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绿色频道 > 公司动态 > 正文

施正荣走向被告席 尚德电力为自救变相裁员

字号:T|T

[导读]雄心勃勃的GSF太阳能投资计划,让光伏偶像输掉了几乎所有的筹码。施正荣正被迫缓步走向被告席。

施正荣走向被告席 尚德电力为自救变相裁员

争议GSF

GSF并非尚德电力的一张王牌,但确实曾经是施正荣的一张牌。

GSF于2008年2月在卢森堡成立,基金创立的目的是投资拥有或开发太阳能项目的私有公司。2008年6月,尚德电力和GSF签署了一项协议,承诺投资GSF,第一次投资是5800万欧元。同年9月,尚德电力承诺追加投资2亿欧元,达到2.58亿欧元。作为回报,尚德电力将持有GSF普通股的86%,享有50%的投票权。

GSF的管理方为GSF伙伴方。GSF的管理委员会的组成如下:A类管理者哈维尔·罗梅罗,B类管理者为施正荣和尚德电力首席技术官斯图尔特·温汉姆(StuartWenham),A类管理者管理GSF的日常事务,GSF的增资和撤资必须经过A类管理者和至少普通合伙人的一位B类管理者的同意。

罗梅罗何许人?尚德电力怎会签署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协议?在2010年尚德电力的财报里有这样一段文字:罗梅罗从来没有做过尚德电力公司的员工,先前他做过后者的非执行代表和销售中介。2008年3月前,他帮助尚德电力在西班牙销售光伏产品。他的具体工作包括在西班牙与尚德电力合作识别商业机会,在开拓客户关系上提供支持,在客户代表前介绍尚德电力方面的人士。在合同的谈判和签约中提供建议,合作拟定价格策略等。

由此可见,罗梅罗是在与尚德电力业务合作结束大约三个月后,就与后者签订了协议。

施正荣也是投资者之一。协议规定,到2008年12月31日,尚德电力有义务向GSF投资总额达到9370万美元,其中7670万美元必须在2008年12月31日前到位,剩下的1700万美元将于2009年2月完成投资。由于尚德电力是有限合伙地位和50%的投票利益,其采用后续计量权益法来表明其在GSF的投资,而在GSF的收益所得也将在收入声明中确认。在2008年的财报中尚德电力表示,GSF的第三方投资人可能包括尚德电力的合作伙伴、顾问、雇员和附属公司。财报中也轻描淡写地提到,施正荣也是GSF的投资者之一。

2009年财报才正式披露,施正荣最终控制的Best(Regent)亚洲集团有限公司在GSF的投资占10.67%。

此后,尚德电力继续向GSF注资。

2009年,尚德电力依据协议继续向GSF注资。到2009年12月31日注资总额达到7460万欧元。2010年第一季度又增加投资5070万欧元。2010年5月,尚德电力提供担保,由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向GSF的全资子公司提供贷款约5.44亿欧元,建设太阳能光伏电站。与此同时,尚德电力要求GSF伙伴的母公司以5.6亿欧元的德国债券作为反担保。

2011年11月,尚德电力把大约6.7%的GSF的权益转让给罗梅罗,此举是认可罗梅罗对前者所作的贡献,转让以后,尚德电力持有GSF的权益由86%降至79.3%。

但就是这张牌出了问题。今年7月30日,尚德电力发布了一个陈述文件,首次用图示披露其与GSF的复杂关系,涉及到意大利总计145兆瓦的太阳能光伏项目。公告称,尚德电力聘任的法律顾问全面评估GSF的文件后,发现“GSF对尚德电力担保的德国债券文件材料被怀疑欺诈”。

文件有四个关键要点:调查对尚德电力的核心运营和现金流没有直接冲击;尚德电力是被怀疑第三方实施的欺诈的牺牲品,其管理层和雇员没有任何人参与的迹象;尚德电力已和重要的银行伙伴讨论过,认为将不会对其银行关系产生影响。尚德电力已经雇佣优秀的法律人士,全力以赴,穷尽一切办法解决这一问题,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下一步行动也很明确——尚德电力正在评估被怀疑欺诈事件对合并财务报表的潜在影响,但尚德电力认为对其日常运营和现金流没有直接影响。尚德电力已经雇佣了两家全球领先的法律事务所作为法律顾问,诉讼目标是确保对GSF及其资产的控制。

