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绿色频道 > 环境红黑榜 > 正文

河北涞源“头顶”30座尾矿库 泄洪通道被堵

2012年08月02日08:01新京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河北涞源“头顶”30座尾矿库 泄洪通道被堵

  8月1日,涞源县杨家庄镇冯家庄村周围,堆放了4座尾矿库,这里地势高植被覆盖少,“7·21”暴雨时有尾矿库滑坡堵塞河道,泥石流滑入冯家庄村,对当地造成严重破坏。

  是“天灾”还是“人祸”?7月21日,山洪过后,河北涞源县杨家庄镇冯家庄村、木吉村等村民们认为周边的尾矿加重了此次灾害。

  涞源县政府称,大水与尾矿关系不大。相关负责人认为,此次受灾地区和遇难者分布在杨家庄镇、王安镇、银坊镇、塔崖驿乡等几个重灾区,未出现矿区附近村庄伤亡人数特别集中的状况。在这个以矿藏著称的地方,几十年开采留下大量尾矿库。每到汛期,境内的248个尾矿库和多个地质灾害易发区成为涞源县的重点盯防区。

  当地村民们担心,山体近日水分饱和,若再下雨,头顶上的尾矿将危如累卵。

  尾矿包围

  村民最怕的不是生活艰苦,而是压在村子上方四座尾矿堆成的“大山”。

  在庞大的尾矿群里找到冯家庄村,就像在乱石堆里找一枚硬币。

  冯家庄村属于涞源县杨家庄镇,有村民160人左右,暴雨中,大多房子被淹,两所房子被洪水冲走,两名村民遇难。

  被铁矿和铁矿选厂包围的冯家庄村南侧有四个大型尾矿库,村北侧有一大型铁矿选厂,但都没有厂名。据村民称,一个叫宏伟铁矿,一个叫做冀恒铁矿,目前已经停产。

  村里的小河沟是拒马河的一条支流,沿小河沟往上走,记者发现,路边、河道旁堆积了大量尾矿。

  水从山上流下来,在村庄的道路上汇成一条清澈的溪流,溪流汇入村旁黑色的河流中被染成黑色。

  “那是尾矿的颜色,从上面冲下来的。”村民陈海指着村南一座高耸的青灰色山说。

  暴雨后的冯家庄空空荡荡,村民前往涞源县城的安置点暂时居住。村里只剩下陈海等五六人坚守。村民陈黑子(哑巴)从县城回来,跟陈海用手语说话。

  “他说他想家了。”陈海向记者翻译。因为村里没有人,大批救援物资还没有送过来,开车送陈黑子回来的村干部给他带了两箱食品。留守的陈海在家吃余粮,但饮水是问题,村里的水井都被洪水泡成脏水。

  “年轻人都躲出去了,留在村子里的人都是老弱病残,也不愿出去。”陈海说,水的问题自己想办法解决,先凑合着过。大雨过后,村民们还不敢回来,陈海说,他们最怕的不是生活艰苦,而是压在村子上方四座尾矿堆成的“大山”。

  “如果任何一个尾矿垮了,村子里谁也跑不了,都得活埋。”悬在冯家庄上方的尾矿一共有四座。

  “悬顶之剑”

  在百余米高的尾矿山上,没有加固和防护措施,经过暴雨冲刷,尾矿形成陡峭的侧面,摇摇欲坠。

  在“7·21”暴雨引发的山洪中,水漫过村子,冯家庄两位村民在洪水中遇难。

  有村民认为,水能涨这么高是因为尾矿垮塌堵塞了河道。昨日,记者在冯家庄村旁看到,小河沟的河道几乎被尾矿填平。

  “原来在河槽底下,站着都摸不到沿,现在都和宅基地的地基差不多高了。”陈海说,冯家庄通往外界的石桥桥洞,只露出半米高,10年前这个桥洞能过拖拉机。1963年的大雨下了七天七夜,因为河槽深,洪水都没有漫过河槽。

  “如果没有尾矿冲下来,肯定不会淹得这么严重。”昨日,村民高志方说。

  他说,洪水来时,水淹到他家的床,水退后留下将近半米淤泥。“这黑乎乎的其实不是淤泥,都是尾矿砂。”高志方说。

  高志方曾是铁矿工人。在冯家庄的南侧,自1966年开始有铁矿,高志方说,那时没有尾矿山,尾矿山是在这几年才堆起来的。

  “以前尾矿都会运到下游的一处尾矿库中处理。” 高志方说,2005年前后,矿改制后,变成民营铁矿,尾矿开始出现。像没人管一样,尾矿堆积成山,成为村子的悬顶之剑。

  陈海说,以前每到夏天发大水,河道就会被水冲得加深一些,而现在正好相反,每次大水通过,河槽会让尾矿越垫越高。

  昨日,记者沿路而上,看到冯家庄村上方悬着的尾矿。按规定,尾矿都要按照标准筑坝,并防止垮塌,然而,在百余米高的尾矿上,记者发现没有加固和防护措施。经过“7·21”暴雨冲刷,尾矿形成陡峭的侧面,摇摇欲坠。

  从上往下看,尾矿库居高临下,“压迫着”冯家庄,一位村民说,这场洪水中村子没有被完全吞没是万幸。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mile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