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绿色频道 > 环境保护 > 正文

天鹅湖欲变身度假区 被指借"生态旅游"破坏生态

2012年07月24日09:16天津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天鹅湖欲变身度假区,当地认为这是提升改造发展旅游,环保人士则担忧是借生态旅游名义破坏生态。

地处东营的天鹅湖,原本是亚洲最大的人工湖,每年有白天鹅、灰天鹅、黑天鹅、仙鹤等百余种珍禽栖息、落户,并因此而得名。然而,这一切已被改变。

一项规划面积约80平方公里、概算总投资100亿元的天鹅湖旅游度假区建设项目正在火热进行,地址就在天鹅湖原址。在当地认为这是“提升改造”发展生态旅游,环保人士则担忧,其是借“生态旅游”名义破坏生态。

天鹅湖欲变身度假区

从东营城区向东15公里,天鹅湖所在地。

“都祸挑(破坏)了。”7月18日下午,出租车司机郭大姐感叹,改造将水清、鸟鸣的湖区翻了一个底朝天。

烈日下,工程车奔波在工地上,扬起阵阵尘土,挖掘机到处轰鸣,湖底是黑色的淤泥及新施工过的痕迹。在唯一一条通往湖区的通道上,巨大的牌子上有“天鹅湖升级改造关闭”的字样。即便如此,仍然有来自北京等地的游客驾车而来,但很快折返。

新金融记者了解到,天鹅湖旅游度假区项目规划面积约80平方公里,概算总投资100亿元。一位自称施工方的人士说,2011年冬天,湖水已被抽干,2012年春节过后开始动工,在2月28日上午举行了开工仪式,而到现在工程才刚刚投入10多亿元。他介绍,今年10月1日,湖区“升级改造”结束,并重新开放,“那个时候会比原来更好”。

在原湖区深处的太阳岛上,该工程项目规划图显示:天鹅湖度假区开发建设将突出生态、旅游、城市三大主体功能,布设乐水世界、飞鸟绿洲、温泉汇等27个重点项目,策划东营国际论坛、天鹅湖国际观鸟节、天鹅湖温泉养生节等九大节事活动,着力构建起以旅游为主导产业,以文化、会议为支撑的六大产业体系,打造成集岛屿度假、湖区观光、温泉休闲、水上运动等于一体的国际湖岛生态旅游胜地。

“今年上半年重点实施龙岛、莲花岛、坝体绿化三项工程。”该施工人员说,都需要重新填土,仅龙岛,一个“龙眼”便用了40万方土,其整体形状将呈现一个“龙”字,规划中的别墅等将建立在此。

记者了解到,1982年,天鹅湖由胜利油田投资兴建,是胜利油田,东营市生产、生活的主要淡水水源,也是当地著名的旅游景点。每年约11月份开始到次年春天,大批天鹅栖息在天鹅湖,场面颇为壮观。

“东营天鹅湖是亚洲最大的人工湖,黄河三角洲生态环境保护区内的主体部分。”山东环保志愿者任增颖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介绍,湖区拥有丰富的渔业资源和鸟类资源。这里鸟类品种繁多,尤以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天鹅著名,并因此得名。

早在10年前,作为当地环保志愿者的任,便开始关注天鹅湖的生态变迁。让她记忆犹新的是,2006年冬天,她带领北京自然之友观鸟队,一行19人来到天鹅湖观鸟,在天鹅湖内及周边树林、草丛中发现了包含5目15科23属的共30种鸟,其中成群的大天鹅、小天鹅、疣鼻天鹅等,回忆起当时在湖中或游弋或飞翔的场面,至今让人兴奋不已。

“那样的场景将成为历史。”随着天鹅湖向度假区的迈进,任增颖及环保同行的担忧愈发强烈。

天鹅湖的未来

担忧不无道理。与天鹅湖一路之隔的广利港社区渔民三村,村民每天谈论最多的就是未来的天鹅湖。

“几十年好不容易形成的生态,一下子全变了,你说会咋样?”一村民反问。他说,自从工程动工以来,就没有看到天鹅等生禽的影子。在村民们看来,距离村落不足3公里,是东营经济开发区化工园区,更让他们担忧的是,未来度假村建成后,或许吸引更多人前来驻足、居住,届时产生的大量污水会直接排到周边的河中、湖中,进而进入莱州湾水域。