好消息是,8月14日,尚德电力发布了关于GSF的最近进展,宣布它获得法院命令,冻结了GSF和罗梅罗全球范围内的资产,已经有一位法院任命的独立管理人监管以上资产。另外,管理人受法院授权,取代罗梅罗管理GSF所有伙伴的事务。

施正荣说:“基金管理团队依然在运作,我们盼望在未来和他们保持工作关系。初步尽职调查显示,基金所有和运营的太阳能电站秩序良好。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和基金管理人将评估所有的资产,确信运作符合我们最初期望。”

调查结果似乎对尚德电力十分有利。8月14日,尚德电力公布了GSF的所有和运营的太阳能电站的情况:在意大利已建成的总计大约142兆瓦的电站中,其中141兆瓦已经连接到电网,通过销售电力获得收益。另外,大约74兆瓦已经连到电网的电站,正在收到意大利的补贴安装资金,剩下的项目也有望会在未来数月内收到补贴安装资金。

但GSF仍然是个极大的隐患。GSF的运营调查发现并不是结论性的。根据一位接近尚德电力的人士说,真正了解GSF真相的只有极少数人。尚德电力上市地点原先说是纳斯达克,但最后却在纽交所上市,这令上市前退出股份的一批人大为恼火。

更重要的是,对GSF的调查并不影响集体诉讼程序的进行,而尚德电力的管理漏洞也是实实在在摆在那里的。

大公司病

尚德电力的管理确实错综复杂。

“尚德电力属于爆炸性增长,业绩、规模扩张得太快,管理一时之间没有跟上。”一位尚德电力部门经理称。但是在另一些熟悉尚德电力的人看来,尚德电力管理问题绝不仅仅是“没跟上、不成熟”可以解释的。

一些与施正荣共过事的尚德电力离职高管对施正荣的管理方式颇有微词。“施正荣从国外学到了先进的技术,但是并没有学到国际先进的管理经验。”一位尚德电力中层主管更为直白,他说:“尚德电力内部太混乱了,绝不是几天时间就能整顿好的。”

细微之处也许更能说明问题。在上班时间,本刊发现有几位尚德电力员工在厂门外悠闲的抽烟。当被问及为什么可以在上班时间出来抽烟时,这些人表示,他们是主管,随时都可以出来。而当被问到一线员工是否也可以这样时,几位主管直言:“他们当然不行,我们行。”

显然,施正荣无法解决大公司病。据一位中层主管透露:“尚德电力的连带关系太严重,就跟一棵大树一样,越往下面根越多,可是每次整死的都是旁边的一些杂草。”有离职员工抱怨说,尚德电力可以说是一半员工,一半领导,小到工序长,每个人都挤破脑袋想往上爬。在尚德电力,当个领导跟神仙似的。而在其内部流传着一句话:只要上面不倒,下面个个都吃饱。

在不少员工眼里,尚德电力就是“累的累个半死,闲的闲个感冒”。

一位女员工说:“我当时内部应聘一个生产部文职岗位,在加入尚德电力前曾做过两年文员,考核成绩我也比对方优秀,但是最后我提前知道我没有获得职位,因为我看到对方请领导吃了顿大餐。”一位尚德电力前员工直言:“在尚德电力,升职靠钱。”

更严重的是内耗。“尚德电力管理漏洞太大了,内部高层到了这时候还在你争我斗。”一位熟悉尚德电力的人士说。

施正荣的用人哲学也饱受诟病。一位中层主管认为:“在尚德电力,施总更加信任外国人。”一个不太引人注意的细节也遭到部分员工的抱怨:无锡尚德电力总部工厂大楼外的房角处,原有的中文加英文的尚德电力标识已被纯英文的标识取代。

但也有人认为管理问题并不是施正荣的错。据尚德电力内部人士透露,施正荣和一线员工被尚德电力巨大的中间层割裂开了。他说:“施总并不知道许多尚德电力正在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在一线员工身上发生着什么。”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尚德电力的营业收入在缩水,但是其管理费用开支却依然居高不下。尚德电力财报显示:2011年,其用于管理的费用是五年前的十倍还多。

