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陕西7个月孕妇被引产续:当事人称还要再生

2012年06月20日15:27新华报业网杨 江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计生政策在一些地方事实上已经异化为基层财政乃至个别计生干部牟利的工具,比如镇坪县的这次恶性事件就可以看到这些现象的影子。

所属分类:新闻
新功能放大观看

因“正龙拍虎”名噪一时的陕西省安康市镇坪县最近因一起强制引产事件再次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6月2日,镇坪县曾家镇渔坪村三组怀孕7个月的妇女冯建梅被强行注射引产针,约36个小时后,冯建梅产下一名女婴,已成形的惨死胎儿躺在母亲身边的照片一周后被人发至网络。面对如潮的谴责,镇坪县计生部门却撒了一个“该孕妇自愿接受引产术”的弥天大谎。

如陕西省人口计生委主任冯月菊所说,镇坪县的这一案例,严重损害了群众合法利益,严重损害了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形象及政府的公信力。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施行的计生政策要不要改,近些年来一直是个有争议的话题,虽然在历史中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但事实上,该政策在多年的执行过程中,类似镇坪县这样粗暴的行为在一些地方也屡有发生,甚至曾引发母子双亡的惨剧。

国家明文规定“杜绝大月份引产”,然而一些地方的计生干部为了完成考核指标对这项规定置若罔闻,不惜采用强制手段和突击活动开展计生工作。

计生政策在一些地方事实上已经异化为基层财政乃至个别计生干部牟利的工具,比如镇坪县的这次恶性事件就可以看到这些现象的影子。

一路违规

“就是为了4万元的罚款。一条小生命胎死腹中。”冯建梅的丈夫、现年31岁的邓吉元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仍难抑悲愤,数度哽咽。邓吉元生于1982年11月,当时全国已经施行计划生育政策,不过在他所在的镇坪县情况却有所不同,农村地区生育多胎现象一直以来并不罕见。邓吉元的父母就生有6个子女,邓吉元排行老三,这么多孩子要养活,邓家经济的窘迫可想而知。

2006年年初邓吉元只身前往辽宁省某煤矿打工,在那里,他认识了来自内蒙古呼伦贝尔盟根河市的城里姑娘冯建梅。冯建梅生于1989年12月,当时初中毕业不久,因为母亲是辽宁人,也来到辽宁打工。 两个年轻人相识三个月后就进入热恋状态。因为没有采取节育措施,冯建梅怀孕了,邓吉元将她带到了老家陕西镇坪,但女方当时连法定结婚年纪都没到,更不要说生育了。然而,蹊跷的是,24岁的邓吉元与17岁的冯建梅却在2006年9月1日登记结婚了,在结婚证上,冯建梅登记的出生信息变为1985年1月,与实际出生年月整整提前了将近五年。邓吉元拒绝透露他是如何帮冯建梅修改出生年月的,“反正,我们领证了,这在我们这里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2007年1月24日,19岁的冯建梅生下一名女孩,这个孩子当然也是违反了计生政策的,但邓吉元却告诉记者,计生部门当时并没有对他们进行处罚,“连人都没有出现”。邓家家境贫寒,只有打工的邓吉元每个月有三四千元的收入,2011年,邓家新建房屋,按照邓吉元的介绍,为此欠下了七八万元的债务。邓吉元坦言,他一直想再要一个孩子,“是男是女,我无所谓,但在我们这里普遍生有两三个子女,多的四五个”。

2011年年底,冯建梅再次怀孕,按照镇坪县计生局事后的说法,今年3月20日,曾家镇计生办在第二季度“三查”工作中,查出冯建梅已经怀孕3个多月,经查实,冯建梅属外省籍非农业户口,需要办理户口迁移以及生育证明等相关手续才能进行二胎生育。

政府通报中如此表述:“三查”工作人员立即要求冯建梅迅速迁入户口,办理生育证,并将生育证的办理程序及所需资料一次性告知到位。为进一步落实责任,镇计生办工作人员先后多次登门督促冯建梅迁入户口、办理生育证的情况,并要求冯建梅及时提供本人户籍所在地的婚育情况证明等相关材料。但夫妇二人均以“正在办、正抓紧在办”为由推诿拖延。