任增颖回忆,早在5月12日,她同来自北京的一家环保组织志愿者来到天鹅湖,此时,湖底干涸,且被翻了个底朝天。剩下一只天鹅雕像和天鹅湖售票处几个大字,以前路边的槐树也被新树种取代。她坦言,其最早得到的消息是“给天鹅湖补充足够的水源”。

7月2日下午,放心不下的任增颖,再次来到天鹅湖。而天鹅湖的变化也引起了北京科技大学“环渤海生态考察团”的关注。

她在博客中这样描述:工地上依然是繁忙的施工景象,路边新移植的树已成规模,草坪也在速生,施工现场出现了“奋战三十天”的标语,天鹅雕像和天鹅湖售票处被清除,而雨后的施工现场,新长出了许多不知名的湿地绿草。

“完全想象不出会被改造成什么样子,已破坏了野生天鹅需要的生存环境。”“环渤海生态考察团”一位成员在接受新金融记者电话采访时说。他分析认为,三个问题会接踵而来:度假旅游区建成后,适合不远万里远道而来的野生天鹅及其他鸟类需要吗?整个施工项目对生态的影响有可供参考的科学研究资料和生态本底的记录吗?度假区经营产生的污水等陆源污染,会对濒临的渤海湾生态带来怎样的影响?

让任吃惊的是,在东营政府网站及东营市环保局网站、东营市旅游局网站上,都没有搜到该项目相关环评信息的公开资料。如此大规模的建设,以开发旅游地产为主的天鹅湖项目,从立项之初就应该请专业部门对该项目的开发建设进行环境影响评价。“否则就难免有无序、盲目开发建设之嫌。”任认为。

东营市旅游局市场开发科工作人员对此解释,该项目是东营市重点项目,由旅游局牵头开发,目的为了让天鹅等生禽生活、生存的更加舒适,项目建成后将会吸引更多天鹅。而关于环保组织的诸多疑问,该人士说,项目拥有合法的审批、环评等手续,但要等到工程项目结束后才能予以公示。

任增颖说,如此打造生态旅游,其前提则是生态“破坏”。

前车之鉴

“东营天鹅湖开发)将带来毁灭性的破坏。”千里之外的袁学顺痛惜不已,毕竟已有前车之鉴。在他看来,其也将无法避免荣成天鹅湖的命运,随着荣成天鹅湖内旅游、房产的开发,大天鹅的生存空间已越来越少。

袁是威海市大天鹅保护协会会长,刚刚获得由中宣部、全国人大环资委、全国政协人资环委、环境保护部等单位主办的2010年至2011年度“绿色中国年度人物”。他介绍,荣成天鹅湖位于山东半岛最东端,每年11月份,成千上万只野生天鹅,成群结队来此栖息越冬。1985年,荣成市建立了大天鹅自然保护区,2007年4月,经国务院批准,大天鹅保护区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该协会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据一份研究报告,在原来自然状态下的经济效益,天鹅湖每年的产出达到560万元。1997年,经过论证分析,认为改善天鹅湖里的生态环境,可以带来更显著的经济效益。据有关媒体报道,在当地一些官员看来,改善天鹅湖的生态环境,还可以带动旅游、商业、贸易、宾馆、餐饮等第三产业的发展。因此,近年来,天鹅湖保护区内陆续建起了数十座别墅、宾馆等建筑。

7月17日,荣成天鹅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新金融记者调查发现,湖边已被高层房产、别墅、宾馆等包围,仅有许多鸭子在水边嬉戏,在湖内,几条挖沙船正在施工,湖斜对面是名为“阳光海岸”的别墅住宅区。在保护区门口新建造的“海藻房”侧面的生活污水排污口不断排污,流入人工河呈现黑色,最后流向马山湾。

