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国际时事 > 正文

日本高官否认强征“慰安妇” 韩国对此深感失望

2012年08月29日00:59城市晚报丁宜我要评论(0)
字号:T|T

日本高官否认强征“慰安妇” 韩国对此深感失望

韩国民众强烈抗议日本高官否认“慰安妇”被强征的言论

日本高官否认强征“慰安妇” 韩国对此深感失望

  野田辩称,“河野谈话”仅据“随军慰安妇”问题调查结果做出,缺乏足够的事实和证据支持

  日本高官否认强征“慰安妇”

  日本国家公安委员会委员长松原仁27日声称“河野谈话”没有直接记述日本曾强征“慰安妇”,暗示应当修改这一日本政府就“慰安妇”问题道歉的声明。在慰安妇问题上,野田政权“基本继承”“河野谈话”中的道歉和反省立场。但是他辩称,“河野谈话”仅据“随军慰安妇”问题调查结果做出,缺乏足够的事实和证据支持。韩国批评这番言论,敦促日方采取“诚挚的措施”赔偿“慰安妇”受害者。

  暗示修改“河野谈话”

  松原当天在国会会议上说,“河野谈话”没有直接记述日本强迫女性充当随军“慰安妇”,他“考虑提议应在阁僚间(就修改‘河野谈话’)进行讨论”。

  自2009年民主党执政以来,这是日本内阁大臣首次提及修改“河野谈话”。 “河野谈话”指1993年8月,时任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河野洋平就随军“慰安妇”问题调查结果发表声明,承认日本军队直接或间接参与在朝鲜半岛、中国等地设置“慰安所”并强迫当地妇女充当“慰安妇”,对此表示道歉和反省。

  需要指出的是,松原和国土交通大臣羽田雄一郎本月15日以所谓“个人身份”参拜靖国神社。这是民主党执政以来内阁成员首次参拜靖国神社。

  日本对亚洲国家发动侵略战争期间,强征朝鲜和中国妇女充当日军性奴隶,称作随军“慰安妇”。

  日本官员诡辩“证据”

  一些日本地方“政治明星”最近同样发表否认强征“慰安妇”的诡辩。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24日说,没有证据显示日本人强行掳走女性作“慰安妇”,“困难时期,女性卖身是一门很赚钱的生意。她们自愿选择”当“慰安妇”。

  21日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大阪市长桥下彻称:“没有证据显示慰安妇在遭受日军暴行和胁迫后被强行带走。如果有相关证据,希望韩国予以出示”。

  日本首相野田佳彦27日参加国会参议院预算委员会答辩时谈及“慰安妇”问题,说历届内阁都继承“河野谈话”,“我领导的内阁原则上继承这一谈话”。然而,野田同样辩称:“没有文件证实强征慰安妇的事实,也不存在相关证词。只是,日本政府当时以所谓随军慰安妇问题调查结果为根据发表这样的谈话。”

  韩国深感失望

  针对松原和野田的言论,韩国外交通商部一名官员27日晚些时候说:“日本政府核心人物发表否认强征性奴隶的言论,韩方深感失望。强征慰安妇是无可辩驳的历史事实,日本政府1993年通过‘河野谈话’同样予以承认,我们再次敦促日方采取可以为受害者接受的诚挚措施。”

  韩国多次建议日本举行双边对话,商讨向“慰安妇”受害者道歉和赔偿事宜,遭日方明确拒绝。日本政府辩称,根据1965年恢复两国邦交正常化的《日韩请求权协定》,日本已经了结赔偿责任,“慰安妇”个人赔偿请求权也因此被自动放弃。

  韩国政府反驳说,“慰安妇”问题可能构成战争罪和反人类罪,并没有通过这一双边协定得到解决,日本政府的法律责任依然有效。

  韩国宪法法院去年8月30日裁定,在日韩围绕“慰安妇”赔偿请求权仍存在纠纷的情况下,韩国政府没有努力解决问题,侵犯受害者基本权利,属违宪行为。韩国外交通商部随后宣布成立特别工作组,着手研究解决慰安妇赔偿方案。外交通商部27日召集专家顾问开会,商讨是否向日方提议组建解决“慰安妇”问题的联合仲裁委员会。一名官员告诉韩联社记者:“宪法法院裁定后,我们两次向日方提议举行双边协商,但日方至今没有作出任何回复。考虑各种选项和可能性后,我们决定,根据《日韩请求权协定》规定的程序提议组建联合仲裁委员会。”

