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叙利亚局势动荡 > 正文

专家:叙问题折射三种矛盾 软着陆可能变小

2012年07月23日10:11文汇报金良祥我要评论(0)
字号:T|T

金良祥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西亚非洲研究中心博士

安理会20日通过了关于将联叙监督团任务延长30天的决议,似乎为安南计划起死回生提供了一线希望。然而,一个叙利亚问题实则演绎着三种危机,折射了三种难以妥协的矛盾:包括叙政府与反政府力量、地区内什叶派和逊尼派宗教地缘政治以及美欧与俄罗斯之间的战略矛盾。叙利亚国内危机究竟是以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的寿终正寝,还是以反政府力量的最终覆灭为结果,仍是未定之天,但叙利亚危机软着陆的可能性已经变得非常渺茫。

在国家安全总部发生自杀式爆炸后,叙利亚反政府军和政府军随即展开了激烈的“大马士革争夺战”,政府军的强力打击迫使反对派武装做出“战略撤退”。联合国安理会20日通过了关于将联合国叙利亚监督特派团任务延长30天的决议,似乎为安南计划起死回生以及叙利亚局势的缓和提供了一线希望。

然而,一个叙利亚问题实则演绎着三种危机,折射了三种难以妥协的矛盾:包括政府与反政府力量、地区内什叶派和逊尼派宗教地缘政治以及美欧与俄罗斯之间的战略矛盾。叙利亚国内危机究竟是以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的寿终正寝,还是以反政府力量的最终覆灭为结果,仍是未定之天,但叙利亚危机软着陆的可能性已经变得非常渺茫。

首先,叙政府与反政府力量之间达成妥协的可能性不大。过去数月的现实表明,无论是政府,还是反政府力量方面,作出实质性让步的可能性都不大。巴沙尔政权掌握的阿拉伯社会复兴党的组织并没有被破坏,其掌握的政府军虽有个别将领变节,但其整体建制和行动能力也没有遭到破坏,且拥有坦克等重型武器,不会轻易做出妥协。而反政府力量有土耳其、海湾以及西方国家的政治和物质支持,且受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等国成功推翻现政权经验的鼓舞,也不会轻易退出战斗。

阿拉伯国家不善于妥协的政治斗争特点进一步加剧了其内部斗争的惨烈性。伊拉克萨达姆、埃及穆巴拉克以及利比亚卡扎菲的最后命运都表明阿拉伯国家内部相互矛盾的派别都不大愿意为对手留有余地,而是寻求赢者全赢、输者尽输的结果。这种零和思维极大地缩小了斗争派别之间妥协的可能性。而巴沙尔为了其本人、其家族及其所代表的政治集团的政治利益和人身安全考虑,也不得不坚持到底。

其次,伊朗和沙特也不会轻易放弃对叙国内冲突双方的支持。叙政府与反政府力量之间的矛盾也反映出地区内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与以沙特为代表的逊尼派宗教势力之间的对垒。“阿拉伯之春”期间,伊朗为巴林、也门、沙特等国家的什叶派反政府运动提供政治、道义和舆论支持,将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对峙的阵线推进到了逊尼派阿拉伯国家的内部。面对伊朗咄咄逼人的攻势,并为改变这种不利的局面,沙特等海湾国家绝不会轻易放弃推翻巴沙尔政权的意图。

另一方面,伊朗也不会轻易妥协。如果叙利亚能够坚守,那么伊拉克战争之后什叶派力量成面成带的格局将继续维持,伊朗依旧具备与沙特等海湾国家甚至与美国等西方国家进行抗衡的资本;相反,如果叙利亚失守并成为一个逊尼派国家,那么伊拉克战争之后什叶派力量成面的格局将不复存在,什叶派将不得不重归守势,伊朗甚至面临生存危机。胸怀地缘政治抱负的伊朗绝不会坐视巴沙尔政权陷入危局而不顾。

另外不容忽视的一点是,俄罗斯与美欧两大地缘战略集团在叙利亚问题上有着至关重要的利益,都不会轻易让步。一方面,叙利亚所实施的亲伊朗反以色列的激进政策不符合美欧国家的利益,美欧力图通过推翻巴沙尔政权改变这一局面;另一方面,推翻巴沙尔政权,并以西方式民主制度取而代之,将使西方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再度上升。但同时,早在冷战时期,叙利亚便是前苏联在中东地区为数不多的忠实盟友之一,至今巴沙尔政权仍是俄罗斯维持和在中东地区确保其传统影响力的必要条件。如果巴沙尔政权崩溃,那么伊朗有可能陷于更加孤立的处境,甚至可能成为西方军事干预的下一个目标。如此,俄罗斯南翼地缘战略空间将进一步受到压缩。

为此,俄罗斯连续三次否决了安理会关于叙利亚危机的决议,从而否定了外部军事干预的合法性,从外部牵制了西方军事干预。在可预见的未来,俄仍无可能在多边机制中为此类军事干预提供合法性支持。

相关专题:

叙利亚局势动荡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