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绿色频道 > 环境红黑榜 > 正文

湘江受重金属污染触目惊心 锰渣随时可能入长江

2012年08月29日09:57经济参考报[微博]史卫燕 丁文杰我要评论(0)
字号:T|T

  借力国家驱动湘江“定点清除”污染源

  湘江是湖南省母亲河,沿海4000万人口从湘江取水。然而,长期以来,全省80%的重金属污染集中在湘江流域。沿江而下,郴州的“三十六湾”、衡阳的水口山、株洲的清水塘、湘潭的竹埠港等地,一度密布着上千家涉重金属企业,污水直排湘江,废渣露天堆放,重金属污染十分突出,对两岸人民群众饮水安全与身体健康构成严重威胁。

  根据国家批复的方案,湘江重金属治理涉及沿岸8市,规划项目927个,总投资595亿元,5年完成。此外,按照企业和地方政府投入为主、中央适当支持、鼓励社会资金积极参与的原则,湖南省将建立企业、社会、政府多元化投入机制,保障项目资金投入“湘江重金属污染的问题我们多年前就看到了,可是治理需要大量资金,如果没有国家层面的支持,彻底整治连想都不敢想。”蒋益民说。

  湖南省环保厅副厅长彭翔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595亿投资不全是政府投资,是在政府资金引导下,发挥企业作为投资主体的作用,原则上是谁污染谁投资治理,政府只是对历史遗留下来的进行投资治理,而且能够追查到企业的,肯定要追查其责任。

  “现在的治理思路是在控制污染增量的同时,逐步消化历史形成的存量污染,让湘江成为我国重金属污染防治的典范。”蒋益民说。

  “两个减少50%”倒逼湖南调结构

  根据国务院批复的方案,到“十二五”末,湘江流域内危害群众健康的重金属污染突出问题要得到基本解决,涉重金属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涉重金属企业数量比2008年减少50%。工业污染源得到全面治理和控制,重金属排放量比2008年减少50%。

  “湘江重金属治理没有别的要求,就这两个‘减少50%’的目标,要实现这个目标,不是就污染治污染,而是彻底优化湖南省‘有色金属之乡’的产业格局,调整产业格局、转变发展方式。”湖南省环保厅副厅长谢立说。

  湘江在湖南境内流经8市,流域面积占湖南省近一半。湖南省之所以高度谋划、治理湘江,其动力之一也是以湘江治污为抓手,力推产业结构调整,为“两型”建设探索好的发展道路。

  湖南素有“有色金属之乡”之称,重金属污染的历史包袱沉重。谢立介绍,2009年前后,位于“世界锑都”冷水江市的锡矿山一个山头上,就分布有96家小冶炼厂,远眺千疮百孔,污染十分严重。而且,由于小企业相互“滥价”,2009年前后出口的锑价始终徘徊在每吨3万元左右。在湘江流域治污行动中,湖南从环保切入将96家小冶炼全部关停,只允许两家规模较大、符合环保要求的企业生产,结果出口的锑价升至每吨9万元以上。

  近年来,湘江流域关闭了上千家高污染企业,2008年以来就关闭了445家规模以上企业,今后湖南省重点发展6家规模以上铅锌冶炼企业,逐步淘汰小企业。

  “随着一大批工艺落后、设备陈旧、污染排放严重的企业关闭和淘汰,湘江流域内经济结构得到很大提升。2007年湖南省启动新型工业化考核时,当年经济总量排前10名的企业中,有一半是冶炼、钢铁、造纸等高耗能高污染企业,而到了2011年,这些重污染企业全部退出了前十强,代之以工程机械等企业。”谢立说。

  “四个转变”为全国流域综合治理探路

  1966年,湘江中首次监测出了铬、铅、锰、锌、砷等重金属。此前水质良好。1971年,湘江流域已出现部分江段饮用水重金属严重超标现象。1978年,中科院地理研究所给中央有关部门的报告分析指出,湘江已成为国内污染最为严重的河流之一。上世纪90年代,湘江总体水质呈恶化趋势。

  与污染同步,湘江流域污染治理,湖南省一直也在努力。尤其是在污染治理的体制机制上,进行了很多探索,初步形成了“四个转变”的模式。

  第一,设置门槛,从末端治理向源头治理转变。在湘江污染治理中,对新上项目一律设置环保门槛,对一批污染企业通过上环保装置、改进工艺等手段,从源头实现了清洁生产。记者在株洲冶炼厂采访看到,该企业引进世界先进水平的冶炼技术,污水做到处理后全部内部循环使用。

