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南京拟在六百年前明城墙架电梯引市民激辩(图)

2012年07月27日10:54中国江苏网[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南京拟在六百年前明城墙架电梯引市民激辩(图)

玄武湖和市区之间有道“箍”。记者 乐涛 摄

南京拟在六百年前明城墙架电梯引市民激辩(图)

规划的“城墙渡”,可能带来火爆人气

中国江苏网7月27日讯 600多岁的明城墙再次身处南京舆论的热点话题之中。近日,钟山风景区、玄武湖风景区整合的南京中央公园蓝图,提出在神策门-玄武门沿线规划建立一些类似于电梯的“城墙渡”;昨天,大量有关反对“城墙渡”建设的评论出现在了南京的门户网站西祠网上。

7年前,2005年公示的《玄武湖风景区控制性详细规划》中,设计者原想在明城墙两侧的保护范围之外架起两座电梯,这一方案在当时就曾受到了南京众多专家与市民的强烈反对。

[方案]

“城墙渡”:两个电梯+渡口

凌空跨越600年明城墙

有关明城墙、中山陵、玄武湖的任何动静,都会深深牵动南京人的神经。在南京中央公园的规划方案中,南京市最终看中了澳大利亚CK公司中央公园规划。在该方案中,神策门-玄武门沿线规划将建立一些“城墙渡”,类似于电梯,让游客们随时可以上下,更容易观赏城墙和玄武湖风光。该设计通过新添加的建筑元素,组成玄武湖侧的一个重要的步行系统。

按照规划师的设想,“城墙渡”可能采用透明的钢化玻璃,等于是两个电梯连通一个凌空跨越城墙的渡口,沟通内外,把人送上城墙或送下城墙。在城墙两侧规定的保护范围之外,做一个简单的木结构或钢结构的桥伸展至城墙边,但完全与城墙没有接触,这样对南京明城墙本体没有伤害,也方便必要时拆除。

南京市旅游园林局局长汪振和还解释说,明城墙本身要保护,上面不能行车,但路很长,大家在上面走会很累,所以在节点的地方建一些“城墙渡”,这样上得去下得来。

此前,有媒体报道澳大利亚CK公司中央公园规划已通过文物部门的审批,对此,南京市文物局文物保护处处长曹志军昨天明确表示,他们还没有接到该规划的报批。

南京市规划局相关负责人也明确表示,澳大利亚CK公司中央公园规划只是一个概念性规划,如果真要建设,中央公园必须有一个建设性的规划,并且在开建前须向社会公示,征询公众意见。

[激辩]

支持

由于明城墙的阻隔,玄武湖不能向城市打开,人们进入非常不方便,浪费了一个最宝贵的旅游资源。

西湖之美在于开放性,中央公园和西侧市区却有道“箍”

历史上,玄武湖曾是南朝皇家园林的“蓬莱仙境”,也是明朝存放全国户籍赋税档案的“黄册库”;明城墙更是记载了南京六朝古都的兴废荣辱,唐代诗人韦庄便有“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之句。

但如今,欧阳修“钱塘莫美于西湖,金陵莫美于后湖(玄武湖)”的诗句,无意中也成了南京的一个小小“心结”。

之所以有“城墙渡”这样的设想,正是因为现在明城墙已成为割裂玄武湖和西侧市区的一道“箍”。现有的玄武门、解放门等通道远远不够,通过“城墙渡”可以让人们不费什么腿脚,轻松从城墙的一侧翻越至另一侧游览。

有园林专家表示:“西湖之美就在于她的开放性。而由于明城墙的阻隔,玄武湖不能向城市打开,人们进入非常不方便,这就限制了她对城市景观和市民生活所起的作用。”这造成了无论是外地来南京的游客还是本地游客,在观赏玄武湖和紫金山的时候,都不会特别想到去游览城墙,浪费了一个最宝贵的旅游资源。

反对

明城墙要避免被“画胡须”、被“穿衣戴帽”的厄运;因为子孙不必为拆除“历史违建”而烦恼。

网民:在历史遗迹上不要留任何痕迹,六十米的廊桥很不靠谱

要在600多岁的明城墙边上架设电梯的设想,还是像7年前的那场规划公示时一样,激起了反对的“声浪”。

网民“abc8450”在西祠网站上很“大胆”地发帖称:“在一条600多年历史城墙边矗立起一个个透明的、现代化的电梯,好像一个个吸血虫叮在一个巨人的身上。想想这就是不伦不类、大煞风景”。

他认为,“城墙渡”从功能上说,是为了方便游人上下。出发点很好,但意义不大。因为,从解放门的台城向西可以一直走到玄武门,向东可以走到九华山,并从九华山下来。但是临近玄武门处被封死了,这段路不过一公里多一点,只要把玄武门上下城墙的通道打开,游客完全可以从此上下。

根据自2010年12月1日起施行的《南京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明代都城城墙三十米范围内,不得新建任何建筑。按照这个规定,“城墙渡”从电梯到城墙再到另一侧的电梯,要建一个跨度超过六十米的廊桥还是透明的,“不知道结构如何解决,很不靠谱。”

“当代的或未来的规划大师们,在历史遗迹上不要留下你的任何痕迹,你们所要做的只有四个字:‘原样保护’!”网民“abc8450”直言不讳地说,这样,再过600年,子孙还能看到1200年前原汁原味的明城墙。他们会感恩,因为明城墙避免了被“画胡须”、被“穿衣戴帽”的厄运;因为他们不必为拆除“历史违建”而烦恼。

专家:会“切开”明城墙的天际线,原有的幽静隐蔽的环境会消失

“这是再延续7年前的荒唐。” 和上轮规划一样,南京市明城垣史博物馆专家杨国庆依旧不能接受“城墙渡”。他说,首先,明城墙这样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任何规划都需要逐级报批,直至经过国家文物局的审批,现在的方案肯定不能过关。“城墙渡”的方案不符合文物保护法和文化遗产保护的精神,如果不公示就开建,明显是不合法的。

其次,明城墙不仅本体是文化遗产,文物环境也不能轻易地被破坏,不难想象,“城墙渡”会一个点、一个点地“切开”明城墙的天际线,将会削弱城墙本体的文物属性和价值。

杨国庆还认为,作为遗址性文化遗产,文物法不提倡无限制地免费上城墙,毕竟每块城砖都是600岁以上的高龄了,旅游要适当控制,更要传给子孙。

对相关部门宣称“城墙渡”是为了解决市民游览玄武湖不方便的问题,对此,杨国庆嗤之以鼻:“如果真要方便,那不如把城墙全部拆掉。”他认为,如果让全南京人来投票决定“城墙渡”建设与否,会有一半以上的人投反对票。

盖星石被称为“业余规划师”,多次参与过南京政府组织的专家论证会。他认为,作为南京体量最大的地面文物,明城墙也是全国现存的规模最大的皇朝都城城墙,围绕它做事一定要慎重。

他说,“城墙渡”会损害明城墙的整体风貌,现有的登城台阶和入口其实可以满足需要。“中国园林有庭院深深和曲径通幽的审美意境,城墙也是这个道理。如果几百米一个城墙渡,天堑变了通途,那么原有的幽静、隐蔽的环境很快就会消失。”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terry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