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重庆持枪抢劫案 > 正文

周克华被击毙前说最后一句话:好像走错了哟

2012年08月15日02:00北京晨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周克华被击毙前说最后一句话:好像走错了哟

周克华被击毙前说最后一句话:好像走错了哟

  重庆沙坪坝区微电园治安派出所48岁的民警王晓渝(后左一)、42岁的民警周缙(后左二)在接受媒体采访。

  14日6时50分,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经过重庆等地公安机关连续数日艰苦奋战,犯下累累罪行的公安部A级通缉犯周克华在重庆沙坪坝区童家桥被公安民警击毙。至此,苏湘渝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件成功告破。击毙悍匪周克华的民警王晓渝、周缙详细介绍了击毙周克华那惊心动魄的5分钟。

  截获信息>>>

  周克华扬言近期还作案

  重庆“8·10”持枪抢劫案发生后,公安部和重庆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公安部第一时间向全国发出A级通缉令,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专程赶赴重庆坐镇一线指挥,并派出专家组指导案件侦破。重庆副市长、公安局长何挺指挥全市公安民警会同武警和驻渝部队官兵冒着40多摄氏度的高温酷暑开展严密封控、全力围捕等工作。

  周克华持枪抢劫后并没有逃回山林,而是躲到市区。8月11日,重庆警方在市区一家商场发现周克华踪迹。经调取监控录像,确认就是周克华本人。警方立即调民警赶赴现场,但周克华侥幸逃跑。警方一方面在歌乐山搜索制造假象,一方面布置多个4人一组的抓捕小组。

  8月13日,一条至关重要的信息被重庆市公安局截获——周克华扬言近期还要“再干一个更大的案子”。8月14日6时,沙坪坝区微电子园治安派出所的民警王晓渝、周缙刚与同事交接完工作,继续接班蹲守任务。在童家桥的邮政储蓄所外面,王晓渝、周缙正在聚精会神地勘察着四周的情况,此时一个紧急的电话打到了周缙的手机上,是所里的领导通知称周克华可能在附近作案,命令他们高度戒备。

  悍匪现身>>>

  被跟踪过程中不露声色

  电话刚一挂,6时45分左右,一个戴着墨镜、背着背包的男子一边走路一边打着电话,引起了周缙的注意。此时他们相距30米。尽管此时周缙还并不确定这名男子是不是周克华,但警察职业的高度敏感使他第一反应跟了上去。这名可疑男子在被跟踪的过程中一点不露声色,继续打着电话慢步前行,偶尔回头看一看。直到走到一个小巷子,可疑男子突然步伐加快。周缙才跟着跑了几步,前面的男子突然转身,此时他们两人的距离不到十米。

  “他突然转身后,嘴里还自言自语地说着什么。我立刻高度紧张起来。此时我还是没有确定他究竟是不是周克华,全部精力都放在观察他掏不掏枪上。”周缙告诉记者:“他转身后停顿的时间只有几秒钟,突然掏出枪来。此时我确定他就是我们要抓捕的周克华。我马上大喊一声‘有枪’,通知我身后几步外的同事王晓渝,同时我立刻找到旁边的电线杆作掩护。”

  然而此刻,在王晓渝身边找不到任何掩体,但有着32年从警经历的他沉着而敏捷地掏出枪,准备与同事立刻抓捕周克华。

  正面交锋>>>

  周克华开3枪民警开4枪

  击毙周克华的惊险时刻定格在6时50分。王晓渝、周缙与周克华正面交锋的距离不到3米,周克华率先向民警开枪,没有掩体遮挡的王晓渝成为被攻击的首个目标。这一枪打到了王晓渝腿边1厘米的地上,弹起的弹头击中了王晓渝的右小腿。王晓渝、周缙二人立刻还击,各向周克华开了两枪。周克华向他们开了三枪后中枪倒地。

  周克华倒地后,王晓渝、周缙立刻上前夺下他的手枪。从他的背包里还搜出了1把自制手枪、3个弹夹、30多发子弹和1万多元现金。

  记者问王晓渝:“在没有任何掩护下正面与悍匪交火,你心里第一反应是什么?”王晓渝说:“我和周缙与周克华形成三角形。我们两个可以互相掩护,使周克华处在不利位置。他朝我开枪,周缙就可以击中他!”

  击毙悍匪>>>

  周边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周克华在沙坪坝区童家桥被击毙后,记者第一时间赶赴了现场。周边群众获悉周克华被击毙后,纷纷赶来了解情况,无不拍手称快。在江北区开“摩的”的赵师傅听到周克华被击毙的消息后,专门开着摩托车来到了事发现场。“听说周克华被击毙了,我心里感觉安全多了,决定给自己放一天假过来看看。为了抢钱滥杀生命,周克华甚至连手无寸铁的妇女都不放过,理应受到严惩。”

  ■目击

  “我爸离周克华不到1米!”

