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蓟县大火网传“百人名单”调查

2012年07月13日10:48北京青年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天津蓟县莱德商厦突然起火,官方当天即初步确认有10人死亡,16人受轻伤。然而,一场由民间在网络上发动的死亡人数统计行动也随即展开。一份“百人名单”的出现也牵引出更多的传言,扑朔迷离。

蓟县大火网传“百人名单”调查

昨天上午9点40分,记者驱车从蓟县赶往大港油田,核实蓟县大火网传百人名单中的最后一条信息:“大港油田有一个夫妻男的烧伤,女的失踪。”大港油田总公司宣传科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没听说有这事,如果真有这种事情的话,我们肯定会接到上报的。”

6月30日下午,天津蓟县莱德商厦突然起火,官方当天即初步确认有10人死亡,16人受轻伤。然而,一场由民间在网络上发动的死亡人数统计行动也随即展开。在多个民间死亡数字版本中,“378人”这个超过官方确认人数近30倍的数字吸引着公众的眼球,一份“百人名单”的出现也牵引出更多的传言,扑朔迷离。

“我们第一时间就发布了人员伤亡数字,但老百姓还是不相信,非得相信那些传言。”蓟县县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员说,“我们也不明白为什么。”

从7月7日到7月12日,记者走访了二十余村庄,最后一站抵达位于天津滨海的大港油田,行程300余公里,依照名单提供的线索一条一条进行核实。调查发现,政府公布的10名遇难者名单全部被“百人名单”中的信息涉及,但有11人次属于重复计算,另有17条线索,涉及人数超过80人,均被记者采访到的村民和有关部门人士予以否认。

7月7日,过火之后的蓟县莱德商厦已经被一层绿色保护网和脚手架所包裹,外面是一圈蓝色的围挡。商厦隔壁,县文化局的自动门闸紧闭。三四名交警巡视着事发现场,行人到此,不多张望,匆匆而过。

莱德商厦旁边和对面的店铺还在营业,但是供电并没有恢复。商家们对那场发生在眼前的大火讳莫如深。

蓟县“6·30火灾工作组”临时办公地位于渔阳宾馆。这一天的上午,三名工作人员坐在电脑旁,关注着网上的动态,这是他们从6月30日以后每天都要忙碌的一项工作。

时间回到6月30日下午,地处蓟县闹市的莱德商厦突发火灾。当晚,蓟县官方首次发出消息,初步确认了火灾人员10人死亡1人受伤的数字。人们并不相信这个数字,开始自发地在论坛上发起征集死亡和失踪者名单的行动。百度贴吧蓟县吧的成员也从2000人骤然升到了4000人。

人们收集信息的方式很简单:只要听说哪个地方有人因火灾丧生或者失踪便发帖于网络,但没有人验证它的真伪。其中,很多的信息听上去惊悚异常,例如“卫生间里发现20具尸体”,“五楼有8个抱在一起烧死的”,“参加完中考的上仓镇一家7口去商场放松一下,一个没剩”……一个378人的民间死亡统计人数“抢”在官方发布确认消息前一天发布,与官方统计的数字相差了30倍之多。伴随着这个统计数字,一份更详尽的死亡者身份“名单”也在民间诞生,这份名单列出了死者的性别,住址,乃至死亡状态和原因,有的条目里还表明了死者的姓名和工作单位。该名单上所记录的死者约有百人。

不确实的名单

从7月7日到7月12日,记者走访了二十余村庄,最后一站抵达位于天津滨海的大港油田,行程300余公里,依照名单提供的线索进行核实。

洪水庄村:“我们村没有烧死的”

“‘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我说瞎话对我有啥好啊。”7月8日,蓟县洪水庄村的一名老妪对记者说,“我们村儿里就没有在火里死了的。”

洪水庄村,隶属蓟县罗庄子镇,距离蓟县鼓楼广场约10公里。一处隐于山里不知名的村庄,却因为出现在这份“蓟县火灾死亡者民间统计名单”里而为人们所知晓。在这份名单里,洪水庄村被传两人死亡。

7月8日上午,洪水庄村正逢赶集的日子,一位村妇正在布料摊跟老板聊天。当问及该村是否有人在莱德大火中丧生的时候,她直接地说道:“我们村没有,绝对没有。”

她说村子里谁家有什么事,村民都会知道,“更别说死人这么大的事情了”。这位村妇说莱德商厦里的商品都比较贵,这个村的村民不会去那么高档的地方,“谁买它啊,一双鞋好几百块钱。”

在洪水庄村,记者走访了四五位村民,他们都称村子里没有人员在火灾中丧生。

闯子岭村:“我们村就没有姓陈的”

