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延安客车罐车追尾 > 正文

延安车祸浙江一家5口未上车幸免于难

2012年08月28日08:36人民网[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一家5口因不想补票未登上延安事故车辆幸免于难

昨日,呼和浩特运输公司的"8·26"事故接待组把电脑搬到宾馆,让家属通过截取的视频辨认当日进站的乘客 本报特派 呼和浩特记者 陈团结摄

一家5口因不想补票未登上延安事故车辆幸免于难

马惠芳的妈妈(左二)从乌兰察布市的集宁赶到呼和浩特 本报特派呼和浩特记者陈团结摄

一家5口因不想补票未登上延安事故车辆幸免于难

一家5口因不想补票未登上延安事故车辆幸免于难

伤员魏雪梅和张世雄被转至西京医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 本报记者 汤继颖 摄

客车司机 50岁

帮魏雪梅逃生的人可能就是他

本报延安讯(记者 王晓亮)26日,幸存者魏雪梅告诉记者,要不是司机往车外使劲儿推了她一把,她根本爬不出来。昨晚,客车司机高金良的儿子高飞说:“那个把女幸存者往车外推的司机,可能是我父亲。”

“那辆车有两个司机,我父亲高金良是其中一个,另外一个叫陈强。根据车辆上的监控图片看,车辆追尾时,我父亲没开车,躺在驾驶室后面第一排的卧铺上休息。”高飞称,幸存者魏雪梅的铺位在驾驶室后面第三排,距离父亲休息的铺位比较近,很可能就是父亲在紧急关头,帮魏雪梅逃生。

高飞说,他父亲今年50岁,当了快30年司机,开过小车、出租车,开大巴车有18年了,平时做事很有责任感,这次却不幸遇难。他想向魏女士求证父亲帮她逃生的事情。

马惠芳22岁培华学院大三学生

26日原本是她报到时间

22岁的马惠芳是西安培华学院大三学生,26日原本是她到学校报到的时间。

昨日上午9时,呼运集团的接待组,马惠芳的大伯大妈一脸悲戚地等待弟弟、弟媳从乌兰察布市的集宁赶来 。“娃上了几年学,一直是从大同坐火车去西安。这次本打算坐火车走,24日钱和身份证都被偷了。”马惠芳的大妈哽咽着,“是她大伯给她买了25日的票送她上了客车,娃晚上9点还给我发短信报平安。26日,打电话联系不上她。今天听说有班车出事了,我一下心就悬了起来。我儿子在网上一查就是她坐的那一趟,我觉得天旋地转,咋对惠芳她妈交代呀!”

据了解,马惠芳老家在乌兰察布市集宁区,父亲在当地开了个馒头店,有个妹妹上高中。

李志宇 21岁西京学院大二学生

怕妈妈担心 事发前一晚9点就发短信说到了西安

与马惠芳一样,当日坐这辆卧铺车去西安上学的还有内蒙古自治区化德县的李志宇。今年21岁的李志宇是西京学院大二学生,他的母亲马素琴在距离呼和浩特市50公里外的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的薛家湾镇打工,家里还有一个8岁的妹妹。

“24日,娃和女友还结伴在呼和浩特玩,25日上午娃把女友送回集宁,给我打电话说坐上车走了。娃很懂事,总怕我担心,晚上9点多就给我发短信说已经到西安了。”马素琴哭诉着:“没想到出这么要命的事。这叫我咋能承受得了呀!”

张正涛 16岁刚初中毕业

刚结束暑期生活回家准备高中报名

本报延安讯(记者王晓亮)“我家孩子今年刚考上白河县第二中学,正准备去读高一,却出了事。”昨日,遇难者张正涛的父亲张家全告诉记者,16岁的儿子趁着暑假前往呼和浩特看望在那里工作的母亲,同时体验一下打工生活,没想到回家的路上遇到车祸。

张家全在白河县工作,妻子在呼和浩特一家公司做保温技术工作。夫妻俩于昨日赶到了安塞县。张家全告诉记者,儿子今年刚刚初中毕业,学习成绩一般,利用暑假期间前往呼和浩特,探望打工的母亲。

“正涛在我工作的地方干了10天,挣了600块钱,体验到工作的辛苦,孩子终于决定,不能放弃学业,要好好读书。”张家全的妻子边哭边告诉记者,快开学了,儿子回家就是为了到学校报名,他平时喜欢摆弄一些机器,今后想读大学里的机械专业,可惜再也不能实现这个愿望了。

