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图片站 > 摄影师 > 正文

雨雾皤滩的旧日时光

2012年07月05日16:30中国摄协我要评论(0)
字号:T|T

雨雾皤滩的旧日时光

古镇杀年猪 释藤摄

雨雾皤滩的旧日时光

古镇的人们在放烟花 李刚摄

雨雾皤滩的旧日时光

挑担从田间归来 李刚摄

皤滩古镇,位于浙江省台州市仙居县皤滩乡,距县城西约25千米处,是江南山区古镇文化的典型缩影,同时也是一个保存完整的商贸古镇。古镇主街道呈“龙”形,鹅卵石铺嵌,弯曲有致,街面石板柜台比比皆是。除“水埠头”外,镇内还分布着“埠头”五处:武义埠、东阳埠、缙云埠、永康埠和公埠。古镇内集中大量明清古建筑群,有商家老店、民居古宅、妓院赌场、书院义塾、祠堂庙宇等,至今主体建筑群保持完好。

很多时候我喜欢选择一个雨天,在清晨走进古镇,因为此刻的古镇安详、宁静,在雨雾和晨曦里透着平和与温暖:早起的居民提着煤炉子在老街上生火;有提着马桶的大妈在河边清洗;洗衣服的女子轻挽发,踏着碎步走来;当然还有老屋上袅袅的炊烟,鸡鸭在小院里奔跑、孩子们背着书包准备上学校,这一切都透着浓郁的生活气息,让我无端地迷恋。

清一色的鹅卵石铺就的街道,历经无数人的脚步踩踏变的光滑细致,细雨下黝黑的石头散发着质朴的光晕。这个时候用手中的相机对着蜿蜒向前延伸的街道,拍下关于旧时光的痕迹,或许只有在这细雨飘洒的日子,才能够触摸到古镇的灵魂。

春天的古镇,在细雨霏霏里自是另一番景象,洗尽铅华的老屋院巷,灰墙黑瓦、在雨雾弥漫里显的幽静而寥落。往日的繁华早已消失殆尽,剩下的是街道两边陈旧的商铺,柜台、剥落的油漆、高高的门楣上篆刻的对联,依稀能够窥见盛世的痕迹。

老街上住的居民越来越少了,但是依然会有几个老人探出头来和你打声招呼。突然“卖豆腐叻”一声声冗长悠扬的声音远远地传来,一辆旧三轮车推着洁白的豆腐,一个戴斗笠的老人,正慢悠悠地走进老街,在院子里的隔壁邻居三三两两地走了出来,围着三轮车,询问今天豆腐的价格,讨论豆腐的品质,这个时候的老街在我的眼里充满了烟火和况味,那么真实、那么亲切和朴实,我赶紧拿起相机,对着这些场景按下了快门。

老屋依旧,庭院深深,站在气势宏伟、布局精美的“三透九门堂”里,总觉得时光似乎停留了下来,在这一刻静静地凝固。几只鸡鸭在门堂里啄食,门堂的地上鹅卵石铺成了各种的图案,走的人少,长满了细密的青苔。一条大黄狗慢悠悠地走了进来,在雕花的窗户下抬头看着我这个突然闯入的陌生女子,我用相机拍下它不太友善的眼神,然后对着它微笑,它竟然摇摇尾巴走开了。

古镇老人们的生活是简单而平和的,在四合院里打打麻将、晒晒太阳、即使在雨天,他们依然悠哉地坐在屋檐下,抽一袋旱烟、纺一纺线团,日子就这样吱吱呀呀地如水一般流淌而过。走进一家小院,主人正在做豆腐,灶台上热气腾腾的豆浆正在出锅,看见我拿着相机进去,主人赶紧舀了一碗豆浆递给我,我不好意思地端起豆浆连声说着感谢的话,主人腼腆地笑了,我赶紧放下碗,举起胸前的相机,拍下了她温暖的笑脸。

皤滩古镇有着千年风华过后特有的沉静和素雅,在古镇行走,只需带着一颗安静的心用相机去定格一景一物,用简洁的线条和沉静的影调去表现它的风韵。一直觉得无论时光如何变迁,它依然安静地立于一隅,风华不改。

● 释藤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royg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