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闯子岭村。在网传名单里,这个村子里有一位叫陈红霞的村民死亡。

“我们村没有姓陈的”,村口小卖铺里的老板娘斩钉截铁地告诉记者。这一说法也得到了商铺里两位顾客的认可。据这位老板娘介绍,村子里有一位叫“小娜”的女子从火灾中逃生,这位女子就住在她的商铺对面。

经记者调查,这位“小娜”名叫郑燕娜(音),莱德商场的员工,当天从火灾里逃脱。她的婆家位于闯子岭村。

三百户村:“我们村没有,是邻村的”

“三百户村一售货员”、“五百户镇南胖村一女”,网传名单中提到的三百户村和南胖村都属于五百户镇,距离蓟县鼓楼广场最近33公里左右。

“我没听说我们村有烧死的,绝对没有。”一位正在修车的村民用手一指,“南胖村有一个。我们这俩村紧挨着。”

南胖村:“老仇家的孙媳妇死了,都上电视了”

随后,记者来到了南胖村。一位放羊的村民说他只知道村里老仇家的孙媳妇死了,但死者的姓名却不知道。

“王小红,对,就是她,都上电视了,我们平常就听他们家里老管她叫‘小红’。”村口的一位大妈的话得到了旁边几位聊天村民的证实。

在官方公布的遇难者名单中有这样的介绍:王小红,女,39岁,住址:蓟县县城花园新村小区。

大港油田:“如果有这种事,我们肯定会知道”

“大港油田有一个男的烧伤,女的失踪”,网传名单的信息指向了大港油田。“大港油田好像有一对夫妻火灾里出事了,好像还挺有钱的,不是一般人。”一名蓟县“黑车”司机也曾对记者说起过他听来的消息。

天津大港油田,距离蓟县鼓楼广场最短路程约177公里。这是“百人名单”里涉及最远的地方,也是记者核实的最后一站。

7月12日,记者从蓟县驾车赶到了大港油田。同蓟县一样,这里的交通工具,除了公交以外,就是“黑车”。然而,信息灵通的“黑车”司机们对大港油田有人火中丧生一事却没有耳闻。“没听说过。”一名在大港油田医院门口等活儿的黑车司机肯定地告诉记者。

记者随后走访了油田的三个居民区,都没有人听说过这件事情。在大港油田总公司,宣传科的一位工作人员通过传达室的电话回答了记者的问询:“我们没听说有这事,如果真有这种事情的话,我们肯定会接到上报的。”

名单外的传言

“……有一位30多岁的母亲在火灾中紧紧抱住自己的儿子,直到清理现场,他们的身体已经烧焦。”对于“百人名单”里提到的这一信息,蓟县消防部门予以否认。

尽管名单里的这句话没有任何关于这对母子的详细信息,但是许多看过名单的人都把这对母子的身份与“邱谷丽”母子联系了起来,因为有人在网上发微博称:“家住蓟县花园里二段6号楼1单元203室的邱谷丽和她在六小上六年级的儿子哪里去了?邻居一星期不见他们的踪影,电话一直不通。”

7月8日下午2点左右,记者根据网上提供的线索,赶到了蓟县花园里二段6号楼1单元203室。

然而,当记者敲门后,里面无人应答。202室的一位大娘向记者证实邱谷丽租住在此。“她个儿挺高,尖脸,挺白的,挺漂亮的。”这位大娘说邱谷丽的孩子在蓟县县城上学,“我有十几天没看见他们了,可能孩子放假回家了吧。”但是,这位老人并不知道邱谷丽的老家在何处。

同时,至于火灾当天,邱谷丽母子身在何处,老人也无法做出证明。而7月11日,蓟县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称目前官方还没有找到邱谷丽。

经过5天的实地调查,记者经过逐条信息核实发现,“百人名单”上确实包含了政府公布的十名遇难人员,但信息含糊,且“刘洪云”、“王小红”、“张立霞”、“侯春华”4名遇难者的名字在名单中以不同的面目各出现了2次,而“刘凤丽”的信息更是出现了3次。另有17条线索,涉及人数超过80人,均被记者采访到的村民和有关部门人士予以否认。

视频还原的真相

瑞祥水果店位于兴华市场内,距离莱德商厦不过百米。大火发生时,48岁的任德宽正在看摊。“突然看到了莱德商厦浓烟滚滚,没多想就直接向商厦跑去”。据他介绍,火是从南向北蔓延的,他们赶到时北边还没起火。他和一些热心人用砖头将窗户玻璃砸开。此外,他和侄子一起上树用消防栓向大楼里喷水。在他的版本里,消防水压不够,但他去的时候商场的门并没有关,很多人都跑了出来。