  第二,由单纯依靠行政手段向通过市场、法律等多种手段推进综合治污。除了通过行政手段整治外,湖南近年不断探索推进排污权交易、上下游生态补偿、环境责任保险、排污权抵押贷款等多种市场手段加以引导。谢立介绍,今年6月兴业银行将在湖南推出排污权质押贷款业务,而在环境责任保险方面,目前已有587家企业参保,赔偿21起。此外,正在酝酿的《湘江保护条例》可望年内出台,将从法律层面完善保护机制。

  第三,从政府主导治理到全社会共同治理,形成高压舆论。近年来,在政府引导下,全社会都十分关注湘江治理,湖南各大高等院校都有环保N G O (非政府组织)积极参与,形成了良好的社会氛围。尤其是长株潭“两型社会”试验区建设实施以来,很多干部群众的发展理念发生重大变化,对湘江治污形成共识。

  第四,由侧重工业、城市污染转向城乡污染同治。据概算,2005年湘江流域排放生活污水9.19亿吨,占全省的68.97%。通过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3年行动计划,湘江流域设市城市和县城污水处理设施已实现全覆盖,所有污水达标排放。在此基础上,长沙今年将完成湘江长沙段主城区内全截污工程,无论生活污水还是城区地表水,全部收集处理,经无害化处理后达标排放。(记者 丁文杰 谭剑 史卫燕 长沙报道)

  “环保不只是政府的事,需要公众参与”

  “站在政府的对面,而不是对立面。”民间环保组织“绿色潇湘”的项目主管唐贺这样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她所在的这家机构自2007年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湘江流域的水资源保护和公众环境意识的倡导。

  像“绿色潇湘”这样的民间环保组织近年来愈发壮大。“有公众的热心参与、政府部门的积极配合,随着经验的积累和专业知识的丰富,我们有理由相信,民间环保力量将越走越远,越走越好。”唐贺对记者说。

  2011年9月17日,一张湘江湘潭段重化工区排放红色污水的照片被“湘潭矛戈”拍摄并发到网上。触目惊心的场景立即引起公众的关注,造成污染的颜料化工厂被责令关停。

  “湘潭矛戈”的真名叫毛建伟,有着3000多名粉丝的他,从2008年开始就自发暗访监督湘江的污染状况。“我的微博随时都在刷新自己监测的湘江湘潭段排污口的水质情况,供其他环保志愿者和粉丝查看。”毛建伟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

  唐贺说,志愿者的工作有苦有乐,“找污染源是非常有挑战的工作,像侦探一样,要知道违规排污的工厂都很狡猾,我们只能顺着他们的管道走,经常在河边一片茂密草地中,你拨开草丛才能看见下面的排污口”。

  “总的来说,我们的工作包括发动环保志愿者寻找、持续观察湘江流域的污染源,还有对政府部门的环境信息公开程度进行评级。这些工作的结果都会告诉相关部门,我们希望推动这些部门的环保工作。”唐贺告诉记者。

  不过,困惑也伴随着他们。志愿者倪亚玲从2010年起就开始在湘江上游的郴州进行了长达半年的调研,将沿河污染源的状况以报告的形式交付了有关部门。之后有很多小工厂被关闭了,但相关部门没有回应是否看到了报告,所以倪亚玲一直疑惑的是“不知道最后的结果是否与我们的报告有关”?

  刘帅,湖南省人大环资委一名官员,但他更是一名环保主义者和环保志愿者。在他看来,环保志愿者在保护湘江中发挥的作用巨大。

  湘潭环保志愿者“环保迪迪”是网络世界的一颗“环保明星”,他每天晚上12点准时去取水口取水监测,化验看色,并在微博公布信息。志愿者刘东每天努力将排污口水质、空气质量等信息做成视频放到网上。志愿者刘科坚持用空气测量仪测空气中的PM 2.5……这些志愿者都是在工作之余,付出大量精力、时间,自己贴钱做环保。

  “在世界各地,环保都从来都不只是政府的事情,需要公众的参与。而公众的参与必须建立在知情的基础上,知道了你才会去行动。”唐贺表示,他们做的事情都是为了让环境信息更“透明”。

  刘帅对此非常认可,他举了一个例子:“美国的环保主要靠的是公众监督,美国环保部门做的就是告诉民众重金属的危害有多大,怎么影响人,影响人的哪里,你要如何去发现这些东西,细致的环保教育保证了有效的公众监督。”

  “我们尽可能在保持独立性的基础上与政府合作,影响政府是我们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我们希望建立这样一种关系:我们可以监督,而他们能接受这种监督,而且他们还可以推动企业来做一些事情。”唐贺说。(记者 史卫燕 丁文杰 长沙报道)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mile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