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男子22天三入出租房强暴女工 掐死1人

2012年08月01日06:38南方都市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男子22天三入出租房强暴女工 掐死1人

  昨日下午,被害人家属来到东莞,面对亲人的离去,丈夫和两个子女都陷入万分悲痛之中。南都记者 陈奕启 摄

  ■《色魔22天三入出租房强暴女工》追踪

  南都讯 记者何永华 实习生 凌志敏 7月份的22天内,万江赵屋村12巷15号以及16号两栋出租房,先后发生三起入室强奸案,其中37岁的陈艳红更是惨死在出租房厕所里。警方已经将与三名女受害者同厂的色魔蒋某抓获(南都曾多次做过报道)。记者昨日获悉,经过对死者的法医鉴定,已查明死者是被色魔蒋某掐住脖子窒息致死的。死者家属昨日也前往派出所办理了尸体火化手续。“我们想早点把事处理完,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死者脖子上有很深的手指掐痕

  “我姐走了,留下一大家子的人,她家上有三个老人,下有两个读初中和小学的孩子,叫他们以后怎么办?”陈艳红的弟弟陈大春说起自己的姐姐,这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数度哽咽得说不出话来。陈大春说,姐姐被入室的色魔蒋某强暴,因喊救命反抗,惨遭蒋某杀害。现在,犯人已被抓获,鲜活的生命却回不来了,只留下家人的眼泪。

  陈大春最后一次与姐姐陈艳红通电话是在21日的早上,当时其父亲生病住院,陈艳红打电话问父亲的情况。没想到第二天中午家人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称陈艳红已经遇害。亲属听到这个消息,匆忙租车从河南周口赶来东莞见陈艳红最后一面,“我看到她的脖子上有很深的五指掐痕,左腿的脚掌有一道十几厘米的刀伤。”陈大春回忆起姐姐的遗容,估计姐姐是被掐至窒息而亡的。

  昨日上午,陈大春等家属来到万江公安分局。在那里,他们查看了刚刚出来的陈艳红的死亡鉴定报告。报告证实了家属此前的判断,死者系被犯罪嫌疑人用手掐脖子窒息死亡的。“我姐身上的刀伤并不严重,最终要她命的是脖子上的掐痕”,陈大春说,当时姐姐遇到强暴,肯定是大喊“救命”,凶手害怕姐姐的喊声导致事情败露,便用手掐死了姐姐。

  家庭困难希望社会能给予帮助

  陈艳红来东莞四年多了,为多存点钱供两个孩子读书和养起家中的三个老人,她每年除了春节和秋收时分回家,其他的时间都留在东莞这边打工,“家中耕了9亩多的田地,每年秋收季节她就请假回老家帮忙收割。”沉默不语的陈艳红的丈夫肖合低声地插话说,他一直低着头,偶尔用手背擦眼睛。

  “我们还没将这个消息告诉家中失明的奶奶,怕她承受不住。”得知陈艳红生前所在的工厂对其家庭补贴一万多块,“人都死了,还要钱干什么?”陈大春努力克制自己悲伤的情绪,不让眼泪流下来。陈大春说,原本到了8月份,姐姐就要请假回老家帮忙秋收的,现在正是玉米收割期。“现在人死了,地里的庄稼也荒废了,一家人生活毫无着落”。陈艳红两个瘦弱的孩子坐在床上低着头一声不吭,几乎将整个脸掩埋在膝盖里,读初一的儿子听到舅舅谈起自己的母亲,忍不住掩面而泣。

  陈艳红生前每个月能赚4000多块,除了寄回家补贴家用,她就把钱存起来。“但是这钱赚得不容易,她平日除了在工厂上班,周末为赚点钱,别人在休息的时候,她就跑去水果店做钟点工。”陈艳红的工友说,陈艳红的家境不是很好,但待人热情。陈大春说,姐夫不善言辞,打工四处碰壁,只得在家务农。“家里还有个90来岁的奶奶和年过七旬的父母,加上一双未成年的儿女,这个家不知道能不能撑下去”,陈大春希望社会能给点帮助。

  重返现场

  恐慌仍难消除 警方加强巡查

  22天三入出租房强暴女工,造成1名受害者死亡。虽然色魔早在7月24日落网。如今,一周的时间过去了,事发当地赵屋村12巷15号人去楼空的状况并没改变,二手房东始终未出现,附近居民在热议这起案件时仍难掩心中恐慌和忧虑。据15号楼下的水店老板称,事发的15号早已人去楼空,就连附近的其他楼房的住户也搬离了不少,“我这店估计也做不下去了,很快就搬了。”旁边的便利店老板江先生也打算近期将便利店搬走。

  至今,附近居民茶饭余后的谈话主题仍少不了这个案件,色魔虽然在一周前已经落网,但周边的女性仍感到些许的恐慌和忧虑,“我不在的时候,我老婆自己一个人在家就觉得害怕了。”水店的老板说,为避免类似的悲剧发生在自己身上,附近许多单身女性已搬回工厂的宿舍住。不过,让赵屋村的居民稍微感觉到有些安全感的是,如今村里已经增派了治安员,加强凌晨的巡查。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emol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