们向对方采购的是豆油,我们也是受害者。”

  健康元的惊天秘密

  8月28日,宁波市中院开庭审理一起全国首例特大地沟油案案件,同时揭开了健康元的这一惊天秘密。根据公诉机关指控,山东济南格林生物能源有限公司采用餐厨废弃油为原料提炼劣质成品油,河南省惠康油脂有限公司(下称河南惠康)在明知上述情况下,以明显低于正常豆油的价格大量购入劣质成品油。河南惠康将地沟油和正常豆油按照一定比例进行勾兑,并将勾兑后的豆油以正常豆油名义销售给食品、饲料、药品原料生产企业,用于生产食品、饲料、药品原料。

  河南惠康最大的客户是河南焦作健康元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占其销售总额的一半,而这家公司恰是A股上市公司健康元的全资子公司。据公安机关侦查,2010年初至2011年7月,河南惠康及其关联企业与焦作健康元签订购销合同,共销售1.62万吨地沟油,金额高达1.45亿元,平均售价8950元/吨,这一价格不仅远低于正常豆油的价格,甚至还低于河南惠康向食品厂销售均价(9375元/吨),更低于向饲料企业的销售均价(1.12万元/吨)。

  健康元2011年年报显示,焦作健康元注册资金5亿元,其投入亿元的7-ACA生产线扩产在2011年完成。7-ACA也是健康元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数据显示,焦作健康元2010年实现销售收入9.41亿元,净利润约为3.39亿元;而当年,健康元母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4.73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4亿元。焦作健康元当年净利润占健康元净利的近一半,7-ACA营业利润率也同比增加17.8个百分点至43.34%。健康元在财报中并不否认,7-ACA是健康元“重要利润贡献来源之一”与“重要的利润增长点”。

  “庄稼、大粪”论

  昨日,该事件被曝光后,健康元适时全天停牌,公司的危机公关也迅速展开。

  下午3点半,公司邀请多家券商和媒体参加电话会议。会议一开始,健康元董事长朱保国强调,“用食品废料作为化工原料7-ACA的发酵原料在理论上是无害的,而且国外这种做法十分普遍。”按照公司的说法,焦作健康元所生产的中间体,属于合成工艺中的化工原料,其生产过程中经过120度30分钟无菌蒸汽灭菌、发酵产生头孢CPC(在此过程中大豆油为菌种代谢过程提供碳源),再经去除杂质提纯及裂解产生7-ACA,并再超滤(去除液体中极微小的杂质)结晶等工艺,经检验合格后包装为成品。

  公司请来的外援健康网首席研究员吴慧芳则表示,“地沟油作为微生物的发酵原料和作为食品是根本不同的。地沟油只为微生物提供营养源,不是直接做辅药,就像庄稼只吸收肥料里的营养一样。”

  对此,朱保国深表赞同,他进一步称:“庄稼用大粪浇灌出来的,你能说粮食是有毒的吗?地沟油作为培养基,后面会有严格的工艺标准控制质量,而且准确地说,我们使用的并非100%的地沟油,应该是勾兑油,当然公司并不清楚具体的勾兑比例。”

  据介绍,目前该批次产品已流入市场,“出口、国内的都有。”他称,“如果说我把地沟油放到餐桌上去让大家食用,杀了我我都没话说。但是地沟油作为微生物培养基对于药品质量的影响是非常微小的。如果有患者表示因为这个产生了健康问题,我们一定赔偿到底。”

  有在场人士提出,“该做法是否违反国家药品管理规定?”朱保国解释,“7-ACA属于抗生素中间体,做成头孢各类制剂还需要进行进一步化学反应,就产品本质就是一个化学品,不适用于药品GMP管理。”

  地沟油也不便宜

  在现场,朱保国一再对机构人士强调,“我们也是受害者,我们并不是去采购惠康公司的地沟油,我们买的是豆油。”在昨日晚间公司发布的澄清公告中,就外界所说焦作健康元采购大豆油价格比均价低2000元的传闻,公司列出了2010年和2011年的采购单。其中2011年4月13日,健康元向惠康油脂公司采购的价格为10240元/吨,4月10日向新海粮油公司采购的价格10280元/吨,4月8日向焦作市粮食局油脂储备库采购的价格为10180元/吨。

  公司方面介绍,“公司也是经过公开招标才敲定了这家企业,2011年10月份公安局逮住了这家公司,我们才发现上当受骗了。”至于负责招标的采购人员是否有违规行为,朱保国谨慎表示,“只能说目前没有发现,公司的采购总监被开除,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健康元董秘邱庆丰也向《金证券》记者介绍,“惠康公司的地沟油是整车装的,勾兑后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可能他们在检测的时候做了手脚。地沟油已经是全社会的问题了,我们也在联系一些机构,来加强检测,除了国家规定的4项检测标准外,又增了几项标准,一共是8项,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没有办法检测出来。这个卫生部都没办法,卫生部也在向全社会征集地沟油的检测方法。”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去年10月份东窗事发,健康元早在当年7月份即结束与河南惠康的合作关系。对此,邱庆丰称,“我们豆油的供应商有7-8家,他们没有供应能力了,自然就不再参加招投标了。”

  朱保国坦承,“去年出了这事后,对于是否需要向外界公告,我们评判了下,这块并没有专门的法律规定,当然也是没想到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

  还有其他公司购买地沟油

  昨日健康元事发,A股医药板块应声跳水,板块均跌幅达到2.61%。

  对于健康元抛出的“无事论”,上海一研究员向《金证券》记者直言,“是豆油还是勾兑油,来做培养基,最后药品质量指标是检测不出来的,但只能在理论上说药品质量不会有差异。在国外,对于提取物和发酵物等半合成物品同样有严格的规定,因为不明的杂质,即便占很小的比例,也有可能带来某种程度的副作用,这个谁也说不清楚。因为没有对化工品相关的质量管理,行业内是有使用地沟油冲动的。”

  不过,他也承认,“虽然地沟油比豆油便宜很多,但在具体加工过程中,豆油使用量并不多,如果说企业7-ACA生产量比较小,就没有购买地沟油的必要了。”

  在当天的电话会议上,健康元董事长朱保国透露,“河南惠康的地沟油总计供货了62家企业,包括药品企业,也有上市公司。”

  按照行业权威媒体《医药经济报》2011年上半年统计的数据,当时国内7-ACA主要供应商中,企业的产能分别为中润药业1500吨(实际产量1000吨)、健康元1200吨(900吨)、福州抗生素集团1000吨(750吨),山西威奇达1000吨(500吨),哈药集团900吨(750吨)、鲁抗医药600吨(550吨)及联邦制药500吨(500吨)。此外,华北制药去年4月投资11.14亿元投资3000吨7-ACA的扩产项目。

  昨日,记者分别致电华北制药和鲁抗医药,前者称,“我们都是新的生产线,相当大的投资,不会做出这种事。”后者也极力否认,“公司不会与地沟油有关系。”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mile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