“人来了,天鹅却走了;天鹅走了,人也都不来了。”袁学顺感叹,一种物种的存在代表一种环境,而天鹅对生存环境要求格外严格。2001年统计的天鹅数量还有11000多只,而现在只有2800只左右,最少的时候仅仅1200只。而保护区的面积在1992年为10500公顷,瑞在是1675公顷。

“那里的天鹅,一到冬天依然没有足够的天然食物来过冬。”任增颖回忆,荣成天鹅湖清淤工程、度假旅游区、酒店建设、开发房地产等对当地滩涂湿地生态的破坏严重到无法弥补。尽管荣成于2009年正式开始大叶藻的修复与保护,但近20年来,由于当地各种工业废水和农药等污染物排入海中、建造护岸工程、水温升高等因素影响,生态积重难返。

相对于荣成天鹅湖,东营天鹅湖生态保护的问题面临更多尴尬,它不是法律意义上的保护区,其旁边是“莱州湾蛏类生态国家海洋特别保护区”。“环渤海生态考察团”上述成员担忧,滩涂湿地与海洋生态系统相互影响、关联,“莱州湾蛏类生态国家海洋特别保护区”未来的生态让人揪心。

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荣成天鹅湖尚且如此,东营天鹅湖未来的命运可想而知。

生态危机拷问

“只要人来了,野生动物就不会来了。”袁学顺说,不要再以此模式发展了,“上天,入地,搞速度”。他说,在一个滩涂湿地大规模建设房地产,必然改变当地水气水文,湖中阶梯性的物种也随之被破坏。

山东理工大学城市规划系系主任、副教授杨光杰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介绍,一个项目的建设,必须拥有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等,包括环保评估在内,在工程项目开工前,必须在当地政府、主管部门网站及公示栏中进行公示。他分析称,该项目如果没有这一程序,或涉嫌违规操作。

他坦言,仅从目前的做法而言,也是种错误行为,“是自己对自己的一种伤害”。在度假区建设房子,消费者买房子是因为天鹅湖与天鹅,而现在是为了房子而驱赶天鹅。

在他看来,更为严重的危机则是来自生态。东营天鹅湖作为人工湖,最初的功能是调水、蓄水,经过几十年的沉淀,其水道、水行已形成习惯,政府在进行提升改造首先尊重自然生态的规律,考虑到这一原始功能。否则,遇到洪涝灾害,灾难影响到的不仅仅是湖区周边。

“(当地政府)最应该做的是做保护区。”杨光杰认为,中国是个缺水国家,对水系开发建设非常谨慎,类似东营、荣成这些难得的生态,应最大限度地减少人为干扰及破坏,杜绝商业化及人工化的运作模式,维护长期形成的自然与生态,现在反而把群众的大权益变成了部分人的小权益。纵观莱州湾当前污染现状,无不与沿岸大力发展“生态旅游”有一定关系。

据相关资料显示:以野生大型褐藻类、绿藻类以及大叶藻为代表的海草类资源量,分别下降了70%、55%和85%。上世纪80年代还非常繁茂的大叶藻,现在在许多海湾已很难发现大片草床。而海藻资源的不断衰退,直接导致近海环境恶化,生态失衡,海湾的自净能力下降。

任增颖称,由于沿海湿地滩涂的近些年破坏性开发建设,导致生态恶化,未来在整个天鹅迁飞路线上,饥饿会让它们的命运更加难测。经过漫长跋涉,在不同地域的鸟“飞机场”,都得不到足够的充分的食物补给和休憩,会增加飞行体力透支死亡的几率。

“天鹅湖重新注水后,(天鹅)也不一定来了。”山东理工大学资源与环境工程学院孟猛博士认为,它们或许已选择了其他栖息地。他认为,东营天鹅湖作为重要湿地,是环境敏感区,即使项目通过了环评等各项手续,毋庸置疑的是,给其及周边环境带来了巨大改变,特别是对鱼类及两栖类物种,恢复起来并非易事,而在国内,类似让人痛惜的事件已成为一种常态。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mile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