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叙利亚局势动荡 > 正文

于盟:叙利亚面临战争深渊

字号:T|T

大马士革郊区,爆炸过后,黑洞洞的窗户和凌乱散落的电线好像建筑的伤口。

叙反对派和政府军越发依赖重型武器,在大马士革郊区,反对派使用60毫米的迫击炮轰炸政府军目标,而政府军在剔除“恐怖分子”的过程中也造成了更多平民伤亡。

叙利亚的大马士革、阿勒颇、霍姆斯等城市虽还在政府军的掌控之中,但近三个月来,反对派控制的区域明显增多,不过大多位于乡村和山区。

7月2日,巴沙尔颁布最新法律,明确定义恐怖主义,并宣布任何一名叙政府官员如有从事恐怖行动且已被司法部定罪,将予以开除。

刀剑出鞘,叙利亚政府军和反对派到了不能回头的境地。

联合国及阿盟特使安南拿出了继停火观察团入驻之后的第二套政治解决方案,即建立过渡政府,但新政府不会允许“破坏和解和稳定的因素”的加入。有评论称,安南用尽所有委婉方式表达要阿萨德下台的意图。但即使如此,过渡政府的想法仍被叙反对派否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西亚非洲研究所所长牛新春判断,实现政治解决的可能性越来越低,国际社会政治解决的意愿在萎缩,“日内瓦会议后,国际社会并没有拿出实质性的解决办法。”

6月30日,联合国5个常任理事国在莫斯科的倡议下召开了日内瓦叙利亚问题国际会议。然而,参会国就政治过渡不应以阿萨德下台作为先决条件分歧明显,并没有就如何解决叙利亚危机达成一致意见。

“叙利亚面临长期战争的前景,外部力量将是改变局势的决定性因素。”牛新春认为。

牛新春认为,对于叙政府军来说,制裁并不会有更大的影响,而军事干预仍不可能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事关国际关系原则以及干预所引起的巨大影响,中俄会继续抵制”。

比起政府军,叙反对派更为依赖外部力量的援助。“来自卡塔尔、科威特的武器武装了反对派,但美欧对于反对派中的极端成分十分谨慎,并且慑于战争的外溢效应。”

布鲁金斯学院多哈中心主任萨尔曼·谢克则认为,对于叙反对派来说,得到军事援助和实现内部协调一致同样重要。“原本叙利亚全国委员会提供了一个团结反对力量的平台,但是反对力量成分太复杂了,它并不能服众。”谢克说。

叙利亚全国委员会是反对力量建立的第一个有国际影响力的组织,其总部位于土耳其。

7月2日和3日,阿盟号召叙利亚反对派在开罗会面,叙全国委员会积极回应,但会议却遭到了叙利亚国内反对派的抵制。会议原本计划讨论过渡政府的安排,但国内反对派却认为,这是俄罗斯和伊朗设置的议程,因此拒绝参会。

有意思的是,旨在协调叙反对派行动的“叙利亚之友”会议即将首次在欧洲召开。7月6日,巴黎将举办继突尼斯和伊斯坦布尔会议之后的第三次“叙利亚之友”会议。

而就在反对派积极准备的同时,7月2日,叙利亚最新一批的军校学员举行了毕业典礼。

相关专题:

叙利亚局势动荡
订阅
[责任编辑:liux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