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重庆持枪抢劫案 > 正文

周克华同学称其小时候成绩好但性格古怪

字号:T|T

周克华同学称其小时候成绩好但性格古怪

周克华老家的房子

  周克华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的人生经历过什么?

  在村里人眼中,周家是个让人难以理解的家庭

  在同学眼中,他小时候成绩好但性格古怪

  记者赶到周克华的老家,重庆市沙坪坝区井口镇二塘村采访。

  二塘村是重庆市一个较为偏僻的村庄,数栋红砖小房依山而建,抵达周家,要穿过幽僻的涵洞,沿着一条狭窄的水泥路走到山顶,周家就是其中最高的一间。

  在村里人眼中,周家是个孤独、让人难以理解的家庭。多年前,周家迁居至此处,因为是外来户,整个村里,周家没有一位亲戚,但凡村里有红白喜事,周家从不走动。周家父母少言寡语、不爱交际的性格,一直为村里人所议论。周克华则被形容为是周父的“翻版”,脾气温顺,但同样少言寡语,性格内向,不爱与人交往,在村里几乎没什么朋友。

  除此之外,周家留给村民的印象是贫寒。周克华曾和父母一同蜗居在山上一间20多平方米的小瓦房里,直到10多年前,周家的经济状况有所好转,在小瓦房旁盖起了一座三层小楼。邻居说,这栋楼至少花费了周家积攒的四五万元。如今,周家的小楼里住满了穿着便衣的警察。

  秦邦明至今还记得和周克华一起搬沙子的时光。那是1989年,在秦邦明眼里,19岁的周克华初中毕业没多久,还是个有些书生气的小伙子,为人诚恳,少言寡语,不爱凑热闹。他们一同在离二塘村不远的嘉陵江边工作,将河里挖出的沙子搬运到货车上。

  工作结束后,工人们聚在一起打打扑克,有人在边上观看逗趣,周克华是唯一一个躲在车里看书的人,也不言语。秦邦明有时也凑过去,才发现周克华看的全是小说。一旦有其他的工人来叫周克华搭伙搬沙子,他从不拒绝,总是笑着应承跑过去,随叫随到。后因沙场被村里收回,租给了另外的商人,周家父子的搬沙生涯结束。自此,周家的经济每况愈下。去他家串过门的邻居说,周家连吃饭生计都会有些困难。周克华也不得不离开家乡,外出打工挣钱。

  直到3年后,周克华再度出现在村庄,此后的周克华,换过多种职业,想办法赚钱。他曾在村庄附近的火车站搬运货物,也曾在镇上开过小巴车。在此期间,他结了婚,有了儿子。不变的是,他还是极少回村庄,每年顶多一次,有时候带着老婆孩子,早晨回来,晚上离开,而且只“耍”一天,通常是一家人待在屋里,不外出,也不出门交际。

  为人诚恳,喜欢独行

  2011年8月,是周克华最后一次在村庄露面。一直有脑血栓症状的周父去世了,据村民讲述,周父的死亡时间是当天晚上9点左右,有村民看到周克华10点左右就赶回了老家,接着在12点左右将父亲送到了殡仪馆。还有人看到周克华在次日凌晨6点左右离开村庄,其后不知所踪。

  就在此前的6月28日,周克华在长沙市黑梨路一建筑工地附近,枪击工地老板张某,致其头部、腰部负伤。长沙警方公布的悬赏通告里称,嫌疑人外形特征明显,性格孤僻,沉默少语,独来独往,有早起习惯。

  而这些,二塘村人并不知晓。直到2011年年底,经过再三仔细辨认,村民朱国月确认镇里银行门口贴的那张通缉令上的照片就是邻居“周华儿”。同时,大量的警察出现在二塘村,围住了周家的房子,还在房子上安装了摄像头,和周母同吃同住。村里人此时才得知,当年老实内向的“周华儿”成了“罪人”。

  长沙案发回乡祭父

  1970年2月6日,周克华出生在二塘村坪上组狮子山院子的一间茅草房里。那一年,同一个院子里有4个家庭都诞生了新生命。与周克华同岁或比他年龄稍大的五六个孩子就经常在一起玩耍,陈启红就是其中一个。

  陈启红说,两人小时候都在离家几里路的二塘小学读书,还是同班同学。周克华的学习成绩要比陈启红好得多。但两人还是会在一起玩。一年后,陈启红辍学回家,两人在一起玩的机会就变少了。

  陈启红和周克华在一起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去村里的小河游泳,周克华的游泳技术很好,在水里一口气能憋很久。陈启红推测,周克华的野外生存能力就是小时候在农村练出来的。

  邻居陈启芳是看着周克华长大的。在周克华很小的时候,陈启芳对其印象是“很老实”,周克华从不招惹别人,别人也不会欺负他,和院子里的玩伴关系也挺好。

  在周克华七八岁的时候,他家从茅草房里搬到现在住的砖房里。或许是因为家与家之间的距离远了,周克华的性格逐渐变得内向起来,放学后就回到家里,独自一人看武侠和侦探类的小说,反正就是不出去跟以前的伙伴们玩,学习成绩也慢慢下滑。

  陈启厚63岁,也是看着周克华长大的。因为周克华从来不主动向自己打招呼,他觉得周克华一点也不懂礼貌。

  小时候,院子里最老实的是他

  周克华14日早晨被重庆警方击毙,14日出版的重庆晨报《号外》报道说,年轻时的周克华已显露出霸气的一面。

  1998年10月,马师傅在位于重庆上桥张家湾的重庆东站集装箱公司见到了周克华,当时他在公司当搬运工兼叉车司机。大家都叫周克华“华儿”,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老实憨厚。马师傅当时负责维护公司计算机系统,空闲时间比较多。有时候跑到货场看工人们装卸货物,才逐渐认识周克华。

  马师傅了解到,公司董事长是周克华的堂兄弟,至于为何安排他干最辛苦的搬运,一直以来他都未曾理解。

  周克华不高,皮肤黝黑,身体素质极好,搬运货物的时候总喜欢用胳膊擦拭额头的汗水。他叉车开得很溜,马师傅看得出来他的眼手配合能力非常好。

  公司有食堂,吃饭的时候搬运工围坐一桌,席间推杯换盏,有说有笑。唯独他拿一大碗盛上饭菜,独处一角,享受他难得的清静时光。平时“华儿”言语不多,说话有点大舌头。

  马师傅至今还很清楚地记得,夏天业务不太好的时候,同事们喜欢跑到库房“诈金花”,有次周克华拿了“3个A”,另一同事手上“3个8”,拿3个8的同事以为自己这把赢定了,不断下注,一副得势不饶人的姿态。下注几轮过后,“华儿”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我不想你输太多,我3个A,开牌吧!”

  当时在座的10多个同事傻眼了,“华儿”太淡定了,气场之强。可他们哪曾想到,周克华竟然真成了悍匪。综合《新京报》《潇湘晨报》《重庆晨报》等

 

相关专题:

重庆持枪抢劫案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emol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