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延安客车罐车追尾 > 正文

延安交通事故幸存者:现在仍能感到司机在推我

2012年08月30日05:19华商报[微博]卿荣波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不愿意去回忆,可是回忆却仍然像潮水一样涌过来。躺在西京医院烧伤与整形外科重症监护室里的张世雄是这样的心情。和他邻床的魏雪梅,总有一种背后被推动的错觉——那是司机推她逃离死神的一刻。

  “太惋惜了 没救出身旁女大学生”

  “我去拉她,可是她声音微弱地说,你赶紧跑吧!”说这话的时候,张世雄几乎要哭出来了。他的铺位号是客车下铺第一排,就在司机的后面。事发时,他刚刚用被子蒙着头准备睡觉,追尾猝不及防地发生了,他感觉到身体被撞击得快散架了,他的手落在右边的一个女孩身上,那个女孩睡在过道的加床上,是位女大学生,在车上,他们曾经进行过简短的交流。

  当时,那位女孩还有些知觉。“我说,来,我拉着你,我们一起出去,”张世雄说他努力地伸手去扶女孩,但是女孩微微地睁开了眼睛,对他说,“我快不行了,你赶紧跑吧!”张世雄拉了几下,但是没有拉动,于是,他爬到车前面,从破碎的车窗跳了下去。

  整个过程很短,也就几十秒的时间。当他跳下车后,身后的客车就陷入了火海之中。

  女孩让他赶紧跑的场景深深地印在张世雄的脑海里,以至于他这几日反复地念叨,“太惋惜了,那时,我应该再尝试拉她一次。”

  “要不是司机推了一把 我绝对跑不出来”

  “直到现在,仍能感到司机在推我。”躺在病床上的魏雪梅最近一直有这种错觉,但她怎么也忘不掉。因为,就是那双手的推动,让她成为了这场重大车祸的幸存者。而推她的,正是客车司机,遗憾的是,司机没有逃出来。

  魏雪梅的铺位在驾驶室后面二层的第三排,追尾后,她从卧铺床掉了下来,刚好掉在司机的后面位置,“我惊醒了,然后拼命砸一侧的车窗,想跳出去。有一些乘客也醒过来了,车上已经被浓烟弥漫,哭泣声、惊吓声混合在一起。我正绝望的时候,司机伸出双手,使劲儿推了我一把,我就从侧面的车窗跳到了窗外,”魏雪梅说着说着就哭了,她说她看见司机的腿被夹住了,下半身根本动不了,但是推动她时的力量很大,“要不是他推我那一把,我绝对跑不出来。”

  听着广播两人常常流泪

  昨日上午,重症监护室的护士向两位伤者展示了膳食单,上面有各种炒菜和主食,张世雄最后选择了炸酱面、紫菜蛋花汤、2个鸡蛋和1个鹌鹑蛋。魏雪梅选择的是米饭、冬瓜烧肉和紫菜蛋花汤。下午饭,两人都吃的是稀饭、花卷和小菜。

  躺在病床上,两人都比较着急。张世雄是做羊毛衫生意的,他说卖羊毛衫的季节到了,他这一住院,生意肯定会受到影响。而魏雪梅主要操心家里的三个孩子,其中两个都有残疾,也不知道听见妈妈受伤了,孩子们有什么反应。

  为了帮助他们调节情绪,医院给他们每人准备了一个收音机放在床边。护士邹小梅说,收音机播放最多的是音乐,他两人都喜欢听民歌。但是听着听着,两人的眼角就出现泪痕了。 本报记者卿荣波

相关专题:

陕西延安客车与罐车追尾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fly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