为查实冯建梅的婚育史、户口性质、是否符合再生育条件等情况,镇坪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提请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根河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协查,协查结果为:冯建梅不符合再生育条件,不能办理二孩生育指标。根据《陕西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和《内蒙古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规定,冯建梅属政策外怀孕,不能再生育二孩,应当依法终止妊娠。

然而,邓家对此予以否认,邓吉元的四妹邓吉彩说,她一直在家陪着嫂子,从未见过什么人来村里三查,也没有看到计生干部给冯建梅下发任何不能怀孕的通知。

邓吉元也告诉记者:“依照我们家的情况是符合二胎生育政策的,关键是我要将老婆的户口迁过来,并办理生育证明。”但为何久拖未办,邓吉元解释,“实在繁琐,我要把材料寄到内蒙古去,不过我确实已经在办理了。”

“生育证明与户口不是关键,就是因我没有在规定时间交上4万元罚款。”邓吉元强调。

四万元之争

邓吉元口中的“罚款”实际是计生政策中的“社会抚养费”,“我们这里超生的家庭很多,一般交了罚款也就不追究了,有势力的家庭甚至都不用交。”

即便按照镇坪县计生部门的通报所述,今年3月中旬计生人员发现冯建梅怀孕,至事发时也有两个多月,为何到6月2日,冯建梅已经重孕7个月才采取了强制措施?邓吉元解释,身边的例子让他觉得违规生育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时运不济,因为曾家镇前两年的计划生育工作出现下滑,抽查结果没有达到95%的合格标准,因而被上级挂了黄牌。曾家镇想在今年拿掉黄牌,于是加强了工作。

“我们撞上了6月份的计划生育月。”邓吉元透露,5月30日,前往内蒙古打工的邓吉元接到了镇计生干部的电话,让他交纳4万元社会抚养费。“我已经认了,但家里实在一下子凑不出这么多钱来。”邓吉元告诉记者,他从亲友处东拼西凑借来了1.8万,“我父亲跟计生站求情,说能不能打个欠条,保证一个月内交齐罚款。”

邓家的请求遭到了拒绝,“他们限定我们在6月2日中午12点前交齐4万元。”邓吉元说。为了作证,邓家出示了一条发自镇政府计生技术员袁芳手机的短信,“4万一分不能少,我都给你爸说了他说没钱那还能怎样。还是你们自己大意了没当回事。”

邓吉元确实大意了。冯建梅说,5月29日,邓吉元起身前往内蒙古,5月30日,镇政府就派了20多名工作人员把她堵在曾家镇上街的租住屋内,四人一班,每四个小时换一次岗,“就连上街买东西都有专人看管”。

6月1日早上,冯建梅借口外出买菜,跑到了邓吉元姑姑家躲避,但当晚就被计生干部找到。按照邓家的说法,为了防止冯建梅逃跑,镇政府的人还用石头抵住了门口。6月2日早上9点多,镇上来了很多人,将冯建梅从亲戚家架上了救护车,冯建梅挣扎,但无济于事。

曾家镇陈副镇长解释:“那天镇政府的领导及相关工作人员基本上都去了。当时是在一个桥边上,边缘没有围栏,由于冯建梅不配合政府工作人员,考虑到她的身体安全问题,于是就强行将她抬上车带到医院。进入医院后具体工作都是由镇计生办实施的,我一直没有参与,而且我到这个镇上工作只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具体情况不是很了解。”

在镇坪县医院,冯建梅被要求做孕检,整个过程她都极不配合,但无济于事,“引产同意书上的手印也是被迫按的。我不愿意,他们就用枕头蒙住我的头,两个男的,一个捉住我左边,一个捉住我右边,右手被捉住写字,另一只手被强迫在按手印。上面的指印也按得乱七八糟。”

这一切正发生时,冯建梅的公公得知消息后已经赶到了医院,他与曾家镇计生干部理论,但被以“镇长在找他”的理由骗走,转了一圈回来,楼梯口已经被人守住,再也上不了楼。情急之下,邓家有人拨打了安康市某位市领导的电话,但无人接听,于是,邓家又编发了一条“快救救一个可怜的生命”的求助短信,自称领导秘书的人回电话说:没有家人的陪护以及签字,镇政府是不会给冯建梅打引产针的,他们那是骗你的。