  家住重庆沙坪坝童家桥双菱皮鞋厂旁的樊小姐告诉记者,她的父亲樊先生目睹了周克华和警察对峙的现场过程。

  “我家里是卖菜的,今天早上我爸爸6点多给我妈妈送完菜回家,发现走在他前面的那个人很像通缉令里的周克华。当时我爸爸后面还走了一个人,后来我们才知道那是个便衣警察。”樊小姐告诉记者,当樊先生正与路边贴着周克华的通缉令核对人像时,周克华突然转过身来。“当时他们之间的距离不到1米。”

  樊小姐称,樊先生刚准备打电话报警,发现周克华突然转身。“我爸爸说看到周克华腰间有一把枪。当时他被吓坏了,赶紧越过周克华迅速跑远。不一会儿,爸爸就听到枪响,就是跟在身后的警察开的枪。吓得他赶紧往家跑。”

  14日清早6点,45岁的菜贩何先林也目睹了民警与周克华的枪战。6点30分,家住沙坪坝区童家桥莴笋沟双菱皮鞋厂旁边的何先林,准备买完菜回家时,一名40岁左右的男子从他身旁擦过。何先林发现该男子与嫌犯周克华长得很像,于是跟在他身后。

  老何的跟踪引起了周克华的警觉,当他转身看何先林时,发现老何身边还有两名男子。其实,两名男子系便衣民警。此时,民警已经断定该男子为周克华,于是双方开始交火。看到情况不对,何先林立马蹲下抱头逃过一劫。

  ■对话

  周克华身带上万现金数十发子弹

  记者:两位警官,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当时抓捕周克华的具体情况?

  警官王晓渝:当时我们碰到他的时候,周克华比较慌张,朝一个小巷子走过去了。我和周缙一起追上去,他走到前面,因为我们两个不能走到一起,要形成一个战术队形。走上去过后,他(周缙)在前面,周克华就把抢掏出来了,是一个仿54式手枪,就朝周警官开了一枪,当时这一枪开了之后,他就在电线杆后面,(把电线杆)当了一个掩体,当时这种情况我就只有找一个靠墙壁的地方,尽量让我的身体暴露在周克华的枪口之外,这个时候我和周警官站的队形就形成了一个三角形,周克华这个时候就不好击伤我们任何一个民警,他要是击伤周警官的话我就会用枪打他,他如果用枪来打我的话,周警官就会击伤他。

  当时他处于这样一个情况之后,他可能为了鱼死网破,要逃命,最后就跟我们对射。因为他的枪毕竟是仿制的,我们的是专用的枪,威力肯定要比他大些,所以当时我们两把枪同时向他击发过后,就看到他没得动静了,我们就上前去看,一搭脉基本上没有什么反应了,就确认他死亡,被击毙了。

  警官王晓渝:当时我们初步判断应该是他。

  警官周缙:照片符合,两把枪符合,击毙了以后近距离一看,就是他。打倒了以后,他还没完全死,有点动,我们先把包、枪弄到边上来。

  记者:周克华被击毙时,随身了带了些什么东西?

  警官周缙:当时他身上背的包里面还有把手枪,三个弹匣全部是压满了的,他有一个身份证,身份证上写的是另外一个名字,四川人,现金可能有一两万块钱,不是很多。

  警官王晓渝:这个人相当凶残。他的子弹起码还有四五十发,散的。他那个手枪是改装了的,他装的子弹比我们这个装的要多,他可能装了十发都不止,我这个枪当时装了八发子弹。

  记者:为抓捕周克华,警方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听说您这几天一直没能休息?

  警官周缙:是的,我们8月10号到现在都没休息,所有的民警都没有回家。他现在是要挑战重庆警方、全国警方,因为他作案不止在重庆,他扬言要再在重庆做一次更大的,我们掌握了这个线索以后就做重点部署,沙坪坝是最重点的,因为他是沙坪坝的人,他扬言要做更大的案子,今天是撞到枪口上了。

  警官王晓渝:在市局专案指挥部的具体部署下,我们是加班加点在做这个事情。守点的守点,待命的待命。

  警官周缙:所有警察都配枪,不配枪发现了击毙不了,他逃出去了会给群众造成更大的伤害。

  ■讲述

  还原“杀人魔”

  重庆是周克华的家乡,也是他犯罪的起点和终点,从最初的案发地重庆市江北区到之后的长沙、南京再到这次的沙坪坝区,“杀人魔”周克华在地图上画了一个诡异的三角。“好像走错了哟!”是周克华说的最后一句话,的确,这是他人生凶残的错路。

  周母:南京劫案10天后见过儿子

  周克华,男,汉族,1970年2月6日出生,系重庆市沙坪坝区井口镇二塘村人,初中文化,1985年至1993年在外打工。1985年时,他曾经因调戏妇女被派出所治安拘留14天。1995年至2000年他在火车站当过搬运工。

