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绿色频道 > 绿色新闻 > 正文

马军:环境拐点远未到来 环境事件须走向法治

2012年06月26日09:30新华网[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改善环境,中国从根本上缺乏一种动力。问题是,中国需要多久才能找到这种动力?

改善环境,中国并不缺乏技术和资金,而是从根本上缺乏一种动力。问题是,中国需要多久才能找到这种动力?

国人从未像今天一样,以如此高的热情关心环境。为什么?因为中国有史以来,环境从未像今天这般、被如此深重地破坏。人们回看儿时的小溪,发现要么消失萎缩,要么污染严重。不仅是水,我们呼吸的空气,行走的土地,都受到了深重的污染。

马军,因为关注环境、投身环保,成为国际视野中的中国英雄。4月16日,44岁的马军在美国旧金山歌剧院被授予2012年戈德曼环境保护奖,该奖项有全球环境保护界的诺贝尔奖之称。

马军的环保脚步,一步步踩在中国环境污染的历史进程中。1993年,从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新闻专业毕业的他,进入香港《南华早报》北京站工作,因为目睹中国环境的恶化,最终选定环境新闻领域。又因为黄河断流和1998年长江大洪水,让他写就成名著作《中国水危机》。后来他成为一名专职环境工作者。2006年,他创立公众环境研究中心,成为一名环境NGO的创始人。

此后,他的诸多举动成为热点新闻。戈德曼国际环保奖的评语写道:马军建立了一个在线数据库和数字地图,公示那些违反环保法律法规的工厂。利用该污染信息数据库和地图,他与诸多公司合作,帮助其改善生产行为,降低污染排放。马军的作为远不止上述行动,紧盯大企业环境行为是他另一个特点。2011年曝光苹果公司在华供应链污染一役,让他有了国际声名。外人或许以为他是一个性格偏执的极端环保主义者,但事实上他态度温和,说话有些轻声细语,处事则少愤怒,重理性。他与多数的国内环保组织保持着良好关系,有时甚至还是国家环保部门的座上宾。

马军对聚光灯早已不陌生。2006年,他与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等一同入选《时代》杂志评选的年度“影响世界的100人”,并当选当年的“绿色中国年度人物”;2008年,英国《卫报》将他列入“可以拯救地球的50人”;2009年,他获得有“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麦格塞塞奖。

中国正在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全民关注环境问题的时期。“中国环境状况总体恶化的趋势尚未得到根本遏制”,《国家环境保护“十二五”规划》为中国的环境趋势作出判断。那么,中国环境污染何时才能见底,并且向好的方向扭转?是现在已见底,还是需要10年,甚至20年?这一问题已在中外环境界热议了近半年。

财新环境新闻主管编辑、高级记者宫靖,日前与马军讨论中国环境的真问题。在环境编辑角色之外,宫靖还是财新重磅环境报道“自来水真相”“镉米杀机”的作者。

最糟糕的还在未来

宫靖:这个问题在环境界很时髦,你肯定回答过。现在是中国环境最糟糕的时候吗?还是过去10年,现已好转;或未来10年、未来20年?为什么?

马军:我不同意中国环境最糟糕时期已过去的说法,我认为最坏的时候还在未来。我们在经历一个高速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进程,政府虽然已在环境方面采取了许多措施,但经济增长方式,发展模式,没有根本性的改变。

我们当然需要在未来的10年内去完成环境的一个转折。但从现在整个发展趋势来看,除非有一个大的调整,除非有一个重要的、甚至全社会参与的环保运动,否则我觉得未来10年内,还是不能够实现转折。没有这样的大调整,20年也不行。

在改善环境方面,中国事实上并不缺乏技术和资金,最核心的问题是缺乏改进的动力。

宫靖:你没有在三种选择中选取任何一个,而是谈到需要一场大调整,需要一种根本动力的出现。这种根本动力可能是什么,应该是什么?

马军:西方法治国家曾经经历过环境污染历史,其环境拐点要么源自于对于法规的严格执行,要么来自民间频发的环境诉讼,有时也可以来自资源能源价格的大幅度调整。但这样的动力来源,在中国是严重不足的,特别是执法不严,环境诉讼难,长期困扰着我们,一直到现在也是。

由于许多地方政府还是把对GDP的追求放在环境保护之前,在这种背景之下,实际上这个动力是不可能出现的。一场全民的环境保护运动,或许可以成为中国的环境拐点,但这种运动目前还没有到来,它的通道也还没有打开。

[责任编辑:smile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