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南海主权争端升温 > 正文

外国海警船南海对峙我海监船:快滚 否则消灭你

2012年07月23日09:39中央电视台蒋迈豪我要评论(0)
字号:T|T

解说:经过近30分钟的对峙,外国海警船又重新提高速度,想利用速度上的优势驶进83船的死角,但是83船的船头始终对着它,尝试了多次之后,外国海警船只好退离对峙区域。

在我们的资料中,海监83船是中国海监综合能力最强、最先进的船舶之一。6月27日,在逼退外国公务船时,海监83船最终能将船头对着它,这正是它的优越性能的体现。

记者:它这种先进性主要体现在什么地方?

王云:它主要体现在四点:第一个,83船颠覆了一般船舶,那种推进概念,它是电力推进;第二个就是,其它的船都是转向,需要用操舵,我们这个船它没有舵,它是通过改变螺旋桨的方向来调节航向;第三个就是它有动力定位系统,就是这套动力定位系统。

记者:动力定位系统是什么概念?

王云:动力定位系统就是说它能够在海上把船定在一点,船能不动。

记者:它大概的稳定性能在什么范围?

王云:大概误差也就1.5米。

记者:那像多大的风浪它能定在那儿不动?要太大估计也不行吧?

王云:在7级海况下,超过7级海况可能就不行了。

记者:7级已经算很大了?

王云:很大,还有一个第四点就是,中国海监83也是在中国民事船里面第一艘带直升机的。

解说:一般船舶都是用舵来改变方向的,而海监83船没有舵它是完全依靠改变螺旋桨的推进方向来使船转向的,而且在船头还有两台螺旋桨提供转向动力,这样的装置可以让船原地旋转360度,常规的船舶根本无法做到。

记者:执法船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它的那个船头是始终对着外方船只的,它好像以船头为这样一个轴心可以来回旋转,那是这块给出这样的指令吗?

覃政钊(中国海监南海总队83船电器工程师):一般来说,这块给一个指令,然后让它底下摆动螺旋桨摆动方向,然后(用船头)对着对面的船。

记者:它是可以很快地做这种左转,比方说左转120度,右转50度,很快地做这样的替换吗?

覃政钊:我刚才讲过就是说它一般来讲,转一圈360度才12秒,所以是很快地可以反应,30度、50度,就可以很快地反应出来。

王云:这个电机螺旋桨,这个是汇流阀发的电,经过电瓶以后通过汇流阀带动电机,然后电机可以360度转。

记者:这样的话传统的船舶要灵活很多,所以就有你以前说的可以原地打转那种?

王云:可以原地360度打转。

记者:它的转向不再是依靠,后边那个舵来转动的?

王云:没有舵,就是依靠调节螺旋桨的方向来改变船的方向,舵桨合一。

记者:跟海警船公务船对峙的时候,每次把船头都对着海警船,就是因为这个?

王云:就是在调节它改变它的方向,然后来改变船的航向,始终把船头对着它。

解说:海监83船是2005年建造的,当年的造价超过了1.5亿,在这其中还不包括直升机的造价。

记者:你们最主要的职责是什么?

赵远超(中国海监南海总队航空支队):我们就是维护海洋权益这一大块,还有一块就是进行行政执法。

解说:海监83船配备的飞行部门由赵远超所在的中国海监南海航空支队管理。

记者:像你们执行任务的时候是几个人一起啊?

赵远超:我们执行任务的时候有三名执法队员一起;一名是负责照相,一名摄影,还有一名负责记录。

解说:赵远超,武汉大学自动化专业毕业,在一家研究单位工作了三年之后重新择业,来到了中国海监南海航空支队,这种转换恰恰是放弃安逸而选择了孤独。

记者:你这一年的感受怎么样?

赵远超:我感觉这一年的工作经历,这种感受比前面三年工作中加起来的经历和感受都要丰富很多。

记者:你觉得做这份工作对你来说最大的难度或者挑战在哪里?

赵远超:最大的难度和挑战对每个人那种身体的素质和条件是一种挑战,因为它毕竟这种要比以前要辛苦;其二就是对人的精神,精神方面,因为长期在外面出差,然后你经常面对的可能就是你自己的同事,要不就是你这些工作、繁杂的工作,然后有时候会觉得有点孤独这种感觉。

解说:海监83船的直升机是中国海监的三架直升机中的一架,机型是直9。在83船设计时,机长荣伟就参与了飞行部分的设计。

荣伟(中信海航机长):它的超低空性能比较好,海上拥有比较中型距离比较长的相对半径在600多公里飞行,飞行时间约3个半小时,续航时间还是比较可观的。咱们这个飞机海监引进以后,配合咱们83船,为咱们海上执法提供了很多的机动性。

解说:机长荣伟生于1955年,功勋飞行员,飞行时间超过了14000多小时,他隶属于中信海洋航空支队,中国海监在飞行员的管理上是“只买设备不养人”也就是说飞机是中国海监的,而飞行员由中信海洋航空支队培养。

记者:刚才您说的那个鱼叉是我们现在看到下面的?

