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南海主权争端升温 > 正文

东盟论坛前中美相互示好 中方发表亚洲政策演讲

2012年07月06日03:09东方早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东盟论坛前中美相互示好 中方发表亚洲政策演讲

美国海军导弹护卫舰“范德格里夫特”号1日参加“克拉特·2012·菲律宾”合作水上战备和训练,舰上水手眺望另一艘美国军舰。

■ 崔天凯发表亚洲政策演讲

■ 积极回应美方

■ 建议中美开列分歧清单

“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之路,应始自亚太,成败很可能也取决于亚太。双方应共同努力,探索出在亚太和平相处、良性竞争、合作共赢的积极互动模式。”

在美国“转向亚太”战略指导下不断加大资源投入和部署时,中美两个大国是否将不可避免地在本地区展开一场“危险的战略竞赛”?对于这一各方广泛关注的核心问题,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昨天在香港亚洲协会发表题为“中美在亚太的良性互动”的演讲,给出了以上中方的答案。他还以“反对三个‘一’”阐明了中国在亚太地区的政策取向,即反对“一家独大”、“一枝独秀”、“一言堂”。

就在上周,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刚刚为即将举行的东盟地区论坛(ARF)外长会议定调称,美国将在会上强调与中国的“接触与合作”,并公布新的合作措施,崔天凯的演讲某种程度上也是对美方提前释放温和信号的积极回应。同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昨日在北京表示,在ARF外长会上,中方将介绍对亚太形势的看法。中方期待同与会各方共同探讨如何进一步增进相互信任,加强亚太安全合作,共同维护地区和平稳定。

中国反对“三个一”

崔天凯首先在演讲中对中国亚太政策的定位和政策取向予以了简明扼要的总结。

“安全上,我们主张各国建立互信,谋求共同安全。中国从来没有想过‘一家独大’,也不赞成别国有这样的企图。通过损害别人的安全来确保自己的安全,结果将是谁都更不安全。”他在香港亚洲协会午餐会上发表演讲说,“经济上,我们致力于本地区乃至世界各国的普遍发展繁荣。中国从来不追求‘一枝独秀’,也不相信任何一个国家可以‘一枝独秀’。”“地区事务中,我们主张地区的事情由地区国家商量着办,尊重东盟在东亚合作中的‘驾驶员’作用。中国从来不搞‘一言堂’,也不希望别人去作这种无谓的尝试。”他强调,“中国在亚太地区的意图是透明的,政策是建设性的,态度是包容的。”

崔天凯指出:“我们尊重各方在本地区的合理存在和利益,欢迎来自任何方面的建设性贡献。同样,中国是一个亚洲国家,也是一个太平洋沿岸国,‘生于斯,长于斯’,中国在这一地域和海域的正当权益和应有责任,希望也能够得到充分尊重。中国在亚太地区寻求的是平等合作的伙伴关系,致力于构建的是开放包容的地区架构,希望看到的是各国之间的良性互动。我们深信,这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也是各国共同利益所在。”

中美亚太政策相互塑造

此次演讲正值ARF外长会即将于下周在柬埔寨首都金边开幕之前。正是在这一地区性的多边场合,中美外长此前两届与会均围绕南海问题出现立场争辩。随着中国影响力渐长,尤其是美国“重返亚太”战略付诸实践,东盟各国越发担心本地区可能沦为两大国之间“冷战式”的“危险战略竞赛”场所,各小国不得不“选边站”。“中国同美国在亚太地区能否实现良性互动,自然成为一个受到广泛关注的问题。”崔天凯昨天在演讲中也抛出了这一问题。

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上周曾直接回应称,美国无意同中国展开危险的战略竞赛。在昨天的演讲中,崔天凯以“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之路”提供了中方的解答,并以“培育互信、坦诚沟通、拓展合作、管控分歧”十六字对新型大国关系予以概括,对坎贝尔的讲话给予了积极回应,也为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下周出席ARF外长会提前定下基调。

“双方要客观、理性地看待对方的战略意图,采取实际行动,形成以互信带动合作,以合作促进互信的良性循环。”崔天凯建议,“中美在亚太的政策是相互塑造的。如果真心诚意地把对方当作伙伴,那么将会收获一个伙伴。”

坎贝尔上周透露,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与杨洁篪将在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上宣布一项酝酿一年多的美中合作新计划,致力于人道主义救援、减灾、野生动物保护等合作。崔天凯昨天也指出,中美都需要应对恐怖主义、海盗、跨国犯罪、大规模传染病等挑战,双方有很多事情可以一起做。

面对双方在地区事务上看法的分歧、利益的碰撞,崔天凯提议:“中美关系已经足够成熟,双方不仅要善于抓住‘同’,更要正确对待‘异’,以更加开放、包容、积极的心态,开诚布公地开列分歧‘清单’,通过冷静务实的讨论加以管理和解决,找到利益汇合点和最大公约数,为中美在亚太的良性互动扫清障碍。”

崔天凯还以一年前启动的中美亚太事务磋商机制为证,表示“中美完全有能力、有智慧实现在亚太的良性互动”。

学者激辩中美相处

不过,尽管中美双方共话合作,但由美国牵头、正在如火如荼上演的“环太平洋-2012”多国联合军演将中国排除在外的事实多少暴露了双方在安全领域的互疑。

在被再次问及为何将中国排除于军演之外时,美国太平洋指挥部新闻发言人莉迪亚·罗伯森海军上校对华盛顿时报称:“上次邀请中国是在1998年,当时中国派出了观察员。但中国没有受邀参加‘环太平洋-2012’,对于未来邀请中国参加这一系列联合军演,我们持开放态度。我们与中国海军通过海上军事安全磋商机制保持定期接触。”

为了避免对抗,澳大利亚学者休·怀特在其新著《中国选择:为什么美国应当分享权力》中建议,中美应当在亚洲建立“权力协议”(concert of powers)。比如,美中应该设定在东亚都不应逾越的“红线”:没有对方同意,或者出于明显的自卫,双方都要保证不动武。

不过,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亚太安全项目高级主任帕特里克·克罗宁在接受中评社记者采访时对此不以为然。他说:“我们可以打上‘权力协议’的标签,但其内涵到底是什么?即使领导人达成共识,如何执行?”他向中评社指出,从美中海上军事安全协议的执行状况,就知道两国之间的协议执行起来有多困难。在克罗宁看来,不必拉标语、喊口号,美中之间面对的现实是:两国应当携手为全球创造繁荣,有义务以和平的方式处理分歧。

据报道,在南海问题上,克罗宁认为,美国应追求“务实的法治”,并与中国寻求互相包容的利益;美中之间可以达成的基本共识是,如果没有对南海资源的合作开发,谁也不会在那里有成功的发展。他还称,美国有条约义务和责任帮助小国投射他们的利益;美国预期中国会捍卫自己在南海的权益,但也要确保小国在争端中能发出自己的声音。

相关专题:

中国菲律宾南海对峙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