张智 37岁在呼市打工

为给孩子办上学的事他急匆匆回四川老家

来自四川省南江乡的张智今年37岁,过年后就与妻子一起来呼和浩特打工,一直没有回过老家。半个月前,儿子要上学,妻子先回老家了。25日,为了儿子上学的事,他也踏上回家的旅程。如果不出事,26日晚上,他就可以回到老家南江乡。当日妻子在家里一直等着他,可到晚上也没见人到家,电话也咋打也打不通了,跟在呼和浩特市的工友联系,这边说已经坐上班车了。

范国成 43岁在呼市打工

和4个工友去西安想去承包钢筋活

今年43岁的范国成是河南西峡县人,带领一帮乡亲工友在呼和浩特一个工地上承包钢筋活。25日下午,因为西安一个工地有些钢筋活,他坐呼运集团的班车打算看看能不能接过来。27日早晨,他弟弟听广播才知道哥哥坐的那趟车出了事。从当日检票口监控录像上看,范国强看见哥哥确实是上了这趟车。与范国成坐同一趟车的还有去西安出公差的内蒙古华龙机械公司的李建文、郭建刚、贺宝华、铁永军等4人。 本版稿件除署名外均由本报特派呼和浩特记者张有效陈团结采写

幸运者<<

不想补票没上这辆车 浙江一家5口幸免于难

本报延安讯(记者 王晓亮)昨日记者采访得知,因不想补票,便退掉了本来已经买到手的两张票,浙江一家5口没有乘坐出事的客车,从而幸免于难。

25日,一对浙江夫妇带着3个孩子买了两张由呼和浩特开往西安的卧铺客车票,上车时,车站方面认为这对夫妇带的孩子太多,应该再补上一张票。最初,这对浙江夫妇不同意补票,觉得在两个铺位上挤挤就行,车站方面不同意,双方协商了一会儿。后来,这对夫妇同意补一张卧票,但票已售完,而车辆不能超载,浙江夫妇只能退掉两张票。退掉的两张票后来车站又卖给了别的乘客。而恰恰是这一“折腾”,却使得浙江夫妇一家5口幸免于难。

>>幸存者

两名重症烧伤患者昨转入西京医院

本报讯(实习记者靳鸽记者何杰)昨日下午6时许,包茂高速“826”特大交通事故的三名幸存者中,伤势较重的两名幸存者已由延安大学附属医院转至西京医院治疗。

伤者:生命体征基本平稳

昨日下午6时许,患者抵达西京医院后,西京医院医教部主任李谨革马上主持召开了患者病情交接研讨会,会上,延安大学附属医院护理部乔副主任对患者病情及治疗情况进行了介绍。患者魏雪梅和张世雄皆为2到3度烧伤,其中魏雪梅烧伤面积为35%,张世雄烧伤面积为52%。

乔副主任介绍,魏雪梅虽然烧伤面积小于张世雄,但吸入性损伤较为严重。二人经治疗后,生命体征目前基本平稳。

医生:脱离危险期还需四周

西京医院烧伤与皮肤外科副主任朱雄翔介绍,“烧伤患者必须应对早期休克、后期感染、伤口修复、内脏修复这四大难关。需要四周的时间,这四周如果患者能够安全度过,就基本上能够脱离危险期了。”由于魏雪梅伴有严重吸入性损伤,治疗难度要更大一些,“吸入性损伤,主要是热空气通过气管进入体内,对体内产生的一种伤害,所以,在面对火灾时,我们切忌大喊大叫。这样会大大增加吸入性损伤的危害。”

亲属:不愿让老人孩子知道

张世雄的大哥张先生于昨日从老家呼和浩特赶到西安,“我父亲现在还在因病住院,到现在我都没有告诉我爹妈我弟受伤的情况。只希望他能快点好。”妻子田芳同样强忍着泪水感叹着,“出了这么大的事,能死里逃生都算运气了。”

魏雪梅的丈夫、公公以及弟弟于昨日中午赶到延安,下午陪同她一起转院至西京医院。“真不想让娃知道这件事,我姐最大的女孩今年才9岁,小娃才3岁,还有一个刚刚9个月大的男娃。”魏雪梅的弟弟魏东升说,家里曾一度想瞒着孩子们,但出了这么大的事,孩子还是知道了。“现在只希望我姐的伤能快点好吧。”

相关专题:

陕西延安客车与罐车追尾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timg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