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绿色频道 > 绿色新闻 > 正文

西南小水电乱局:四千座水电站大部分无人验收

2012年07月05日10:33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四川省地方电力局副局长宋超告诉记者:因为责任不清,目前四川省的水电站在建设阶段都存在严重的“脱管”问题。近十年来新修的约4000座水电站,相当部分没有验收没有人组织去验收。

“从去年9月到现在,一直没下过雨。这在我的记忆中是最干旱的一年。”站在半山腰的引水渠旁边,敖德福指着干涸的岔河对记者说。

往年到了5月底,水已经涨起来了,但今年,这条河干得又瘦又小,几乎看不出在流动。

不远处的大山顶上,烈日烘烤下的灌木丛冒着白烟在燃烧。岔河再往下游就叫老碾河,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德昌县境内汇入安宁河,安宁河又流入雅砻江,最后在攀枝花境内汇入金沙江。

敖德福是仓田水电站的副总经理,也是附近仓田乡纸房村土生土长的农民。1989年,纸房村“投工投劳”建了这个小水电,只有两台400千瓦的机组,汛期满负荷发电功率最多800千瓦。历经多次转卖,艰难运营至今。

在周边470多平方公里的大山里,有数不清的小水电站,但是只有仓田水电站这一家为各种犄角旮旯的村户供电,承担着仓田、三地、六华3个乡1.2万多人的用电保障,也解决了十多个村民的就业。

虽然水电资源丰富,方圆几百公里之内的金沙江干流及支流上有数千个大小水电站,可是这里依然缺电。那大量的水电站是建来做什么的呢?

“双重电价”和“倒电站”

“我们从电网上买电下来,是5毛多钱一度,但是卖回给电网,以前是9分,去年涨到1角,今年谈的还没落实的是1角8分。”仓田水电站现在的老板陈杰,认为自己是在做“公益事业”。

“水电站的电是不能自己随意卖的,只能卖给电网一家,只有像这种边远农村,建电网没有任何利润可图、甚至还倒贴的情况下,才允许你卖。变电站、输电线路也要你自己建。”陈杰说,“但实际上,现在这个水电站的生产能力不够,单凭自己无法满足3个乡的需要,所以,不仅是枯水期,包括丰水期的每天峰段,我们都要从电网上买电下来,然后再供出去。”

只是,买电的平均电价是5毛多,卖出去给3个乡,只有4毛多,有的村子因为历史上的合约原因,还只有几分钱。

另一方面,当水电站能有多余的电,却只能以平均1毛多的价格卖回给电网。事实上,仓田水电站能盈余的电量也有限,最后造成了亏损。

在岔江河段,陈杰的公司拥有3家水电站,另外两座电站装机容量分别是1.2万和5000千瓦,也都是径流式电站。在这个行业里,他并不算“大老板”,所占的份额不足岔江流域的十分之一。

“其实这些小水电的盈利状况都不是太好。其他水电站没有给农村供电的责任,纯粹卖给电网,负担轻很多,但是卖出去的电价也太低,现在大家实际上都在等着调价。”陈杰说,然后,就有不少老板,靠“倒电站”来赚钱。

这种情形下的“水电开发”开始走向一种靠工程本身赚钱的模式。

“倒电站”的具体做法,就是将一个水电站的装机容量不合实际地提高,比如说本来批准的是1万千瓦的,他多装机组,把他改成2万千瓦,实际上生产能力达不到那么高,却能够在转手倒卖的时候要到更高价格。在过去几年里,有许多来自浙江、福建的老板来这里干这事,并没有受到很好的监管约束。

但是,现在这门生意也不好做了,因为没有“点”了。水电站需要建在水流有落差的地方,河流的落差势能俗称“水头”,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水头”剩余了。

“整个凉山州,大概只有木里县还没怎么开发。”陈杰说。

“脱管”之下的境况

原长江水资源保护局局长翁立达对记者说,就发展的无序性上讲,遍布长江流域各支流的中小型水电站充满隐患。

翁立达说,原本,发展小水电对于农村水利是有利的,特别是对于一些没有入国家电网的边远山区地带。国家还专门给了水利部一笔钱用于支持小水电建设。但现状是,越来越多的小水电不再是“水利工程”,也无关农村用电,发电卖钱是最主要的目的,经济利益压倒了一切,审批权下放到了市县,什么人都可以参与分羹。

“我们2007年的时候就搞过一个调查,在汉江流域,2005到2006年的时候就有900多个小水电,去年8月我去神农架,数了数有100多个。有几条河全部干掉了。”

“四川是水电大省,四川省的小水电面临的管理问题也最多。”翁立达说。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mile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