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叙利亚局势动荡 > 正文

廖逊:中国投票否决叙决议是出于地缘政治需要

2012年07月24日07:56人民网[微博]廖逊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人民网海南视窗特约评论员:廖逊

7月19日,中俄两国在九个月之内,第三次就叙利亚问题在联合国安理会投否决票。尽管前一天,叙利亚刚刚遭受空前重创——国防部正副部长和情报首长,死于同一次自杀式袭击。该国政治局势已到生死存亡的关头:反对派有可能乘势一鼓作气,推翻现政权;现政权也同样有可能放开手脚“反恐”,进行暴力镇压。有网友问,我国为什么要和俄罗斯站在一起,投否决票?

对我国立场持怀疑的朋友,关心的首先不是国家地缘政治利益,而是“国际道义”。认为我国不该“作国际主流社会的对立面,与普世价值观对着干”。我要说,所谓的“国际主流社会”,实际上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所主导。所谓“普世价值观”,本来就自相矛盾:同样是在中东阿拉伯世界,同样是少数教派统治多数教派的独裁政权,什叶派统治逊尼派的叙利亚政权,就是“国际主流社会”的眼中盯、肉中剌;而逊尼派统治什叶派的巴林政权,却可以为所欲为。巴林的统治者在镇压不住反抗时,邀请海湾合作委员会的5个邻国组织联军,对本国人民进行血腥镇压,“国际主流社会”竟然装聋作哑。

这些都说明,所谓“国际主流社会”绝非不偏不倚,所谓“普世价值观”,也是因人而异,想用来反对谁,就能用来反对谁。决定一切的只有一个,那便是美国和西方的地缘政治利益。

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要围着人家转呢?人家有人家的地缘政治需要,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地缘政治需要——实现世界多极化。

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和西方的旗帜是“人权高于主权”,我国的旗帜是是“主权不可侵犯”。“人权高于主权”原则虽然“新潮”,却并无法律地位;而“主权不可侵犯”原则,却早已明文载入《联合国宪章》。我国立场在崇尚“法律至上”的当代世界,更加与法有据。

我们既然要向西方学习,特别是要向美国学习,就必须学习人家坚决捍卫本国的地缘政治利益。每当他们自己的行为与现行原则发生冲突时,总是毫不犹豫地采用“双重标准”。我们尤其不应忘记毛主席70年前的“世纪之问”:“为什么先生老是欺负学生呢?”老虎来向猫学艺,这可以,但猫要保证自己不被老虎吃掉;猫去向老虎学艺,这也可以,但猫更要保证自己不被老虎吃掉。

“阿拉伯之春”以来,中东国家世俗政权要么已经土崩瓦解,要么已被边缘化。中东事实上形成了两大宗教派别的国家阵营:一个是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逊尼派政权阵营,另一个则是伊朗为首的什叶派政权阵营。后者虽然势力较小,范围仅限于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游击队。外高加索的阿塞拜疆虽然也是什叶派穆斯林国家,却是置身事外的世俗国家。完全由什叶派掌权的,只有一个伊朗、一个叙利亚。倘若叙利亚现政权垮台,伊朗就孤掌难呜。而伊朗现政权若维持不下去,当年小布什点名的“邪恶轴心国家”,就在中东一个不剩,这与我国所期望的“世界多极化趋势”,完全背道而驰,对我国现代化建设不利。

当然我们投了否决票,也不等于叙利亚现政权就能站得住。既然没有更好的选择,有所作为、延缓矛盾,也比无所作为要好。

相关专题:

叙利亚局势动荡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