  2004年4月22日,34岁的周克华第一次出手。和8年后的凶案相似,他选择了在正午开枪,抢劫对象同样是刚从银行提完款的女性。

  2011年8月,在重庆二塘村,周克华的父亲周正喜因突发脑血栓病危住院。周克华的母亲陈世珍跑到镇上用公用电话给周克华前妻打了电话,让她叫周克华赶快回来一趟。电话打完没多久,周克华就赶到医院,并一直陪伴父亲,直至9月6日周正喜去世下葬。陈世珍说,丈夫的后事都是儿子办理的。这期间,周克华曾在医院、陵园等公共场所出入,村里很多邻居都见过他,但没有一个人把他与两个多月前长沙发生的枪击案联系起来。

  今年1月6日,周克华再次出手。在南京下关区一银行外,周克华冲至一名男子面前,一枪爆头,抢劫现金近20万元。1月19日,南京劫案发生10余天后,因想念孙子,陈世珍去长胜镇给孙子和前儿媳送汤圆,结果意外地见到了周克华。

  陈世珍转告儿子,此前曾有警察上门通知周克华更换二代身份证,周克华回答称:“晓得了,身份证还有用。”这也是母子的最后一次对话。在这之后,周克华再度失去音讯,直至8月10日,重庆枪击案发生。

  旧同事:他打牌拿到3个A很淡定

  1998年10月,市民马先生在位于上桥张家湾的重庆东站集装箱公司见到了周克华,当时他在公司当搬运工兼叉车司机。大家都叫周克华“华儿”,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老实憨厚。公司有食堂,吃饭的时候搬运工围坐一桌,席间推杯换盏,有说有笑。唯独他拿一大碗盛上饭菜,独处一角。平时“华儿”言语不多,说话有点大舌头。

  年轻时的周克华已显露出霸气的一面。他在当搬运工时和工友打牌,拿到3个A非常淡定,拿3个8的同事以为自己这把赢定了,不断下注,一副得势不饶人的姿态。下注几轮过后,“华儿”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我不想你输太多,我3个A,开牌吧!”当时在座的十多位同事傻眼了,“华儿”太淡定了,可他们哪曾想到,周克华竟然真成了悍匪。

  受伤保安:他面无表情朝我开枪

  8月10日上午,重庆沙坪坝区凤鸣山康居苑中国银行储蓄所门前发生抢劫案,一死两伤。警方迅速证实,犯罪嫌疑人就是蛰伏7个月后再次犯案的周克华。

  被周克华击伤的银行保安马志忠回忆,8月10日那天,他正在位于凤鸣山的银行大堂巡逻,突然听到两声类似“爆胎”的声音,接着看到外面有两个人陆续倒地,“地上全是血,旁边的目击者都吓呆了。”

  马志忠追出大约30多米后,周克华转过身,面无表情地从裤兜里掏出手枪。马志忠根本来不及躲避,听到一声爆胎的声音传出,他的右手一阵剧痛,子弹穿过他的右手臂射了出去。

  重庆市民翟先生目睹了周克华的整个逃离过程。在射伤保安后,他把枪放回腰杆上,慢慢地走离现场,竟不是跑。

  周克华作案从容镇定,显然是有备而来。常年在储蓄所前开杂货店的店主印证了这一点。店主称:“在7月份那时候,他不笑也不说话,我看到他好多回了。”

  老太:十余天前遭遇周克华试枪

  “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14日上午10点左右,家住歌乐山镇山洞村的陈谭群,从电视里得知周克华被警方击毙的消息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十多天来,67岁的陈谭群一直没有睡个好觉。她心里藏着一个秘密,不敢对任何人说。直到8月10日,枪击案发生后,陈婆婆才偷偷地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在家门口附近蹲守的民警:她曾经在寨子山上遇到一个神秘男子,很有可能就是周克华。

  7月28日中午,陈婆婆下山途中,听到一声闷响。她看到一名男子右手拿着一把手枪,对准面前的树林。“砰!”还没等陈婆婆反应过来,又一声同样的声响。陈婆婆亲眼看到这名男子朝树林开了一枪。“我被吓惨了。”陈婆婆心里很紧张,强装镇定地继续往前走。这时,男子也注意到了陈婆婆。慌忙把手中的枪插进腰后。

  这名男子装束奇怪。他头上戴着一顶有些反光的黑色帽子,脸上还戴着一副黑色墨镜。“只露出个鼻子和嘴。”陈婆婆回忆,男子的身高大概一米七左右,中等身材,年约40岁左右。陈婆婆注意到,男子边上还有一个黑色的大包。“至少可以装下一床棉絮。”

  当陈婆婆走到这名男子身边时,他突然说话了,“老太婆个人快走。不要多事。多事死得早。”陈婆婆不敢回头看,一直跑下了山。从那以后,陈婆婆没敢再上山。

  直到8月10日下午,她发现家附近多了很多民警。一打听才知道,发生了“8·10”枪杀案。当天晚上,陈婆婆就带着民警上山。后来,陈婆婆到派出所做了笔录,看到了周克华的照片。“鼻子很像。”陈婆婆说,“我要是早知道就是这个坏人,我肯定立刻报警。”

  本版综合新华社、央广、

  《重庆晨报》报道

相关专题:

重庆持枪抢劫案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emol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