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叙利亚局势动荡 > 正文

纽约时报:半世纪跨国婚姻让俄叙难解难分

2012年07月06日08:26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7月2日文章】题:俄罗斯与叙利亚,因历史而结盟,因婚姻而亲密(作矣伦·巴里发自莫斯科)纳塔利娅住在叙利亚港口城市拉塔基亚的一个种满茉莉花的街区里,她同尼娜之间隔了三道门,与奥莉加隔了两道门,穿过一条狭窄的小巷就是塔季扬娜的家,而离叶连娜、法因娜和娜杰日达的家也只有几步之遥。她们都来自苏联,嫁给了叙利亚人。在叙利亚各地,俄罗斯妻子的人数达到20000人,这是冷战时期两国结盟对人民产生的影响。从20世纪60年代起,叙利亚的青年精英们开始出入苏联学校的宿舍和教室。

影响双边关系这种少有的大迁徙让人们对两国间千丝万缕的关系有所领悟,这种关系使得克里姆林宫不愿意抛弃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俄罗斯在叙利亚有战略利益,包括每年价值7亿美元的军火合同以及地中海上的一个小港口,该港口是俄罗斯在苏联疆域外最后一个军事基地。

这也与50年前的人际交往有关。当时相识于大学的两国年轻人之间建立了社交关系。走进叙利亚任何一个政府部门或公司总部,你肯定会发现20多岁时在俄罗斯生活过的叙利亚人;许多人将俄罗斯妻子带回国,抚养的孩子也是在说俄语的家庭中成长的。

尼娜,谢尔盖耶娃说: “她们是拥有影响力的精英们的妻子,但这是种软性影响。叙利亚的男性精英们非常向往俄罗斯。”直到最近,尼娜还在领导一个位于拉塔基亚的俄罗斯侨民组织。

当前,叙利亚冲突一直无法通过外交途径解决,俄罗斯政府官员估计,大约有30000名俄罗斯公民生活在叙利亚,大多数是妇女和儿童。莫斯科此前在中东地区遭遇过这样的问题,当时在中东的俄罗斯公民因为与苏联结盟的政府纷纷垮台而孤立无援。但俄罗斯还未面临过如此严重的事情,或者说在社交媒体时代,俄罗斯人作为少数族裔在叙利亚的境况可能会是件令莫斯科难堪的事。

叶连娜,苏波宁娜是莫斯科一名专门研究中东问题的政治分析家,她说: “根据近年来从黎巴嫩和巴勒斯坦撤离的经验,问题总是会出现--尽管我们以前谈论的只是几百人,而不是几千或是上万人。”至于将俄罗斯人撤离叙利亚的任务,她说: “会有百倍的难度。”

联姻极其普遍俄罗斯人移民叙利亚是一项始于1963年的试验导致的,当时正逢阿拉伯复兴社会党上台执政。苏联为来自亚非拉美地区的优秀学生提供教育,让他们在学习小组和“友谊晚会”上与苏联同学相互认识。

苏联的目的是建立一个全球性的亲苏知识分子精英阶层;而直接结果就是结婚。年轻女性以医生、大学教师和官员妻子的身份移民国外。历史学家纳塔利娅,克里洛娃说: “苏联一方与她们告别,并基本上认为她们已经失踪。”纳塔利娅出版过大量关于非洲俄罗斯人的作品。

叙俄联姻格外普遍--夫妻们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不仅仅是因为地缘政治。许多叙利亚男性觉得在俄罗斯的那段时光确实改变了他们;他们还想要逃避中东地区按照惯例要送出的彩礼。马哈茂德,哈姆扎1971年在莫斯科的一家公园遇到了他的妻子娜杰日达,他说,要想娶叙利亚人, “你需要一套房,你需要付钱,你需要买金子,但是娶俄罗斯女子,你只需要一枚结婚戒指”。

苏联女子追求叙利亚人也有她们自己的原因--他们不喝酒。苏联解体后,因为年轻女性想要设法摆脱经济混乱,新一波的结婚浪潮也随之而来。

罗克萨娜,杰尼德说: “让全世界都听着:俄罗斯男人,也许不是所有人,但超过一半都是软蛋。”她在2000年嫁给了商人瓦埃勒,现和他一起住在莫斯科。她指出,瓦埃勒也受益了,他摆脱了迎娶叙利亚新娘后随之而来的复杂家庭关系。

16个月前,俄叙家庭被卷入。一场激烈的冲突中,阿萨德政府开始残酷镇压反政府抗议活动。反对派自那以后发起了武装叛乱。俄罗斯把流血事件归咎于外部因素,并坚决支持叙政府,继续为叙利亚提供武器,以及阻挠强迫阿萨德离任的国际努力。

俄罗斯东正教会也为阿萨德的世俗政府辩护,称叙利亚政府保护宗教少数派,是抵抗激进伊斯兰主义的壁垒。

撤侨并不容易一名要求匿名的俄罗斯领事官员说,约9000名俄罗斯人已正式在大使馆登记,不过,据认为叙利亚的俄罗斯公民有30000人。他说,目前没有撤离计划,但又说,如果有需要,大使馆会向各城市派大轿车把俄罗斯公民运往安全地区。

叶连娜说,这样的行动将特别艰巨,因为相当多的移民妻子来自乌克兰、白俄罗斯和摩尔多瓦,这些国家几乎肯定会请求莫斯科帮助他们的公民。她说,她知道许多家庭近几周已偷偷让妻子和孩子飞往俄罗斯。她说,官员们“正越来越关注这-现象”。

其中最麻烦的部分是,经过50年的通婚,俄罗斯人和非俄罗斯人之间的界限可能难以划分,如果界限存在的话。

斯韦特兰娜·N·扎伊采娃在叙利亚港口城市塔尔图斯的家中接受了电话采访,她19岁那年遇到了与她住在列宁格勒同一个宿舍楼的丈夫,一名语言学学生。

她说,她和朋友们当时对别国的生活只有最基本的了解。在苏联,“好像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朋友、兄弟和同志。-两人相遇6个月后,她说: “我意识到我们相爱了,彼此之间无法分离。”

62岁的扎伊采娃现在是3个孩子的母亲和4个孩子的祖母。她-直抱着冲突会结束的希望;但她说,即使升级为战争,她依然会选择坚持留在叙利亚。

她说: “不可能有别的选择。我们已成为这个地方的一部分。我们的孩子在这儿,他们是叙利亚公民,还有我们的孙辈。我们的一切都在这里。”

相关专题:

叙利亚局势动荡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iux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