7月9日晚,两段名为《天津蓟县火灾现场监控录像曝光》的视频出现在了网络上。这两段视频分别记录了6月30日下午3点39分到下午3点41分的时候,正门(通道11)和侧门(通道28)所发生的情况。视频显示,火灾发生后曾有售货员组织一楼顾客紧急疏散。据记者初步统计,当时商场一楼的人员在70人次左右。商厦的正门和侧门都敞开着。

此前,有网帖披露当时商厦因为担心顾客不付款曾经将大门的卷帘门放下,这一信息甚至被部分媒体转载,引发网民关注和愤怒。

这些时长各2分钟的视频被蓟县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证实,“应是事发现场的监控记录”,“不清楚到底是谁发布到网上的”,但是他说:“这段视频其实证实了我们的很多说法。”

促销的商厦里有多少人

火灾发生时,楼里到底有多少人?

关于这个问题,商厦副经理王芳7月7日向新华社记者介绍说,莱德商厦共有五层,有103个柜台、70多家商户,火灾当天有营业员、商厦其他经营人员120多人当班。由于天气很热,又是下午三点多,商场里并没有多少顾客。王芳说,当时自己正在五楼,五楼包括顾客、员工在内不超过20人。也就是说,根据王芳的统计,火灾发生时,楼里共有170多人。

莱德商厦五楼博洋家纺营业员何丽告诉新华社记者,五楼营业面积不大,当时只有3名顾客,加上每班十几名营业员,总共不到20人。大家跑到二楼时,发现一楼有浓烟,就用高跟鞋把二楼玻璃打碎,顺着外面已经搭起的梯子撤离。

7月11日,又有8段视频出现在网络上,从一楼到五楼每个楼层各有两个角度的监控。监控显示,当天商场的客流并不多,而在监控视频里的五楼,鲜有顾客。

三名传谣者

7月6日,按照民间的风俗,是“6·30火灾”死难者的“头七”。由于之前网上有传言政府要在鼓楼广场举办追悼会,当天下午3点左右,人群聚集。一名“黑车”司机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警方对广场周边的道路实施了限行,同时政府工作人员赶到现场劝说。一个小时以后,人们都散去。

然而这一天并没有结束。

当晚,蓟县电视台通过字幕滚动着两条信息,一条是遇难者名单,政府确认10人死亡;另一条则是对广场聚集事件的通报:“近日,个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互联网、 QQ群和手机短信造谣生事,无中生有地夸大遇难者和受伤者人数,造谣说今天在鼓楼广场举行集体悼念活动。公安机关现已查清王某、刘某、李某等人造谣,现已依法对其进行了传唤。”

7月10日,3名年轻的蓟县火灾传谣者接受了当地蓟县电视台的采访,他们承认自己没有亲自到现场,只是出于愤怒转帖。

在这段名叫《三名网上散布传播谣言者幡然悔过》的电视新闻里,下仓镇的刘某是三名接受采访的传谣者中唯一的女性,其网名是“刘佳的日志”。据她说,自己6月30日的时候并没有去现场而是待在家里,她从QQ空间里看到了网上的转帖,心中很气愤,情绪比较激动,抱着“为火灾死难者说话,为死难者祈福”的心态去转帖。

此外,另外两名男子,一名是别山镇李某,网名小三,另一名是刘某,马伸桥镇,发表名为“莱德老板每个人赔80多万”的帖子。

“为什么有那么多传言”

参与救援的任德宽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背上了“托儿”的骂名。他的事情被拍客做成视频发到了网上以后,他却因为大部分说法与政府一致招来了骂名。“我实在不想多说了,没想到做好事还挨骂。”任德宽感慨地说,“我真的不是政府的‘托儿’。”

“我就知道我救人,这事不是假的!”任德宽说,“我就说我看到的,咱知道的说,不知道的不能瞎说,咱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并非任德宽一人的困惑。蓟县人聚在一起的时候,话题难免离不开大火,但却生人勿近。

而认为已经发布了真相的政府部门也同样被困扰。“我们从火灾当天就开始发布人员伤亡数字,可是老百姓就是不信,非得信传言。”被问及一场10死16伤的商厦大火为何点燃了民众的怀疑之火,蓟县相关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也很苦恼,“我们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传言。”

新闻内存

蓟县大火舆情流变

■6月30日下午商厦起火

■6月30日晚官方公布初步确认10人死亡,民间亦开展死难统计

■7月4日官方确认死者身份,通报治疗情况

■7月5日关于死亡人数的民间版本开始流传

■7月6日官方确认10人死亡并公布死者名单

■7月6日晚官方通报,造谣者已被处理

■7月7日“百人名单”现身网络

■7月8日官方公布事故原因

■7月9日晚商厦正门、侧门监控视频出现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