  韩国已就物色委员会成员开始实际准备。如果日本拒绝,该委员会就无法组建。不过,按照韩国《朝鲜日报》的说法,韩方认为,提议组建联合仲裁委员会有助于争取更多国际舆论支持。

  (综合新华社、《新闻晚报》)

  27日,日本国家公安委员会委员长松原仁表示,内阁应当商讨修改日本政府就“慰安妇”问题道歉的“河野谈话”。首相野田佳彦同天宣称,野田政权基本继承“河野谈话”的道歉和反省立场,但“河野谈话”缺乏足够事实和证据支持。

  妄称“慰安妇”

  为赚钱自愿卖身

  此前,大阪市长桥下彻和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先后否认二战期间日军强行掳走女性做“慰安妇”的史实。石原甚至妄称,当年的“慰安妇”为赚钱而自愿卖身。

  这些失去人类基本良知的言论,令受害国民众深感震惊、愤怒和失望。这表明,日本篡改、歪曲和否认历史的邪风越刮越猛,已经到了闭着眼睛、迷失心魂、罔顾国际社会视听的地步。当年的受辱女性绝大多数已含恨九泉,谁能想到她们已经被日本侵略军毁掉一生,死后竟还要遭受这样的侮辱!

  铁证早已如山

  还宣称需要证据?

  日本政要带着虚伪的礼貌,宣称他们需要证据。请问,铁证早已如山,还需什么证据?如果不肯正视历史,更多铁证又有何用?来自朝韩的史料表明,当年在朝鲜半岛,日本当局用虚假招工、夜间入户强抢和从田间地头强拉等方式进行“召集”,16岁少女宋神道因此被骗至慰安所,此后7年沦为日军泄欲工具。上世纪末本世纪初,老人为此起诉日本政府长达10年之久。如果“自愿卖身赚钱”,怎会悲愤痛恨一生?

  难以忘记,2008年出版的大型历史纪实画册《世纪呐喊67位幸存慰安妇实录》中,李金鱼老人掩面而泣。14岁时,她被侵华日军抓走,关进炮楼惨遭日本兵“折磨”。两个月后,家人才举债把她赎回。李金鱼回家后,3个月不能下床,终身不能生育。老人控诉:“我这辈子就这样让日本鬼子给毁了”。

  宋神道和李金鱼终究得以侥幸生还,而更多被强征的“慰安妇”早已惨死于日本军国主义者发动的侵略战争中。来自日本外务省的部分档案显示,仅1938年至1939年间,日军在中国上海、杭州、九江、芜湖和汉口等地设立的“慰安所”至少73处。韩国官方统计,1910年至1945年,8万至16万朝鲜半岛女性沦为日军“慰安妇”。

  否认“慰安妇”问题

  就是泯灭人性

  所谓“慰安妇”,实即战争性奴。否认“慰安妇”问题,不仅是在否认历史,而且泯灭人性。这些不幸女性中,有大量是未成年少女。她们被集体强奸,被强制流产,被迫做绝育手术,被残害、杀死……战争中,日军凌辱女性的暴行令人发指!

  日本否认和篡改历史非从今日始。“河野谈话”发表后,日本七种教科书都记述了“慰安妇”的史实,但到2007年,日本只有三种教科书对“慰安妇”有模糊的表述,其余全部删除了有关内容。这一年,美国、荷兰、加拿大以及欧洲议会相继通过“慰安妇”问题决议案。当时舆论认为,日本不能正视“慰安妇”问题,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和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的强烈愤慨。

  日本遭西方前政要

  强烈抨击

  曾任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的民主党众议员汤姆·兰托斯说过,某些日本人试图歪曲和否认历史,并把责任推给受害者,这“令人恶心”。

  1970年,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在波兰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惊世一跪”,“为未来打通一条道路”。铭记历史教训的德国因此获得了欧洲及整个世界的原谅与信任。

  相形之下,日本不仅不正视历史,甚至还歪曲历史,企图逃避历史责任。硬把“强征”当“自愿”,面对“血泪控诉”玩“失忆”,把“铁证”说成“证据不足”,这是对当年饱受凌辱女性的冷酷漠视,也对受害国人民感情构成反复伤害。

  有消息称,小说家出身的石原正在撰写一部否认日本侵华历史的“荒谬小说”,而日本政府一些核心人物如今似乎成了“石原小说”的主人公和给力写手。日本这股否认历史的邪风,决不应当听任其继续刮下去。 (据新华社 记者 丁宜)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fly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