然而,3点40分左右一剂引产针还是被注射进冯建梅的肚子。冯建梅说,孩子的预产期在8月,打针前,胎动正常,但打过引产针后,肚子里就没有了动静。

还要再生

6月3日,邓吉元的大姐邓吉梅在镇坪县医院见到了冯建梅,4日凌晨,被注射引产针后的冯建梅有了临产迹象,就在她被推进产房时,邓吉梅也想一同跟随,但被曾家镇政府工作人员拦住,并告诫她,不管孩子能不能活,都不要带回家。在邓吉梅执意要求下,镇政府人员同意她进去,但因为邓吉梅拿出手机与照相机录音、拍照,又被赶出产房。

3点左右,冯建梅产下一名女婴,邓吉梅看到这个已经完全成形的孩子时,孩子已经没有了声息,由于此时邓吉元正在赶回老家的路途中,邓吉梅偷偷拍下了孩子躺在母亲病床上的照片。邓吉元见到冯建梅时,孩子的尸体已经被埋到老家后面的山坡上,他从姐姐手机里看到了这张照片,“实在心痛!”网络上有传言“邓家知道孩子是女婴后便同意引产”,邓吉元坚决否认:“我们事先根本不知道孩子性别,无论男女,都是我的骨肉啊。”

愤怒的邓吉元最初将怒气撒到了妻子身上,责怪她在人流通知书上签字,冯建梅因此情绪失控,以上厕所为名躲开家人,手持竹棍砸碎了护士室的玻璃窗户,并边砸边痛斥:“你们难道没看见我是被四五个人强行按着,你们还给我打引产针,是不是他们让你们杀我你们也杀呀?”

事发一周后,邓吉元仍怒气难消,他将照片给了一个朋友,后者在6月11日将其发至网络,一场轩然大波随后而至。

6月12日,为了应对汹涌的舆情,镇坪县计生局发布了题为《镇坪曾家镇依法终止一起流动人口政策外妊娠》的公告,称:6月2日,在其思想情绪稳定的情况下,镇计生办工作组陪护其来到县医院……通过该镇干部反复做思想疏导工作,冯建梅同意落实终止妊娠术。

曾家镇相关负责人面对前来采访的华商报记者甚至诉苦:“目前,手术对象情绪稳定,身体状况良好,镇政府已派专人进行护理。希望记者体谅基层干部的苦衷。”镇坪县计生局副局长栗永久则辩称,冯建梅被引产时,妊娠只有6个多月,而非其自称的7个多月。因此,并不违反28周以内“中期引产”的规定。同时,中期引产只是一种提倡,国家并没有完全禁止大月份引产。“冯建梅是在医院实施的引产,就算已经7个月了,也是合法的。”

“情绪稳定“、”自愿接受引产”的说法遭到了邓家人的驳斥,而这样的字眼也更进一步激怒了网民,恶评如潮。

6月12日,陕西省人口计生委派出工作组赴安康,经调查,大月份孕妇强制引产属实。6月14日,安康市副市长杜寿平赶赴镇坪县医院看望了冯建梅夫妇,杜寿平说:“今天代表市政府来看望你们,并向你们表示诚恳道歉,希望得到你们的谅解。”

同日,安康市政府宣布已查明确有公职人员违规履职行为。初步决定,镇坪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局长江能海,镇坪县曾家镇人民政府镇长陈抨印,镇坪县曾家镇人民政府人口和计划生育办公室主任龙春来停职调查,待事件查清后对相关人员严肃追究法律和纪律责任。

然而这一切都难以挽回那个被从母亲子宫内强迁的小生命,躺在病床上的冯建梅神情抑郁,她说心里的伤痛,永远无法恢复。

邓吉元告诉《新民周刊》,那张照片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6月18日,镇坪县一位县领导来到邓家,采访一度因此中断,邓吉元跟记者抱怨,赔偿的问题至今无人与他来谈。

谈及以后的生活,他表示,等冯建梅身体恢复了,“还要再生孩子!”(新民周刊)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delphine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 ·
  • ·
  • ·
  • ·
  • ·
  • ·
  • ·
  • ·
本文来自 腾讯网 迷你版