变相裁员

尚德电力已经开始自救。2011年末,就传言尚德电力为了进行大规模裁员,已提前计提了数额高达1000万美元的专门款项。而彼时,尚德电力的员工总数尚有两万余人。如今,在尚德电力工厂中工作的员工总数已跌破1万人。

“两万人?”当被问到如今尚德电力是否还有两万名员工的时候,一位尚德电力主管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他说:“也就四五千人,你要是说工号的话,都排到8万多了,但是现在许多人都被放假了。”另外,尚德电力的洛阳晶硅部分生产线已经停工,据其一线工人透露:“没有订单,已经放假,现在只发基本工资。”

大规模裁员似乎确实没有出现,但大面积将员工放假已成为了尚德电力的“主要工作”。

由于美国“双反”的影响,尚德电力已经把将近三分之一的生产线进行了关停。“尚德电力关停了以前供给美国市场的那些生产线,美国市场在尚德电力的比重超过15%,现在主要是这些生产线关停了。”一位熟悉尚德电力的政府官员表示。

但是在许多尚德电力员工看来,尚德电力的放假行为其实就是变相裁员,而将员工请出尚德电力的手段绝非仅仅有放假这么简单。

员工结构优化是另一个办法。为了节省人力成本,尚德电力不惜将工作多年的老员工放到被优化的名单之上。“确实在进行员工结构的优化,但并没有大规模裁员。”一位尚德电力的经理不认同变相裁员的说法。

“现在裁掉的好多都是老员工。”一位在尚德电力工作了两年的质检部员工表示,“老员工的薪水高,把他们裁掉,然后招一些新员工,新员工薪水低。”

另一种方式是改变上下班方式使员工自动离职。“内部怨声载道。”一位尚德电力一线员工称。在他看来,尚德电力的许多做法已然是变相逼迫员工辞职。尚德电力一个月前还采用一个月白班,一个月夜班的工作分配制度,一周也有三天的休息时间。但如今已经变成了两天白班,两天夜班,两天休息的制度。令这位员工感到压力大的是,“根本请不了假,就算和领导申请休假也不可能批准,不来就算旷工,而只要旷工三天就会被开除”。

“甚至有的部门已经上了40多个夜班,有许多员工都是没有办法被逼走人的。”一位主管表示。

事实上,尚德电力的工作制度几乎就是加班制度。虽然尚德电力与员工的合同上规定8小时工作时间,但是对于许多员工而言,在尚德电力,是做8小时还是做12小时,不是一个愿不愿意的问题。

一位尚德电力工序长表示:“在尚德电力,一线员工一天要工作12小时,而且都是站着。只有中午有40分钟的吃饭时间,而光用在路上的时间可能就要10分钟。”

现在人员减少的一个原因是工作压力太大。不仅对女员工,就是对男员工而言,在尚德电力工作也有很多人吃不消。“吃饭得跑。”一位2007年加入尚德电力的离职女员工称:“在尚德电力流行一句话,女的当男的用,男的当机器用。”

薪水较少也是员工减少的原因之一。“尚德电力薪金在整个江苏省也就排个中游。薪水少、工作压力大,所以许多员工都很快离开了。”一位曾在尚德电力工作过两年的离职员工说,“尚德电力是大企业,又是在海外上市的公司,所以许多人慕名而来,可是其中很多人会失望而归,尚德电力的薪水与其名声太不相符了。”

值得关注的是,尚德电力已经停止招聘。无锡天元职介的一位负责人说:“尚德电力最近已经不招人了。”而在几位尚德电力主管级别人士看来,这个时候到尚德电力应聘无疑是个笑谈,“都忙着裁人,谁还招人。”

显然,施正荣不愿意倒在离光伏暖春只有最后一公里的地方。但除了裁员,他似乎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

截至记者发稿时,尚德电力的股票价格已经连续两天位于1美元以下。根据纽交所上市规则,如果一只股票连续一个月低于1美元,则自动启动退市程序。尚德电力这只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光伏第一股,将面临被摘牌的危险。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mile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