荣伟:现在看到的鱼叉就是我们裸露的那些尖部的东西,如果我的飞机正落在区域网当中的时候,飞机上有开关设备,一落地在风浪比较大的时候我们迅速释放鱼叉,就是飞机机体和甲板的固定面它咬合在一起,对于飞机的关车、启动、安全性增加了好多。

记者:前两天我们在船上感到还是比较风平浪静,今天的浪已经比较大了,有的船员也感受到了这种晕船的情况,在船上很多地方,我们都能看到这样的倾斜仪,但大家看到现在的这个倾斜仪的幅度并不是太大,最大我们刚才看到也就是达到了3度和4度,是因为这个倾斜仪,它是测船的横摇的情况,而今天我们主要是纵摇,船长告诉我说他们上次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这个横摇的幅度最大达到了25度,什么概念呢?基本上人已经没办法在床上睡觉,因为你躺在那儿会被摇下去,他们都只能坐在凳子上,屋里所有的东西也都会被摇到地上去,今天的纵摇,我们可以通过船前面的这个桅杆来看一下,大家看桅杆上下摇动的幅度已经比较大了,我跟船员聊天,他们告诉我说,说我比较喜欢今天的这个晕船的情况,因为它纵摇让我感觉比较舒服;有的船员说可能他们比较适合横摇,当然有的也是横纵都感觉到不太舒服,我们再来从船的尾部来看一下,在后面跟着的我们几艘船,我们后面有一个这样的白色的杆,我们如果摇下去的时候,基本上海平面上已经看不到这几艘船了,因为他们其实现在摇动的状况比我们更加严重,我们是3980吨级的船都已经是这样的情况,他们都是千吨级的船。船长告诉我说后面几艘船在这样海况下基本上可能已经不能做饭了,因为所有的油、水,如果做饭的时候都会被甩出去,他们这几天基本上只能吃方便面或者带的一些方便食品。

记者:您做了多少年了?

王云学(中国海监南海总队83船水手):做了30多年了。

记者:今天这个状况您会感觉到晕吗?

王云学:晕。

记者:也晕啊?您感受到最晕的时候是什么情况?

王云学:最晕的时候,走路都走不动了。

记者:像要是一般晕船的情况下,我听他们说基本上什么都干不了?

王云学:一样要干,岗位嘛一定要干。

记者:像您有没有晕得躺着动不了的情况?

王云学:经常有。

记者:30多年了到现在还是会晕?

王云学:对。

记者:这不会说你待的时间长了慢慢习惯了?

王云学:对,改变不了。

记者:在船上很多地方,我们都会看到这样的扶手,那就是如果风浪特别大的时候,让大家能有一个抓保持平衡的地方。其实船员们他们说,他们晕船起来要真的是程度严重的时候,基本上躺在床上也是不能动的。一个船员说有一次他晕船躺在床上,桌子上看到一只老鼠,老鼠也会晕船,结果他们俩四目相对,他看着老鼠,老鼠看着他,他也没有气力打老鼠了,老鼠也没有气力逃跑了。

现在海上风浪大概是浪高达到了3米,当大家看到这样的白头浪的时候,它就已经是三米的浪高,相当于一层多楼高,今天的风是七级风力,我站在这儿感觉到已经有点摇晃,但是船长告诉我说,像这样的海况天气在他们巡航执法中是属于非常普通正常的天气情况,他们经常可能会遇到比这个严重很多的海况。

现在这里面是船员就餐的餐厅,大概我看到这儿能够同时供50多个人就餐,因为船可能因为赶上大风浪,会比较晃,所有的设施都是基本上固定的,比如说像这样的空调,底下都是有这样的铁架子把它焊在这儿,固定在这儿,像音响边上也是有这样的铁皮把它固定在这儿,电视后面有这样固定它的东西,包括像这边的冰箱全都是固定着的。我们再到里面后厨看一下他们的厨房,这个做饭的大锅,锅下面也都铺的这样的防滑垫,保证大师傅能够正常地开展他们的煮饭工作,再来到这儿,今天下午我们要吃的是猪蹄已经热腾腾了,炉子也都是固定的。绞肉机、压面机,那我们去跟大师傅聊一聊。

相关专题:

中国菲律宾南海对峙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